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AUG 2011 VOL: 108
2011-07-29 11:00:00

撒嬌的兒子
約翰連儂:不羈前傳》(Nowhere Boy)教我意外。本以為影片會更藝術性或實驗性,卻發現導演森泰來活(Sam Taylor-Wood)拍得平實用心而不造作,甚至有點覺得正在觀看傳統英式電視劇。某些情節甚至帶點通俗,有點煽情,卻不過份;而且,有時觀看這種角色儘是入形入格的電影,雖然驚喜欠奉,卻感份外平易近人。
 
沒錯,《約》絕非標奇立異的音樂人傳記片。電影談不上前?,亦不頹廢,除了借連濃之名拍成長拍青春,亦透過他跟姨母和母親之間種種,盡訴倫理和親情;反叛不羈和樂與怒,反而退為其次。故事主線甚至似曾相識:童年哀歌導致隱藏在內心及成長裡的陰影,長輩(早逝的姨丈、母親以至姨母)對其命途的直接間直影響/啟蒙,以及欲斷難斷,任你如何抱怨也易捨難離的親情。連儂甚至被描寫得如一般帶點叛逆的街頭少年無異。另實際上他究竟是否如斯深受兩位姨母影響值得深究,但從電影的詮譯,我們其實可見導演如何透過傳奇音樂人描繪不一樣的母子情(包括他跟姨母的在內)。換句話說,骨子裡《約》其實非常母性。
 
連儂跟姨母及母親特殊的三角關係,兩位「母親」既對立又互補,對連儂構成的影響,在此便被拍得舉足輕重。踏上搖滾之路原來老早埋下伏線,經歷過怎樣的成長,自會變成怎樣的人。電影其中耐人尋味的註腳,也許是擺脫一般(已幾近成為老掉牙)搖滾/反叛故事的必然定律。雖然影片開端,年少的連儂看似叛逆......全文請參閱《JET》108期

text | 羔羊
issue AUG 2011 VOL: 108
2011-07-29 11:00:00
人玩猿 Rise of the Planet of the Apes
地球,暫時只有人類拿猿人來拍電影,自娛自省,拍完又拍。人類某程度上都是食緊蕉……猩猩識對焦,可以做特首了。
 
History of...
一百年前,Pierre Boulle(1912-1994)於法國出生。他是天主教徒,修讀機械工程,在英國做塑膠廠期間,苦戀法籍失婚婦,對方輾轉重投丈夫,但二戰時,二人仍藕斷絲連……他曾當軍打仗,又在中國等地做過特務,一度被囚禁做苦役。戰後,再做塑膠廠技工,直至1949年,才返巴黎開始寫作,卻一度窮得寄住姊家,供養外甥女,從未成婚。直至1957年,其小說《The Bridge over the River Kwai》被改編成奧斯卡最佳電影《桂河橋》後,他的人生才逆轉。1963年,他完成了名為《Monkey Planet》(原名《La Planète des singes》)的科幻小說,他從不認為小說可以拍成電影,甚至成為Cult中經典……
 
當時,大部分電影公司也有同感。直至神級科幻劇《迷離境界》(Twilight Zone)原創人Rod Serling寫了第一稿劇本。但電影依然未能開拍,因為整個猿族星球,需建構大量廠景、道具、特效,成本太貴。重寫後,背景被改成較原始的荒漠和建築(參照西班牙名師Antonio Gaudi作品設計),成本降低了,名為《猿人襲地球》(Planet of the Apes)的經典科幻片終於趕在1968年誕生,而且,還保留了Rod Serling的簽名式twist ending──有說太空人Taylor(《賓墟》男星查爾登希士頓Charlton Heston 飾)最後在猿族星球.....全文請參閱《JET》108期
 
 
text  |  伍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