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NOV 2014 VOL: 147
2014-11-17 10:00:00

西九見自由
一場雨傘運動,不但叫很多沉睡的人覺醒,在大家心目中種下希望的種子,更叫我們再次反思個人與城市之間的關係。從前,夏愨道、龍和道、彌敦道,只是一些偶然在交通消息聽到的名字,即使乘車經過,也不帶走一片雲彩,那會想到今天,它們竟然會成為大家的「豪庭」所在,冒著風雨與胡椒,都要在這裡「置業」。很多事情,太刻意未必有結果,順其自然,反而更美麗。

西九文化區好像比政改方案更複雜,又傾又砌這麼多年,依然未見新進展,不過就是錯有錯著,令這一片沿維多利亞海港的土地,綻放出真正的活力。2012年,西九文化區管理局初次舉辦「自由野」活動,於深秋的一個周末,為大家帶來豐富的文娛活動,包括音樂、戲劇、舞蹈及合家歡活動,讓大家在溫暖的日光及微涼的秋風之下,一邊欣賞表演,一邊呼吸自由的空氣。

縱然步進大時代,每天都有事情令人掛心,「自由野2014」今年依舊待在西九大本營,瞓街瞓累了,不如過來舒展身心,稍後再作戰。今年的重頭節目,要數由蜚聲國際的西班牙劇團La Fura dels Baus主辦的《M.U.R.S.牆》,它是全港首個戶外智能演出,觀眾只要踏進現在「安全」、「健康」、「財富」和「綠色生活」四個區域之內,就像墮進另一個時空,並會由手機程式引導你的一舉一動。過程之中,將會有神秘黑客干擾大家的手機,令你驚慌又驚喜,聽落相當刺激,有別於「自由野」過往的文青氣息,新鮮感十足。

舞蹈表演方面,將有一個由一眾本地著名舞蹈家包括梅卓燕、陳敏兒等主演的《私房舞》,此表演於2010年曾在墨爾本的「Next Wave Festival」首演,大獲好評,是次回歸本土,值得支持。來自悉尼的Branch Nebula則將會以《s.l.o.a.p.》(Space Left Over After Planning)跟香港觀眾會見,參與的包括一些跑酷、極限武術、街舞及電單車高手,在貨櫃箱、石屎障礙物和木櫃組裝的表演場地上,施展渾身解數,場面刺激。音樂表演的陣營更是熱鬧,策展人凌藝廉、Mike Orange及DJ Shelf-Index聯手帶來盧凱彤、Supper Moment、Artistrings、Heartgrey、MC仁等,進行多個不一樣的演出,擺脫他們一向的音樂表演框架,五十元票價,抵到爛。

日期:11月22日至23日
地點:西九龍海濱長廊
票價:$50/$150(《M.U.R.S.牆》)

節目內容:http://www.westkowloon.hk/tc/FreespaceFest2014
issue NOV 2014 VOL: 147
2014-10-31 10:00:00
舞林無雙譜
久違的舞林盛會,由邢亮與黃大徽兩位舞術高手主導。一個科班出身,一個無師自修,兩人聯手創作兼演出,開宗明義是「鬥」,不只征服別人,還要戰勝自己,到底愈鬥愈進步,抑或產生反效果?這種一邊合作一邊爭鬥的關係,源於一團煙霧裡,引得對舞蹈漸失興趣的邢亮親身上陣,與黃大徽一起打好這場仗,不單惡鬥還要融和尚且渾沌,舉世無雙挑戰自我。

J    :《JET》 /  黃:黃大徽  /  邢:邢亮

J    :    你們的風格背景很不一樣,這次為何聯手一起創作及演出?
黃    :    對我來說,邢亮是現代舞壇一個很重要的人物,他的創作、movement和style在香港都很獨特。這兩年間,大家在一些聚會上碰上,因為我們都是吸煙的人,任何有煙灰缸的地方,就能夠碰上他。我們點燃香煙,你一言我一語,開始對大家的印象愈來愈深,甚麼都聊一番,慢慢就促成了合作。現在我們合作的話,是剛剛好的熟稔程度,太熟悉的話,就會對他沒有好奇心,完全不熟悉就要花很多時間去認識,加上和別人合作也是一種藝術,我對合作仍有好奇,於是就想嘗試。
邢    :    我一直對Dick很感興趣,雖然他不是科班出身,他在舞台上的表演卻很有魅力,這兩年間慢慢溝通,開始看他的作品,很多東西都啟發了我的思考。你大概了解,我是一種被雕琢過的思考方式,但他的思考及身體表現方式,全是靠自修而摸索出來,當我們溝通同一個題目,也能談出很多個可能性。其實我有一段時間不跳舞了,對跳舞已沒有太大興趣,可是對我來說,這個人非常有趣,讓我有種動力和願望,了解他那些在我身上都沒有的東西,給我的思維上打開很多窗口,所以我一定要跟這樣有趣的人合作。

J    :    既然破天荒合作,為何選擇以《無︱雙》作為主題?
黃    :    《無︱雙》只是出發點,共有兩個concept。首先,無雙不是關乎零或者二,而是關乎一,是自我,亦即是鬥。無論和別人鬥、自己鬥也好,某程度上都是一種conflict,歷史上大部分的藝術出現,都是與conflict有關,例如你和你的慾望有conflict,就要表達出來,那藝術就是最好的媒體來表達。另一個概念是渾沌,雙方合作都不願做些一貫的事情,所以我們不是各自創作的拼貼式合作,而是經過兩個人無時無刻的磨合,一起搓出來的,亦只有兩個人一起的時候,才會產生出來,可說是一些很渾沌的東西。
邢    :    當初他跟我說出這個概念,我第一時間想說的是,怎樣在兩件截然不同的東西中取得平衡?所謂的平衡,就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所呈現出來的「鬥」,其實不是很明顯的。我們兩個獨立個體走出來,所呈現的不同亦隨之而來,問題是怎樣有機的放在舞台上,這才是重點。通過這一點,我沒有提出過任何的反對,卻不斷提出問題:「如果是這樣,又會如何?」就是這種溝通,將截然不同的人交融在一起,像東方的陰陽融合,既看到不同,卻又很和諧的在一起。

全文請參閱147期《J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