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SEP 2015 VOL: 157
2015-09-04 06:00:00

狼來了 Wolf Alice
一直相信時裝跟音樂的關係不可劃分,缺一便黯然失色,而兩者之間的合作從沒間斷過,而近年高級時尚品牌更是100%信奉這戒條,尤以喜歡在private function時邀請歌手樂隊現場演出贈慶,當中有不少屬Indie樂隊,從前天與地兩極距離的奢華和另類,現今可能只是一衫之隔,來自英國倫敦的Wolf Alice,也是這熱潮得益者之一。

兩年多前,第一次認識Wolf Alice,那刻我即時膚淺地聯過去多隊以Wolf為名的歌手樂隊,由Wolf Eyes、Wolf Gang,到Wolf Parade、Partick Wolf,雖然音樂風格完全不同,但他們的唱片總是令我愛上,正正是因這狼的情意結,頓時對Wolf Alice產生無限好感。

於2010年組成的Wolf Alice,起初只是主音歌手兼結他手Ellie Rowsell和結他手兼歌手Joff Oddie所組成的二人Acoustic組合,後來他們轉想滲進多一點電的元素,於是決意變成full band,期間成員離離合合,最終穩定為現在的陣式,除了創隊成員Ellie和Joff外,還有低音結他手Theo Ellis和鼓手Joel Amey。要引來走高級路線的時尚品牌青睞,相貌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無疑是style,作為樂隊的front woman,Ellie的姿色絕不失禮,一頭微曲的金髮,還有亮晶晶的大眼睛,某些角度看上來,點點Scarlett Johansson,點點Elizabeth Hurley,無疑是美麗結合氣質與性感的示範。

第一次接觸Wolf Alice的單曲〈Bros〉,繼而是於2013年11月發表的《Blush EP》,當時樂隊是較接近英式的Indie Rock樂風,即是夠快夠勁,而Ellie的歌聲亦頗強悍,帶點Riot Grrrls;而同一時間,Wolf Alice來港參與Burberry私人派對的演出,可惜如我等沒朋友沒network的平民百姓,卻是遙不可及,不知道要買多少件Burberry招牌trench coat才能成為品牌的VVIP,想睇免費show的美夢完全幻滅,要知道繼Wolf Alice後,Burberry又請來前The Libertines的Carl Barat來港演唱,再一次緣慳一面,我是多麼的絕望,幸好Carl體察民情,於石塘咀工廈Beating Heart Studio義演一場。

全文請參閱157期《JET》。
issue SEP 2015 VOL: 157
2015-08-31 06:00:00
每粒字都享有應得的掌聲
熱情過後,才是真正的考驗。香港電視開台時,人人滿腔熱血,誓言以後對TVB一秒都不看,全力擁戴王維基的網上電視。開台劇《選戰》一播,人人上線上到死機,最緊要cap番張圖放上facebook以表立場。不過熱情就如潮流,很快便流走,很快便冷卻。一部《大時代》,雖則邊看邊說新不如舊,但就是這股熱潮,大家又重投TVB懷抱,並為她搭橋鋪路再創深宵煲劇時段,令她又可以輕輕鬆鬆加廣告費。

何韻詩,在上年雨傘運動中,是其中一位走得最前的藝人。行得前其實沒大不了,因為到現場影張相、嗌兩句口號,然後於社交平台post張相,呃Like贏光環的大有人在。何韻詩令人佩服的是她比人行得夠深且徹底,每日在網上發表的評論,以及留守到最後的畫面,已記下來成為歷史。當時大家都說會永遠支持何韻詩,以另一種方法延續抗爭。事隔差不多一年,大家熱情還在嗎?

那段抗爭看似告一段落,但觀乎近一年的「善後工作」,可以好肯定這條手尾會長過鉛水事件,會難搞過天津大爆炸,如果政府繼續視它為萬惡之源的話。故作戰者也要返回工作崗位,繼續生活,為長期作戰做好準備。何韻詩將理念注入工作,並將工作落區進行,開出《18種香港》計劃,在地鐵站跟途人Say Hi Bye,到街頭獻唱,還設立中途站,在伊館開show。沒有品牌贊助,更沒有信用卡優先訂飛,全憑大家踏踏實實排隊購票,慶幸大家熱情未減,結果6場門券售罄。情況有多艱鉅?即是今天有本雜誌說不靠廣告,單憑內容吸引大家去買書,以書價作為經營成本,結果本書賣斷市,聽起來近乎一段神話吧!

個唱內那些〈中東與綜〉和〈明張目膽〉已被廣傳,無論現場還是在YouTube看,都是精采好笑,但不得不承認它太搶鏡,搶到令大家對個唱事後感想的焦點也偏離了,所以在這不多談,反而想講講這次個唱製作中內藏的愛。伊館予人一種二奶場的感覺,上不到紅館才退而求其次,當事人亦明言曾兩度向紅館入紙被拒,所以轉換陣地。由於入場人數較少,門票收入大減,製作費自然要睇食飯。沒有華衣美服、沒有百萬煙火、沒有機關舞台,更加沒有數十人的大型歌舞。在這重重「限制」下,製作團隊只好用上最廉價,而又最易被忽視的心機去成其美事。華衣變成便服,沒所謂,反正省去的時間正好多唱兩首歌;煙火變成手機燈光,沒所謂,就算初二七一十一直播到家你都懶得開來看;機關變成香港今昔的生活片段,沒所謂,從未看過街頭巷尾的風光可以媲美山頂的明媚;舞蹈藝員變成Boyz Reborn和傘下爸媽合唱〈世界變了樣〉,更加沒所謂,而且由一眾年輕人不斷重複唱出「世界變了樣」這五個字時,竟有種感慨無言。

全文請參閱157期《J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