*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2022-01-25 12:17:28

Club Monaco 在悠閒之間探索城市角落

 

在物質豐裕的繁忙生活裡,到了某個邊界,就會有回歸基本和自然的渴求,生活一樣,衣服亦然。由起初至今,Club Monaco始終以創造極簡、自信與摩登的目標呈現每一件單品,秉承著將經典舒適與時尚融合的原則,造就百搭、優雅、上乘的衣著,帶來有溫度的舒適感。

早前,Club Monaco策劃了名為#JoinTheClub的活動,與Club好友相聚於大嶼山星園,一同飽覽大自然的美麗風景,呼吸清新空氣,體驗豪華露營之旅。Club Monaco為賓客精心打造出一個私密而又愜意的大自然度假體驗,這次豪華露營之旅的概念更是首次在全球推出。Club 與本地著名的瑜伽教練和本地工匠們合作,為Club好友增添了包括冥想、鑼浴、藍染和手碟體驗等等的工作坊,讓大家可以全身心地放鬆,享受最安逸的度假時光。除此之外,Club Monaco於晚上亦安排了田園燒烤、現場音樂表演和戶外電影院等活動,讓大家在享受滿天星光的同時,也能享受到輕鬆而難忘的戶外體驗。

 

 

和城市好好聯繫的方法,便是把那些藝術家、創造者、匠人都連在一起。一眾本地工匠們包括,

紅門工作室創始人Martha Collard:以冥想迷宮和鑼浴療癒讓我們的身體狀況、精神、情感和心理狀態自我修復並放鬆;

片藍造藍染工房創始人杜學知:藍染工作坊讓我們體驗以人類最原始的方法,去製造布料染色用的藍染液。藉著藍染植物認知,染液製作,布染前後處理,到製造自己的色版,重新發現人與自然材料與藍染色的關係;

Panlab迴匠創始人丁浩峰:手碟體驗工作坊讓我們認識手碟的基本演奏技巧及其發聲原理。無需音樂底子,放鬆身體把力量從手尖卸出敲響那空靈治癒的聲音,奏出即興的旋律同時亦像把全身的壓力放走。

 

 

這些年來Club Monaco不斷演變和成長,但一直重視的東西,包括對質地、形式、面料和設計這些細節的熱愛,以及強烈的自我意識、聯繫感、社區群體感和精神能量均保持不變,一直堅定而勇敢地追求嚮往的生活,感性讓我們欣賞生活的美好,用情感感悟人生的樂趣。

 

issue JUL 2019 VOL: 203
2019-07-15 19:08:17
已經失去「善良的槍」嗎?被怒斥「黑警」前的港產片警察形象

近日警民衝突持續,每個禮拜遊行都會聽到示威者甚至一般市民對警察怒斥「黑警」、「警犬」的嘶吼,這種怨氣和憤怒來自連日以來警察使用過分武力驅散示威者及遊行人士所致。曾幾何時,香港警察正直不阿,形象非常專業,除了因為當年警隊的克制和理性,當年港產警匪片的形象塑造更是居功至偉。且回顧八、九十年代警匪片中的警察,如何成為當年港人心目中的英雄。

Text Timothy Lo
Photo Internet、網絡截圖

 

重塑警察專業形象:《警察故事》

六、七十年代社會盛行「好仔唔當差」的俚語,如今再度像風土病般感染各大市民,實在悲哀。想當年八十年代中,一套成龍的《警察故事》讓警員英雄化,全因他單人匹馬腹背受敵造遭人背叛的情況下,依然勇武力抗楚原飾演的大毒梟,在槍林彈雨之下將其繩之於法。電影主題曲《英雄故事》更成為家傳戶曉的警察主題曲,一播《警訊》隨即響起。只可惜警察故事不再英雄,而成龍亦早已回歸祖國懷抱,成為講出「中國人需要管」的維穩icon。

 

連魚蛋都唔貪:《公僕》

與《警察故事》同期的,還有《公僕》中的李修賢。他站出來就是一個充滿正義感,同時卻又草根粗魯沒學識的警察。他會堅持跟小食檔阿嬸付錢「篤魚蛋」,也會因為在執行任務時錯手殺死小孩而內疚,正正是這種人性化的角色塑造讓觀眾更欣賞和同情警察。如今警察被示威者戲稱「毅進仔」,反對示威人士常攻擊示威者以學歷攻擊基層警員,但事實是學歷從來不是被攻擊的原因,而是他們沒有尊重專業操守的執法行為。

 

深明警察「做錯事就會有人死」的道理:《飛虎》

被譽為「飛虎隊始祖」的王敏德,曾經被選為「香港十大理想銀幕警察」,除了高大靚仔英文好,更因為他早年飾演飛虎隊的正直形象深入民心。1996電影《飛虎》中,王敏德飾演的飛虎隊隊長曾經以以下台詞訓誡隊員:「我們是警察不是軍人,我們的職責是保護及服務市民,減低傷亡,有人死亡是我們失職,就算死的是犯人。」角色更在電影中說:如警察「做錯事就會有人死」,警員必須引以為鑑。

 

幽默而重要的「善良的槍」:《逃學威龍》

若說將警察形象「無厘頭化」的代表,周星馳的《逃學威龍》自然是當中重要作品之一。雖然他化身臥底潛入學校尋找失槍,無意中搗破黑社會滲透校園陰謀的故事太離奇,但當中那把失槍其實擁有警隊使用武力的重要意義。電影中黃局長說:「那把槍跟了我三十幾年,一槍都未開過......他是一把善良的槍,最怕落在壞學生手上,到時就會濫殺無辜,塗炭生靈。」槍作為能夠殺人的武力,若非落在善良人的手中,只怕成為行凶工具;同樣,擁有警察擁有極大公權力,若將之濫用,亦會引起社會混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