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SEP 2013 VOL: 133
2013-09-23 10:00:00

都是掩眼法-《非常盜》
必先要澄清一點:就外間對《非常盜》(Now You See Me,2013)厲害至將電影與魔術,同時提升至互相比喻的層面這個說法,實在是過譽!
 
然而,又得同意的是,《非常盜》的確是近日其中一部最令人賞心悅目的娛樂片,雖然導演只是那位拍過令我昏昏欲睡《新變形俠醫》的法國人。而其實,為甚麼大家會覺得《非常盜》的「電影魔法」,與電影中的魔法可以混為一談呢?明明影片,更是刻意逃避開「電影魔法=電影中的魔法」難題而存在的。
 
猶記得被封為近代大師的英籍Christopher Nolan,便曾拍過改編漫畫的《死亡魔法》(The Prestige,2006),主流似乎不大受落。問題是,在電影存在了逾百年的廿一世紀,觀眾早已熟知一切「電影魔法」,包括,透過攝影和燈光的配合,去營造可驚可喜可感人的氣氛效果,甚至能把醜婦變成不太醜的美女(還有化妝呢)。此外,還有令足以改寫任何內容情節,誇張點說是足以完全改造一部電影的剪接,當然,還有打從上世紀二十年代起,荷里活為首研發的電影特技,例如把怪獸模型片段,來跟在大街上實拍的尖叫人物,利用疊影或又是剪接的方式,同時或先後呈現在片段內的原始特技拍攝,也不消說發展至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大量應用在主流電影的電腦繪圖特技。
 
而談「電影魔法」與「電影中魔法」的關係,最關鍵的就是剪接。《死亡魔法》內其中一項懾人魔法演出,正是主角從台上左邊消失,瞬間出現在台上另一邊的Transported Man,到最後,消失和重現的距離更是拉遠了,甚至出現了多個主角的化身。如此出現在大銀幕的魔法,在已有多年觀影經驗的大銀幕觀眾眼前,試問有何驚喜?大家想必然已聯想到是大量剪接,配合電腦繪圖而製造出來的幻象。也當然,「電影中的魔法」沒有任何刺激驚喜,並不代表另一種「電影魔法」未能實現,《死亡魔法》最引人入勝的,自是劇情和?事,這個過往也曾說過數次,姑且就不贅了。
 
返回《非常盜》。剛剛說過它刻意逃避開「電影魔法=電影中的魔法」這個難題,指的,是你可看見電影採用了大量仿若現場大型表演節目的拍攝方式,於是,觀眾自是多了點似同時跟戲中舞台下的觀眾在一同看騷,而相對減去了坐在戲院中再度重看「電影魔法」的感覺......全文請參閱《JET133
issue MAR 2013 VOL: 127
2013-03-15 11:00:00
中國!這「冏異」的市場
當同業友儕間還似在開玩笑,說今日中國電影市場就像八十年代香港,拍攝甚麼都能賣錢,這個新資本主義市場卻已出現變局,至少比想像中快。畢竟,這就是中國呀,用陶傑的話是,世上只有兩種邏輯,邏輯和中國邏輯。這國家又豈容你這群愚民猜得透?
早年因劇本易於送審開拍,香港電影人便一窩蜂拍古裝英雄,製造政局寓意、重劇力人物的《投名狀》(陳可辛導演,2007),曾與長勝馮小剛的《集結號》(2007)分庭抗禮,豈料事隔五年,陳氏沿用翻拍邵氏經典一著的《血滴子》(劉偉強導演,2012),卻換來慘烈票房。去年古裝英雄片,也只得《四大名捕》(陳嘉上、秦小珍導演,2012)大收旺場。而就票房論輸贏,《讓子彈飛》(姜文導演,2010)的七億人民幣(下同)奇蹟,去年一度被魔幻片《畫皮II》(烏爾善導演,2012)超越了,你可以解讀成是國內觀眾,對鮮接觸的鬼異,再加特技和大牌女星的題材渴求。而又超越了《畫皮II》大收十三億的《人再囧途之泰囧》(徐崢導演,2012),卻非古裝大片也欠政治戲謔,也非由大牌主演的甚麼魔幻特技片,只是某種承接著寧浩《瘋狂的石頭》(2006)、《瘋狂的賽車》(2009)氛圍的荒誕喜劇罷了(其實卻不夠荒誕),如此賣座究竟所謂何事?
好像跟並不大賣的首集《人在冏途》(葉偉民導演,2010)沒直接關連,主線是徐崢公司發明了神奇產品「油霸」,工作狂便拋低提出離婚的妻子和女兒,飛泰找上司簽約,及至泰國,發現同事兼競爭者黃渤殺到,情急之下便借機上認識的鄉下仔王寶強作掩護......全文請參閱《JET》127期

text | 伍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