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DEC 2013 VOL: 136
2013-11-30 10:00:00

我們都因慾望而生
這是一個充滿感官誘惑的展覽,懷孕的女子赤裸地躺在血淋淋的羊肉上、人眼瞳孔放大到微絲血管纖毫畢露、象徵生殖的巨大花蕊彷彿要把人吞噬,人類最原始的慾望存在於宇宙之中,而大自然又超越了人類的力量。人與大自然的互相影響是否就是萬物生生不息的動力?
 
生命與大自然一直是英國當代藝術家奎恩(Marc Quinn)探索的主題。與赫斯特(Damien Hirst)差不多同期冒起的奎恩在一九九零年代開始以大型雕塑刻畫人類身體與大自然之間的關係,曾經以冷凍為媒介,在創作自雕像時把自己的冷凍血液鑄成頭像雕塑,可說相當「重口味」。在今屆威尼斯雙年展上,他延續了人體大理石雕塑的概念,在當地豎立了一個高達十一米、沒有雙手的懷孕人體充氣像,令人側目,惹來不少批評;就如這次在香港展出的一系列的「鮮肉畫」,其中裸體的孕婦斜臥在紅肉上,表現出生命的循環不息:未出生、當下和已經死亡的生命並存,有一種既噁心卻又美麗的微妙衝突。這些充滿感官刺激的作品是故意的離經叛道、引來爭議嗎?
 
「我不在意我的作品是否富爭議,或有多少人喜歡。試想藝術家在世得到認同的有幾人?很少數吧!我只是選擇了我認為合適的媒介去探討生命。」奎恩說。「藝術是一種可以幫助我們去了解人類與宇宙之間的關係的一種哲學,像一座時光機,讓我們可以接觸前人的想法,也讓後人了解現在的我們。」
 
「目前世界資訊氾濫,在陌生地方發生的事通過各種途徑傳達給我們,我們時時刻刻被籠罩在這些資訊和影像裡,但同樣的,我們的一舉一動是否被別人觀察?我覺得我們活在一個被監視的時代。於是我開始創作人眼瞳孔與地圖合而為一的作品系列『歷史之眼』。地圖的藍本是太空總署的高空照片,白點表示該個地點有燈光,像亞洲沿海的光點十分密集,整個地圖看起來像是星空,光點就是星星,但細想一下,在這些燈火通明的地方卻正是你無法看到星空的地方。」奎恩特別指著地圖上的朝鮮本島說:「你看,南韓與北韓的分別多麼巨大!」同一系列另一幅作品上的光點卻是澳洲的山火,看似繁星點點,但事實是一場令人難過的災難。
 
「當然,資訊和科技發達並不是壞事,只是作為藝術家,我必須選擇合適的科技作為工具,例如三維掃描技術,我認為它對藝術創作影響之大,有如二十世紀初攝影技術對繪畫的影響一樣,這次展覽中有幾件作品就是用了三維掃描。」名為「由慾望而生」的銅製中國杜松盤栽雕像就是其一。
 
奎恩對東方哲學的宇宙、生死、人與大自然的觀點似乎很感興趣,以中國盆栽為主題是新的嘗試:「中國人細心栽培一株本來種植在泥土裡可以長得很高的樹木,把它的枝葉修剪扭曲以符合心中某個特定場景的形象,是否人類嘗試控制宇宙與生命正常軌跡的一種表現?」
 
奎恩最為人熟悉的作品大概是他的花卉系列。從2000年代開始,代表著生命循環不息的花卉一直是他創作的重要主體,曾經以冷凍和矽膠保存花卉展出。在香港的個展上,筆者最喜歡的展品正是一朵黑色的大蘭花,名為「隱形慾望」,蘭花盛開,花瓣差不多延伸到觀眾頭頂,像一株食人花,準備把人吞噬,花瓣上的紋理十分精細,蘭花中心部位的生殖系統暴露人前,勾起眾生最原始的慾望。黑色屬於神秘的顏色,代表生命中人類無法解釋的部分,可以是DNA,也可以是深藏意識中的過去。
 
奎恩的畫風游弋在抽象與傳統之間,以堅硬物料製成的巨型雕塑同時流露細緻、柔弱和優雅。在探索人類慾望與大自然的過程中,他個人的慾望是甚麼?「作為一個人,很簡單,我和絕大部分人所追求的差不多吧!作為藝術家,繼續讓多些不同文化、背景的人看到我的作品,就是我希望做到的吧!」■]
 
