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SEP 2015 VOL: 157
2015-09-08 06:00:00

講究堅持及層次的愛 — 陳淑儀
有些事情是騙不了人的。
喜歡戲劇的,談起有關話題便會滔滔不絕;
喜歡喝酒的,拿起酒杯自然喝個不停。
碰巧,資深舞台劇演員兼導演陳淑儀演出近廿五載,依舊饒富趣味,
同時間每晚工作完畢後,又愛嚐杯威士忌,放鬆一下心扉。
如此愛酒愛戲劇,全因兩者均有堅持及層次,不斷讓他鑽研下去。

曾聽說過許多戲劇夢的誕生,大多是從小培養而成,偏偏陳淑儀在中學畢業後先當了個銀行職員,誤打誤撞地報讀表演課程。「與很多年輕人一樣,成長時我沒有甚麼方向,於是畢業後加入銀行,適逢有同事提議我去進修一下,我便拿了一本浸會夜間課程的小冊子來看,深感日間已厭倦了銀行的一切,不想修讀相關科目,直至揭開其中一頁,寫著『表演課程』,是何偉龍先生所教的,不知為何就想去玩玩。」回想過去,他自小喜歡看電影,一日可看三齣,在家中又愛看電視,就算全家人睡了仍要繼續看,才發現自己早有這種「戲劇癮」。

讀完那一年制的課程,何偉龍邀請陳淑儀加入業餘劇團,他亦覺得是時候吸收多一點,結果於1989年考入演藝學院,1992年畢業後正式入行。「當年拍了一套由梁朝偉及吳倩蓮主演的電影《哥哥的情人》之後,再沒有人找我拍東西,直至1994年才獲高志森邀請加入中英劇團,正式做全職舞台劇演員至今。」那92至94年間做過甚麼?原來他曾經返回銀行做兼職,亦做過傳呼台。「沒辦法,當時戶口沒有錢,更要開口問阿媽拿錢生活,情況維持了一年多。」當年的經歷一度令他離開劇場,但機會再度來臨,他沒有放棄,堅持自己擁有的「戲劇癮」,直至今日已成了極具份量的劇場代表。

堅持舞台
眼見不少舞台劇演員因劇場發展艱難,從而轉到電影或電視圈,偏偏陳淑儀一直留守舞台,閒時才以玩票性質參與電影演出。「現實生活怎樣都好,鮮有一份工作能夠短暫離開自己,讓你有兩小時的時間進入另一境界和世界,落幕後則返回現實。試問有甚麼工作可以這樣?或者做間諜啦!」只可惜,舞台劇依然小眾,他也有點慨嘆。「提起香港舞台劇演員,你能夠說出甚麼名字?謝君豪?潘燦良?他們都是和我同年,甚或比我更年長的。到現在,說來說去還是黃秋生,他是演藝學院第一屆畢業呀!」他細訴如果政府沒有政策支援的話,舞台劇的未來發展確實
艱難。

談及未來發展,陳淑儀從何偉龍手上接手了「團劇團」後,銳意吸引年輕觀眾。「很多中年人說以往有看過我的演出,可惜要發展事業及家庭,現在不去看了。我想吸引多點年輕觀眾入場,因為他們需要在那個年紀去看舞台劇,從而理解生活、理解自己、理解別人。」難怪他現正上演的新劇《天使撻落新.都城》,也起用了一些年輕演員。「這齣舞台劇是黑色寓言喜劇,所表達的訊息並不年輕,但我嘗試用像兒童劇一樣的手法,變得很playful,希望讓觀眾更易明白。」

