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AUG 2015 VOL: 156
2015-08-03 06:00:00

雜誌與唱片 都是同門
《新報》結業、《成報》清盤、《壹周刊》裁員、《忽然一周》忽然玩完……7月股市沒有翻身,對傳媒界來說更是又窮又絕的黑暗月。

紙媒的前景,已成為不少行家感慨萬分的話題。作為傳媒一份子,當年入行,前輩灌輸一個信念︰只要做好每個報道,寫好每篇訪問,眼睛雪亮的讀者自會用真金白銀支持,銷量升自然得到客戶垂青落廣告。個人對這一直念念不忘,還相信可直到永遠,但原來自己單純過麥浚龍,現實是最動人時光,未必地老天荒。自從流動網絡頻寬不斷增大,以及智能手機的面世,不單是傳媒,連帶音樂、電影、電視、電台等一眾舊有載體均受到極大衝擊,就算沒有不支倒下,也被轟得遍體鱗傷。

今天業界面臨的寒冬,其實比零售業的冬天更早就預測到,行內亦老早已作出相應措施,只是成效追不上狀況的轉壞。零售業同樣步入寒冬,但這屬季節循環,會回暖,相比起傳媒業,似在行一條下坡道,不求再衝頂上破,但求快點到平地,讓大家喘喘氣。傳媒向來有種責任,為社會各現象把脈。十數年前,當唱片業銷量受盡MP3嚴重打擊之時,相信不少報章雜誌記者都有當過醫師,隔空開過不少良方。其實,兩者皆有相依關係,也可以互相借鏡。

或許先以樂觀態度講出一個事實,音樂跟新聞資訊都是不死的!只要有人的地方,兩者必備,問題是當所有音樂和資訊都看似免費時,怎樣令人乖乖付鈔去買你的貨。唱片業步入初冬時,紛紛推出新曲加精選去增銷量,初期是有效的,但當〈每天愛你多一些〉都被收錄第27次時,是好難再愛你多一些的。看雜誌是求最新資訊,跟講笑話一樣冇得翻炒出精選,所以此路不通。去到2000年,唱片業試圖從售價著手,出現一股特別版瘋潮,將5吋X5.5吋的CD盒,包裝到鞋盒般,送MV送禮品送禮券,務求可提高價錢而又做到抵食夾大件。這方面,雜誌業早就向日本同行取經,以送紀念品方式去促銷,發展至今,大大個旅行袋,細細粒Figure玩具,只要能成話題定必搶購,算是半粒靈藥。

近年,隨CD送禮已行不通,觀乎數據,還有人肯真金白銀買的專輯多數是演唱會現場錄音和發燒天碟。香港人可能是地球上最渴求聽Live的一群,明明同一首歌,只要聲稱是Live版便特別想聽,大家就是愛那種獨一無二。當然,有人追求聽唱Live唱到似CD的又是另一深層矛盾。至於發燒天碟,服務的客群其實不算大,但這批客戶願意貨金的比率奇高。無他,十幾至百萬的音響拿來聽MP3,高音甜極都似叫了「少田」般,省不得。亦由於壓製技術有要求,平均每張碟售價至少可賣貴50%。最近盧冠廷的專輯《Beyond Imagination》,便聲言賣出一萬張,一條出路無意中變成了財路。

事實告知大家,無論是唱片業還是傳媒界,還著眼於怎樣去追求高銷量,巨大佔有率的,將要付更大的成本開支,近乎不設實際。時代變得個人化,自拍Selfie佔據了整個社交網絡,人人都想與別不同,都想成為小眾。你能夠成為小眾代言人,已是一項成就。當你今天力讚Juno麥浚龍才華過人時,可曾記起他初入行時的〈愛上殺手〉有幾令你痛恨唾罵,當日他想走最大路的跳舞偶像歌手路線,只是其背景、身分甚至天賦都成為障礙。直至回到自己所屬公司,慢慢踏實地做實事,建立出自己的品牌才有今天的Like。

雜誌App化是大勢,但實體紙媒就如黑膠,仍然會有得做,不過想走大路挑戰《忽然一周》賣20萬本的年代已成過去,留心看看書報攤上的雜誌種類,講釣魚的有兩本,家居佈置又幾本,還有老人家主題、中藥資訊、粵劇等,只要你做得專門,就多一線生存空間。鬥快鬥大路的工作,網絡世界已完全覆蓋了,實質的載體,還是愈專門愈有優勢。這道「羅生門」,其實大家都識唱
適用。
issue JUL 2015 VOL: 155
2015-07-08 06:00:00
不輕視任何合作
一次世界杯外圍賽,一場實力懸殊的賽事,一張宣傳海報,卻鬧出不只一場風波,雖然人人愛說平權,但在現今廿一世紀,仍有人在國籍、膚色等問題上大做文章,人類在某些領域上,其實從沒進步過。將不同的人結集在一起,可以有兩種說法,好聽的是精英雲集,難聽的則是拉雜成軍,只視乎你從那個角度看。

一行四人的Kid Wave,本是瑞典女生Lea Emmery的One Girl Band,她生於小城Norrkoping,自小研習古典音樂,也曾玩過Punk樂,可惜在家鄉苦無出路,於是毅然遠走到英國倫敦,一邊讀書一邊獨自創作,最後她把家中錄製的demo放上Bandcamp,反應奇佳,她大膽地把作品送到最愛的廠牌Heavenly,慣例多是採取投石問路的方式,她卻反其道而行,想不到一擊即中,Heavenly把她招攬旗下。有了廠牌的支援,Lea在音樂上也有所轉變,不想Kid Wave只是一己之力,於是四出尋找新成員加入,先是她的瑞典同鄉兼同學的結他手Mattias Bhatt,繼而是同校澳洲鼓手Serra Petale,以及朋友介紹的英國低音結他手Harry Deacon。

雖然不是八國聯軍般聲勢浩大,但由一變四後的Kid Wave無疑比以往變得更有層次,樂隊的早期作品仍屬粗糙的DIY階段,現在有了隊友支援,以及廠牌的專業技術,Kid Wave不再停留於一腳踢的雛型,兩張單曲〈All I Want〉和〈Gloom〉交由Rory Atwell監製,他曾跟Palma Violets、The Vaccines等結他樂隊合作,至於首張專集《Wonderlust》交給更有江湖地位的Dan Austin操刀,看看他的履歷表,Cooper Temple Clause、Doves、Cherry Ghost等,全是鼎鼎大名,而這兩位監製的作風也直接影響Kid Wave的聲音,Rory處理下的單曲感覺較Indie,至於Dan則擅長精雕細琢,令到《Wonderlust》在Shoegaze和Indie Rock兩種風格之中取得平衡,像是The Breeders、Dinosaur Jr.和PJ Harvey的混合體,這樣具層次的對手的確不易應付。

全文請參閱155期《J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