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MAR 2015 VOL: 151
2015-03-02 08:00:00

Toast The Macallan

有說,The Macallan是單一麥芽威士忌中的勞斯萊斯,實在中肯。當然這不僅形容它的售價斐然,而是它獨步酒壇的尊貴地位,上年度酒廠便刷新了「全世界拍賣金額最高的威士忌」世界紀錄,經年窖藏的酒品固然是不可多得;即使是它入門版的12年Sherry Oak,表現亦是超水準。這一切的優雅風貌,亦全賴於酒廠一直以來恪守的「六大支柱」,從發芽烤烘蒸餾到陳化裝瓶,每一步也是匠心獨運。趁這月中酒廠「Toast The Macallan」品鑑酒會駕臨我城,不妨跟大家溯源尋味,回顧它的六大支柱吧!

 

六大支柱

The Macallan釀酒廠設於蘇格蘭斯貝河畔(Speyside),起始於1824年,是蘇格蘭最先取得威士忌合法生產許可的品牌之一。酒廠採用天然原料,釀造方法糅合了西班牙、北美洲及蘇格蘭的技術,兼容傳統的方法及超凡工藝打造,經過兩個世紀不同的酒廠主人及管理人的淬鍊,當年秘世的酒廠今日已攀升為全球首屈一指的單一麥芽威士忌品牌之一,靠的就是六個代代相傳的原則。

 

一。精神家園 (The Spiritual Home)

位於蘇格蘭斯佩河上的Easter Elchies House,是建於1700年的詹姆士一世時期莊園 (Jacobean manor house) 。它守護著The Macallan蒸餾廠,是品牌的精神家園(The Spiritual Home)。

 

二。最小巧銅管蒸溜儀 (The Curiously Small Stills)

The Macallan的小巧銅管蒸餾儀(The Curiously Small Stills)的獨特體積及形狀令「新酒」擁有更豐富、濃郁的口味。

 

三。最少切割部份 (The Finest Cut)

切割部分(Cut)是指從蒸溜儀擷取蒸餾佳釀的最佳部份注入木桶以作熟成。The Macallan只擷取新酒中最優質、最精華的16%裝進酒桶(The Finest Cut),是蘇格蘭擷取最少切割部分之一的酒廠。 擷取的新酒醇厚且富有特色,是The Macallan威士忌誕生之點,難怪一瓶12年已豐馥醇厚,令人一試難忘。

 

四。優質橡木酒桶 (The Exceptional Oak Casks)

採用最優質的雪梨橡木酒桶(The Exceptional Oak Casks),賦予不同款式的The Macallan獨特而著迷的性格、香氣及風味。The Macallan比其他酒廠在採購、精製、釀製及管理木桶上花費更多。

 

五。天然色澤 (The Natural Colour)

The Macallan堅持以酒精與木材之間的互動作用,以達至全自然的金黃琥珀色澤(The Natural Colour)來釀製美酒,令不同年份及系列的威士忌有著豐富多樣的色澤。

 

六。無與倫比的美酒 (The Peerless Spirit)

嚴密檢視每個酒桶的釀酒狀況,並小心挑選出最成熟狀態的酒釀進行裝瓶,釀製出舉世知名、無與倫比的美酒,使之成為世上珍稀的The Macallan單一麥芽威士忌。

 

當然跟各位紙上談兵總不及親嚐珍品來得過癮,品牌將於3月19日至21日假兩依藏博物館舉行「溯源尋味 The Macallan」品鑑會,並會邀來烈酒專欄作家Vincent Lam及專業品酒師Stephen Mack主持一起品嚐The Macallan Sherry Oak系列、The Macallan Fine Oak系列及The Macallan 1824系列,享受六大支柱蘊釀的獨特風貌。

 

想緊貼消息,可瀏覽酒廠和品鑑會的Facebook專頁。

The Macallan
Toast The Macallan
issue MAY 2014 VOL: 141
2015-02-28 08:00:00
冷漠比戰爭更可怕 陳冠而
雨傘運動過後,大家都拚命找尋出路,政界商界文化界無一倖免,藝術界如是。去年,陳冠而透過《靜默.邊境族》探討戰爭衝突,經歷運動洗禮之後,今年更貼身地寫出《靜默邊境》,一個關於都市人冷漠的故事,一個關於暴力與權力的故事,一個關於公義是甚麼的故事。也許,冷漠比戰爭更可怕。

上回是《靜默.邊境族》,英文名是Present Absentee,今回即將上演的《靜默邊境》,改名為Absent Presentee,可說是「靜默」二部曲。導演及文本陳冠而說,兩者在故事上是沒有關係,背後卻是同一脈絡。「上次開宗明義談戰火,講一些實在的戰爭衝突,例如以巴、西藏和新疆,透過一些戰地小人物的真實故事,探討戰爭的禍害;今次不再說實際戰火,卻變成了一個都市裡發生的故事,說明權力與暴力,以及人們怎樣看公義。我沒有將故事場景設定為香港,因為這是universal的。」

以巴戰爭,甚至最近期的伊斯蘭國,可能部分香港人覺得距離遙遠,不關己事,就算同情他們又如何?陳冠而坦言不明白這些人的思維邏輯。「畢竟這年代的戰爭並非地域性,而是全球化,與資本剝削、利益關係是千絲萬縷的。全部戰爭都是國際層面,沒有一個國家可以獨善其身,真不明白為何他們不覺得與自己無關。」

慢慢地,她看到更多人的冷漠,以及對公義的多重標準。「正值雨傘運動期間,新疆西藏那邊發生衝突,有人質疑為何我們要同情大陸人?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我們不只是對抗特區政府,而是要了解自己對抗的是甚麼?仇恨?我們真正擁護的價值是甚麼?如果今日對其他人冷血,他朝都可以對任何人這樣冷血。公義就是公義,有人受壓迫就是受壓迫,當中怎能分開你和我,哪怕是任何一個種族!」於是她落實將劇場演出的重心,由戰場小人物放回大都市裡的每一個人。

全文請參閱151期《JET》。

《靜默邊境》
日期:3月5日至8日
時間:晚上8時
地點:土瓜灣馬頭角道63號牛棚藝術村12號單位
票價:$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