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FEB 2012 VOL: 114
2012-01-31 11:00:00

請保持肅靜 奧斯卡頂頭大熱是齣黑白默片!
打從上世紀二十年代末,首部有聲長片《The Jazz Singer》(1927)正式公映兼大收旺場之後,默片便逐步成為塵封歷史。這些年來,只有六十年代中,奧地利裔美導安東尼曼(Anthony Mann,1906-1967)曾嘗試以默片形式開拍戰爭片《The Heroes of Telemark》,但最後被說服放棄;七十年代,荷里活許冠文Mel Brooks(1926-)完成了顛覆喜劇《默片》(Silent Movie,1976),戲中惟有「默劇大師」馬塞馬素(Marcel Marceau,1923-2007)扮演的主角可以發聲,算是玩票多於一切。近半個世紀,也別說由默片拿走金像了,就是連一齣像樣的向默片致敬作品也不多見,難怪全黑白的仿默片《星光夢裡人》(The Artist)去年在康城首映後,紛紛惹來影評和業界回響,指在人人皆跑往看IMAX高闊銀幕,或是3D立體影片的今日,此片就如一股清泉,不但讓人重新思考電影的本質,更同時引領觀眾懷緬那個最好的時代——被喻為荷里活「黃金時代」的上世紀三十年代。只是,來到每年逢二月頒獎、那個美國影圈政治的大型遊戲,這齣非荷里活大廠出品、主角也非英美知名影星的法國片,真的可以大熱捧走金像最佳男主角甚至能擊敗荷里活寵兒畢彼特(Brad Pitt,1963-)和里安納度狄卡比奧(Leonardo DiCaprio,1974-)捧走影帝?
 
淺談奧斯卡。有說今屆是相對散亂的一年,以落筆的年初計起(截稿前未公布提名名單),幾乎未有一齣頂頭大熱,除了《The Artist》。本來,馬田史高西斯(Martin Scorsese)的《雨果的巴黎奇幻歷險》(Hugo)機會頗高,但又好像被嫌是家庭娛樂片;轉頭,史提芬史匹堡(Steven Spielberg)改編自催淚舞台劇的人文戰爭片《雷霆戰駒》(War Horse)又好像大有機會,但口碑沒想像中突出。觀乎以上兩齣......全文請參閱《JET》114期

text  |  伍月
issue FEB 2012 VOL: 114
2012-01-31 11:00:00
魔球
以職業球賽為故事骨幹的電影從來吃力難討好,特別對本身並非球迷的觀眾來說。重點不在球賽,不在球星,而在管理層和經營之道,更似難上加難。偏偏荷李活偶爾總愛製作此類影片,像《Any Given Sunday》,像《Remember The Titans》,又像《Friday Nights Live》,甚至《Blind Slide》……其實還有其他,但對非美籍或加籍觀眾來說,美式足球、棒球、冰上曲棍球這些球類始終陌生;職業籃球會好一點,但好像迄今尚未有拍得很出眾的主流籃球電影。
 
是以若說以棒球作背景的《魔球》(Moneyball)拍得引人入勝,恐怕朋友們未必盡信。就是相信,也可能只對影片抱觀望態度而未敢(肯)貿然購票進場。這可以理解,真正出色的體育片不多,近十多年予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更寥寥可數。
 
可《魔》實在拍得出乎意料地好看。那幾乎是為畢彼特(Brad Pitt)度身訂造的個人表演舞台,同時亦是導演賓納米拿(Bennett Miller)進一步展現其功力深厚的一套佳作。其餘像祖納希爾(Jonah Hill)看似沒甚麼瞄頭但其實挺精湛的演出予人驚喜......全文請參閱《JET》114期

text | 羔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