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MAY 2015 VOL: 153
2015-05-13 06:00:00

嘩超級英雄!嘩超級英雄……
寫這一篇的晚上,《Batman v Superman: Dawn of Justice》啱啱公開了第一段teaser,感覺就好似要趕在《Avengers: Age of Ultron》上映前,截糊,攞個彩先。

問心,我好憎睇賓艾乏力做Batman(因為我好憎睇賓艾乏力做戲),但可以肯定,出年齣戲上映時我咪又係仆去睇……

過去的我真的超鍾意睇superhero電影,但而家,我唔敢話自己鍾意——過去,superhero電影要等上好幾年先等到一齣;而家,一年已經有好幾齣。當(荷里活拍)英雄已成習慣,我也只能說,入場睇superhero film不過是習慣囉。

但我的確佩服Marvel Studios。冇佢哋的周詳部署,我真的冇諗過會睇到Avengers有機會聚首一堂,以及《Civil War》(這個堪稱近年美國漫畫最精采的故事)真的能夠被拍出來,讓Iron Man同Captain America在大銀幕隻揪……

全靠個頭開得好。2008年,世人最期待的英雄電影肯定是Nolan的《The Dark Knight》——對一般不熟悉美國漫畫的觀眾,他們肯定識Batman多過Iron Man,畢竟Batman多年來拍過電視劇又拍過戲,真的家傳戶曉(不像Iron Man,真的有朋友問過我:邊個嚟?)。Nolan同時示範了一種英雄電影的新處理手法:先參考漫畫文本保留原著精神(滿足hardcore漫畫迷),卻又塞入一些對現代社會的指涉,把大家都識的英雄故事當成作者電影咁拍(來滿足自己),而同時必須保持高度娛樂性拍成blockbuster(滿足一般觀眾和電影公司)。但成件事太獨一無二太Nolan了,結果,三部曲完咗Christian Bale都話夠皮了,一切就要完,冇可能交由阿豬阿狗去承接。

Marvel Studios一開始便不走這種套路。每齣電影都幾乎找不同導演,風格或許因人而異,但大前提是絕對不能踰越一早定落的plan,因為每一齣電影都只是一個龐大系列的一小部分(很像美國漫畫公司的處理手法,對旗下每一本漫畫每一個英雄都實行高度「監控」)。像《Iron Man》,是好睇的,但拍得好睇是一回事,重點始終是開個靚頭,用最簡單俐落方法介紹Tony Stark / Iron Man,為之後一系列電影鋪路。

由《Iron Man》開波,到舊年的《Guardians of the Galaxy》,合共10部戲,每一部都收得,但不是每一部都稱得上好睇。最唔好睇是《Thor》,一切太理所當然(地悶),以致我至今都冇睇第二集《Thor: The Dark World》,唯一成功是爆出了Tom Hiddleston的Loki,他為這奸角交出了不樣板的演出。

全文請參閱153期《JET》。
issue JUL 2013 VOL: 131
2013-06-29 11:00:00
致香港還在舞動的青春
電影節首映當晚,文化中心氣氛沸騰。或者因為這是少有的香港跳舞電影,有份合演合跳的跳舞人反應甚激,歡呼大笑始起彼落,有點像返回大學校園,觀看聯校跳舞比賽。
 
似是一遭很「圍內」的小眾分享。前提是,有誰想看一齣主要由新人加nobody擔演,又沒有像荷里活《Step Up》那樣有3D效果的跳舞港片?
 
投資的Winnie Tsang(即係Dada都多謝的「高登先」老闆)不同意。當日攜著劇本,出席台灣「金馬獎創投」活動的本地導演黃修平已久經萬難,人人都說香港跳舞片沒有人看,曾老闆卻說:「別人沒興趣的,我倒覺得有意思。」《狂舞派》似乎是一部傻的電影,拍的,也就是傻。為了自己所愛的所相信的,不理回報不惜一切。而導演黃修平眼中,這叫「唔化」,也即青春。
 
首映過後,烏甸尼斯及康城影展前,從未離開青春題材的修平,攜同有份演出的獨腳Breakdancing舞者BBoy Tommy Guns接受我們專訪,修平提到他如何被香港的低潮激起拍攝這部「kai片」的鬥心,誓要喚醒每個人體內沉睡的「青春」。
 
「100%港產」的《狂舞派》,是今年至今最最最本土之作,也是筆者看後呆著無言,八分激動十分感動的港片。原來久違的港產青春熱血仍在舞動。這部2013年的《打擂台》,改叫《太極Hip Hop》更可媲美《少林足球》,看後真是像「跛?你有冇得跛呀!」般令我這香港仔鼓舞飛揚。

話說07年前作《魔術男》公映後,修平與編劇陳大利、陳心遙(兼任監製)在理大坐著「度橋」,卻不知不覺留意到舞社在廣場習舞。其時,修平正構思一部跳舞片,本來不懂舞的他,卻被舞者觸動了神經。說的,正是他一直也離不開所謂的「青春」──或to be exact,長不大的人。「所謂長不大,在我的定義就是『唔化』。義無反顧地做一樣自己相信的,做來也不知實際價值,但就是不斷去做,做的過程,對每一項也有精僻獨到的見解,當中的投入和專注,這東西令我著迷和興奮。我做電影,也是這樣的一個人。」
 
前作都拍藝術,如足球、魔術。舞藝亦然。如果你對舞界稍有認知,當知道今日主流就是Hip Hop,偏偏,修平卻將本來非常「有型」的Hip Hop,拉來與年輕人眼中老派的耍太極,來個crossover......全文請參閱《JET》131期
 
text  |  伍月
photo  |  師曾  |  special thanks  |  GoldenSce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