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NOV 2014 VOL: 147
2014-11-06 10:00:00

小小的撐
這個10月實在過得漫長鬱悶,由佔領運動開始至今,已一個月,即使你沒有去過街頭露宿一宵,但你的生活和情緒都早被染成不是黃便是藍。首先每日要追看的資訊多得令你機不離手,而你看過的評論文字可能早就超過你上年閱讀的總和,秒秒新鮮出爐的金句膠句,足叫你失神一秒也會接不上。「資訊爆炸」這四個字,直至這一刻才深深體會。

網上的文章及直擊片段眾多,不過另一充斥了網路的是多首為這次運動創作的歌曲。很多人將今次的雨傘運動跟89年的六四相提並論,提醒大家要克制勿讓悲劇重演,就連學生跟官員對話前席,大家也把當年北京學生與總理對話的片段放上網,以作借鏡。至於在運動歌曲上,這25年來,也有明顯的轉變。

先回顧89年,當年演藝界為聲援北京學生,短時間內一呼百應,集合一眾歌手,合唱了一首由盧冠廷作曲、唐書琛填詞的〈為自由〉,成為唯一一首香港演藝界為民主發聲的見證。那是人人爭住唱,爭住表態的年頭。25年後,運動同樣蘊釀起創作人聲援的心,於是由PAN作曲、林夕填詞的〈撐起雨傘〉在運動發起後個多星期誕生。時移勢易,爭住唱的情況不會再現,縱使這樣,但我們也得到葉德嫻、黃耀明、何韻詩、謝安琪、6號@RubberBand及一眾獨立歌手們發聲,跟藍方的李偲嫣及張宇人一眾,是歌聲與笑聲之別。

運動至今,有人提出為安全及減少對市民的影響,學聯和學民思潮應該呼籲群眾縮窄戰線,甚至棄守某個據點以集中力量,但呼籲一直都不奏效,因為阻力來自一句「他不代表我!」這亦是今次運動的特色。雖然過程中存在住領袖,不過他們不足以去動員運動中每一個人,各有各堅持自己表達的方式及目標。這現象同樣出現在運動歌曲上,25年前只此一首〈為自由〉,今年的運動歌曲就正如運動本身一樣,百花齊放。

全文請參閱147期《JET》。
issue OCT 2014 VOL: 146
2014-10-13 10:00:00
黑珍珠與白武士
雖然黑膠當道,但要在CD和黑膠之間作出選擇,仍是需要謹慎過謹慎,始終香港居住空間有限,即使不是住檔房或奇則樓,可是放得唱片便沒位放其他雜物,若要出外租倉的話也頗吃力,所以最後唯有小心為上,萬碟精挑細選。這陣子令我失手跌錢的黑膠有兩張,分別是芬蘭女歌手Mirel Wagner的《When The Cellar Children See The Light Of Day》和美國男歌手Christopher Owens的《A New Testament》,一黑一白,風格雖不同,卻同樣帶來細膩動人的感性嗓音。

生於埃塞俄比亞的Mirel Wagner,歲半時被領養到芬蘭首都赫爾辛基,在這北歐之國中,影響她成長的並非黑暗的Heavy Metal或清新的Finnish-Pop等當地風格的音樂,而是美國二、三十年代Bo Carter、Son House、Charley Patton等Delta Blues音樂人,一切源於年輕人的反叛,自小孩年代已開始創作一些簡約歌曲調子的Mirel,十來歲時為了尋找一些她父母不會聽的音樂,在圖書館發現了從未接觸過的Delta Blues唱片,純粹出於好奇心便租回家聽個究竟,想不到從此影響了她的創作路向。

三年前於芬蘭發表的處女專集《Mirel Wagner》,她那極為Soulful唱腔配上憂鬱的Delta Blues,產生微妙化學作用,時而青澀,時而哀怨,美不勝收,令她成功進軍海外市場,最終跟美國著名獨立廠牌Sub Pop簽下一紙唱片合約。新作《When The Cellar Children See The Light Of Day》依舊在Mirel家鄉錄音,不過並非在城市,因為Sub Pop為她請來同鄉Electronica音樂人Vladislav Delay擔任監製,並來到他位於北部小島Hailuoto的Shark Reef Studio錄音,他倆本身的音樂風格不盡相同,可是Vladislav為Mirel添上不過火的修飾,再加以弦樂點綴,將她歌聲的攝人張力,發揮得淋漓盡至,這類型音樂還是聽黑膠最好……全文請參閱146期《J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