1.《生命建築》
2.《鮮肉》
3.《隱形慾望(2013)》
4.《靈魂之窗(冰河世紀之初)》
 
text  |  蘇媛 |  photo  |  圖片由香港白立方畫廊提供
issue NOV 2013 VOL: 135
2013-11-11 10:00:00
卡哇伊!
參觀日本御宅族藝術家MR的個展,真的只能說句「卡哇伊」!放眼都是日本動漫文化中典型的可愛美少女人物:十多歲的女童,大眼睛,小鼻子,身體纖瘦,有劉海覆額,穿短裙,打扮入時。這個女孩在動漫世界裡被定格,永遠長不大。對宅男來說,她們究竟代表甚麼呢?有人稱他們是「蘿莉控」,取自Nabokov不朽名著《Lolita》描寫成年男子對少女的情意結。她們是否純粹是性幻想對象?MR有一番見解:「萌女孩是一個架空的形象,對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意義,可以是自己,或是憧憬的一個人,也可以是某些遙不可及理想事物的象徵。以我自己為例,我在家裡沒有姐妹,萌女孩可能是一個我從來沒有擁有過的姐妹。她們存在於虛構的世界,代表著現實世界找不到的特質,我們可以在虛構世界裡勇敢地追求理想,表現感情,擁有一種近乎柏拉圖式的戀愛感覺,與其愛上一個現實中的人,不如愛上一個理想的象徵。」
 
「當然我不排除當中有色情成分,很多宅男都會看色情漫畫,本來就是人性,我相信大部分人還是把萌少女作為一種超越了性愛的理想境界看待。」
 
今年三十多歲的MR自稱御宅族,也的確擁有宅男氣息,例如打扮有點不修邊幅,說話神態頗為靦腆,對自己的藝術創作、日本動漫文化等的題目卻侃侃而談,絕非想像中的宅男那般不善與人溝通。這也許與他跟隨村上隆多年有關係。他從高中後接觸藝術,一面打工,一面看動畫,屬於典型宅男,在1996年認識了村上隆,並成為他的弟子,得到他的鼓勵繼續以動漫風格創作,參與村上隆旗下公司舉辦的展覽活動,是一個植根於御宅族文化、從而發展成為藝術家並獲得商業成功的宅男。有人對日本動漫風格的藝術作品不大認同,認為不過是商業卡通,難登大雅之堂,更談不上有任何藝術價值。對於自己作品是否只是過於商業化的評論,MR倒是不太在意,不過他承認商業運作是不可缺的:「如果完全不理會商業運作,怎麼可能會在畫廊辦展覽呢?商業因素是需要考慮的,沒有甚麼大不了。」
 
MR香港個人展覽的作品比以前的作品更加活潑,色彩更加鮮豔,人物背景加上大量類似塗鴉式的圖案、文字與符號,十分熱鬧,令人彷彿走在秋葉原街頭,眼花繚亂,更第一次融入了所謂Yankee文化,即日本社會中所謂惡棍流氓,或稱暴走族的年輕人,與黑社會只是一步之遙,他們有自己的衣著打扮,生活方式,如御宅族一樣是日本社會一個非常典型的族群。即使他們屬於暴力團體,在MR的作品中依然以可愛形象出現,貫徹了萌的主題。筆下的美少女個個活潑可愛,幾乎沒有裸體,而且作品色彩鮮豔,有別於一些灰暗陰沉色調或強調性壓抑和暴力的動漫藝術作品。MR反覆強調自己作品的正面訊息:「兩年前的日本大地震後,我們對人生感覺更加灰暗,我也畫了一些以瓦礫為題的初稿,但最後我還是選擇以光明和正面的姿態處理作品,當然我並不否定其他藝術家。」
 
「這幾十年來日本社會發生太多負面的事情了。我們從1964年東京奧運會邁入經濟高增長期,一直到了泡沫經濟爆破,到了今天,日本好像一個已經熟爛的蘋果,將會凋謝,只剩下一個老齡化的社會,我們不禁會問:美好的事情都已經過去了,還有甚麼可以做?於是有些人變得更隱蔽,覺得既然無法改變世界,就乾脆不去面對它,躲在家裡,電車男尚且需要自己走到街上!結果變得愈來愈憂鬱,在作品表現出負面情緒。我希望從正面態度出發,把光明的一面表露出來,把悶蛋感覺一掃而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