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SEP 2013 VOL: 133
2013-09-16 10:00:00

為人民舞動
林懷民說,舞蹈就是身體的律動,像小時候四肢忘我的揮動,帶來莫名快樂。我頓時明白,原來我們都被社會馴服,舞蹈才會變成文化奢侈品。所以這位現代舞大師決定為人民服務:成立雲門2,走遍台灣319個鄉鎮,將身體的自由還給大家。今次誠品講座,由胡恩威訪問林懷民,細說「雲門2」的種種及預告十一月將在香港首演的《斷章》。

有人的地方,就是舞台
林懷民早前在「舞蹈界奧斯卡」之稱的美國舞蹈節(The American Dance Festival)獲頒終身成就獎,與Pina Bausch、Martha Graham等現代舞大師齊名,亦是第一位華人得到這個殊榮。

時光回流四十年,林懷民沒有預這一切。年僅廿六,台灣既沒有專業舞團,亦沒有現代舞,促使他成立雲門舞集。默默耕耘廿六年,舞團在國際嶄露頭角,他卻沒有一鼓作氣往外闖,反而往裡尋:成立雲門2,「二團的精神就是『為人民服務』,第一個想法是給年輕舞者、編舞家一個平台。任務是到學校、鄉間、原住民的部落,為小朋友和鄉民演出。」
 
雲門2成立於1999年的夏天,尚未首演就碰上「921大地震」——自戰後傷亡最嚴重的天災。林懷民翌日和十多位舞者及工作人員前往災區加入搶救工作,一星期後到災區表演,「我們到廣場、到學校,將混亂的環境清一清,把東西挪一挪就開始演出。很多父母說,小朋友笑了;本來小朋友都嚇壞了,但是他們現在卻笑了。」回首,這個不幸或多或少令雲門2的目標更鮮明:為平凡人提供那怕只是一刻鐘的忘憂空間。殘舊的教室、破落的廣場,統統都是舞台,對舞蹈毫無認知的鄉民和小朋友就是尊貴的觀眾。
 
舞者除了表演,更多的工作是交流、溝通,這亦是令雲門2成為別具一格專業舞團的原因,「兩星期內做二、三十個活動,有教學、戶外演出、親子課、工作坊。每次到學校,一定是請教官、教長上台跳舞,也沒有既定舞步,就Improvisation,胡亂跳,但就很開心。最震動人心的往往是Intermission時,可能就全場5萬人一起手拖手。」林懷民說:「二團做的東西很奇妙。都是很微小,但是很重要的事情。它的重要性在於我們不做,小朋友就只有上網、打電玩。小朋友不一定要成為舞者,但至少他們得到一個選擇。」
 
雲門2也不止是上山下鄉,去年首次進行世界巡迴演出,同樣獲得一致好評,連紐約的舞蹈殿堂Joyce Theatre也邀請他們明年載譽重來,證明雲門2既入世也出世。但林懷民堅持,離開是為了回來,「出外表演只是給予舞者磨練的機會,始終他們要回到鄉下。在領受到挑戰以後,才可以將更好的東西和經驗帶到鄉鎮。」

170磅的芭蕾舞者
今年年底,雲門2應進念.二十面體的邀請,將會在香港文化中心演出兩場《斷章》。關於《斷章》,首要提及編舞伍國柱,另一個引人入勝的故事,只可惜結果不是喜劇收場。
 
「伍國柱是個很特別的人,他本來是唸戲劇出身,是個96公斤的大塊頭,後來他減成76公斤,走去跳芭蕾......全文請參閱《JET133

 
issue SEP 2013 VOL: 133
2013-09-09 10:00:00
走過台灣現代藝術三十年
香港台灣與台灣一水之隔,風貌卻大不同,台北濃郁的文化藝術氛圍令香港人趨之若鶩,一家誠品書店、幾家藝術咖啡館足以讓人一去再去。台灣最早成立的標誌性現代美術館——台北市立美術館在今年慶祝成立三十周年,何不把它列入下一個台北之旅行程內?

三十年雖然並不是一段很長的時間,成立於1983年的台北市立美術館卻有重要歷史意義,它不僅見證了中國當代藝術風起雲湧的三十年,也見證了台灣解嚴後經濟、文化與社會迅速發展的日子。
 
台灣自1949年開始實施的戒嚴令在1987年解除,隨之而來是社會、文化、經濟和政治的急速改變,亞洲四小龍、兩岸互訪等成了熱門話題,台北市美術館以台灣本土文化、西化運動以及電影、文學、舞蹈發展作為基礎,在動盪的八十年代以第一座現代藝術館的角色登場,迎來解嚴年代,走過中國當代藝術火紅十年,到了大型藝術博覽會充斥、社交網絡和智能手機變成生活必需品的今天,北美館與台灣當代藝術改變了多少?

北美館的三十周年紀念活動為期一年,除了在館內連接舉辦多個展覽,也利用網絡平台邀請市民參與項目......全文請參閱《JET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