愛的層次
從事戲劇二十多年,是甚麼令陳淑儀對戲劇毫不厭倦?他說人生就如烈酒一樣,富有幾個層次。「首先,做每件事都要有滿足感,否則不會追求下去。年輕時,我想證實自己,找一件自己擅長的事情,起初我談不上喜歡戲劇,只是別人覺得很難,但我很易做到卻覺得只是玩玩而已,其後想追求多點,渴望繼續得到別人及自我認同。」只不過,就像很多人一樣,到了三十歲關口,總會遇上樽頸位。「我加入中英劇團大約兩年後,覺得自己沒有突破,得不到最初那份別人的認同,感到有點lost,結果我去了外國進修,遇上戲劇老師Philippe Gaulier,重新認識自己並真正愛上戲劇。」

做人講求層次,亦會用酒去比喻人生,皆因陳淑儀確是一名愛酒之人,他自言每天都會喝酒,其酒齡長達數十年,更迷戀過不同類型的酒,包括拜神用燒酒、啤酒、紅酒等等,唯獨近年最鍾情威士忌,他更笑說上一齣戲的排練過程中,整個團隊就一共喝了七支威士忌。「容許我拋書包說句,古希臘悲劇裡就有酒神戴奧尼索斯。酒精對創作絕對有幫助,令人有inspiration,可以放鬆一下,開放一點,說話多一點,整個人會活一點。除了生病之外,我幾乎日日都會喝。」

難得陳淑儀對創作的堅持,是成就美事之本源,訪問中他也同時呷一口Highland Park 18年單一麥芽威士忌一樣。從1798年至今,也一直堅守理念,在完成陳釀後,再次讓酒液與橡木桶作最後一次相互融合,務求創造出別樹一格的風味。難怪2005及2009年被Paul Pacult在《Spirit Journal》推舉為Best Spirit in the World。就是這種堅持,我們才有好酒品嚐;也多得陳淑儀的堅持,我們才有好劇咀嚼。■
issue SEP 2015 VOL: 157
2015-09-07 06:00:00
無話可說的香港人
《無話可說》是八十後藝術家周俊輝最新個展的名字。第一次認識周俊輝這個名字,是在The Pawn(和昌大押)重新裝修後的酒吧內看見他的畫作,借用了《少林足球》及《阿飛正傳》兩幅「電影截圖」來創作,印象很深。直到最近,得知他在漢雅軒舉辦最新個展,看了幾幅畫作,就覺得真像主題一樣「無話可說」。我的「無話可說」,是因為他幾乎用了展覽來說出我(亦希望當中包括很多香港人)的感覺,其中《細路祥》的幾幅作品,事隔十五年依然深刻。

周俊輝作為藝術家,當然有話想說啦,他將展覽取名為《無話可說》的原因,一是對現實無奈的反應,二是需要假借寓言寄託不能直言的,三是因為寄語一個有距離的側面,更能準確描繪眼前的一切。於是他將展覽分為三個部分:第一部分是描繪的是來自手提電話WhatsApp、Facebook、WeChat等傳來的圖像,選取的故事大都是關於欺騙與被騙;第二部分是為人熟悉的「電影繪畫」系列,從電影選取一些暗示今天社會政治的畫面與對白,如電影《讓子彈飛》原本就充滿象徵性的場景,觀眾不停猜測其中的隱喻意義,亦如第一部分作品,同樣關於欺騙與被騙;第三部分則借用北韓金正恩的形象來造一件混合材料的作品。

第一部分的《手機截圖》系列,恰恰是現今網上你我看到的日常事,不管是猜猜我是誰、幫忙買點數卡,到最近的冒充中聯辦致電的騙案,周俊輝的作品簡直是入心入肺,讓我們更深刻地見識到造假現象的嚴重程度。不論是大陸媒體以《星球大戰》的電影截圖來宣稱中國擁有保護南海的重型武器,或者是北韓媒體宣稱官方已經成功派國民登陸太陽,造假無一不令人咋舌。它們原本是作為「真新聞」被傳媒報道,後來都被網民拆穿並在網絡上貼文討論,只可惜我們依然生活在造假之中,騙徒無法無天,避也避不開。至於第三部分有關北韓的一切創作,表達那裡充斥著造假、荒誕與失實,不用多提吧。

全文請參閱157期《J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