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JAN 2016 VOL: 161
2016-01-07 12:13

2015年的快樂回帶

2015年的快樂回帶
你的唱片如何,你的日子也必如何。2015年聽過的唱片有很多,落筆寫過的也不少,可是真正稱得上喜歡的,原來寥寥可數。
一直喜愛黑人音樂,近年在Indie圈冒出頭來的黑人歌手,也令我聽得歡樂無限。在Indie圈打滾的黑人音樂人素來不多,可能是物以罕為貴,這些年來所曾出現的A.R. Kane、Bloc Party、The Dears、Lightspeed Champion等等,全都留下美好的回憶,今年也有兩張Indie唱片讓我不斷回味,先有由Yannick Ilunga化名而成的Petite Noir,這位比利時男生,求學時期最愛Heavy Metal之音,後來卻深受Kanye West那種集各家大成的Eclecticism風格所感染,使他開始了黑白音樂混合之路,其首張個人專集《La Vie Est Belle》是張瀰漫著濃濃Hypnotic氣息的唱片,是Post-Punk,是Goth,也是Punk Funk和Neo Soul,那界線糢糊的作品,與其說他像Indie色彩外衣的Kanye West,倒不如說新生代就是這樣子,沒任何音樂風格上指定動作,一切隨心所欲。


至於來自美國Hipster廠牌Captured Tracks旗下的Boulevards則是另一驚喜,雖然他是該廠牌首位簽下的黑人,但相對八十年代4AD簽下由黑人Dream-Pop樂隊A.R. Kane和跳舞組合Colourbox所組成的side project M/A/R/R/S,震撼力當然沒法相提並論,畢竟現今種族歧視上有丁點兒進步,所以素來以白人Indie Kids為發展市場的Captured Tracks找來黑人唱作人Boulevards時,有點驚訝卻不至於無言以對,而他的曲風跟Captured Tracks招牌式爽勁Indie Rock毫無關係,從他的首張EP《Boulevards》中,全是典型的黑人音樂,有Soul、有Disco又有Funk,加上他一身有如雜誌model般的street wear形象,一向與潮流並肩的Captured Tracks找上他變得不是奇怪事。


除了新生代的黑人音樂人外,2015年聽得最起勁的無疑是Tame Impala新作《Currents》。作為樂隊第三張專集,這碟中他們離開了先前兩張專集中最擅長的Psych Rock領域,來到陌生的Groovy世界,冒如此大風險的確不容易,幸而這一鋪他們賭贏了,《Currents》成為Tame Impala最好賣的專集,在家鄉澳洲和鄰近紐西蘭的流行榜稱冠,而英美兩地分別成為第三和第四位,可喜可賀。《Currents》中布滿流水行雲的Groovy聲音,令人聽得開懷,而MV亦是這碟另一成功賣點,從這碟抽取出來的三首單曲〈'Cause I'm A Man〉、〈Let It Happen〉和〈The Less I Know The Better〉的MV都令人眼界大開,尤以後者為甚,由CANADA操刀的MV,那些有趣的性暗示,是真真正正用影象說故事,那不是純粹坦蕩蕩地去直述件事,而是給人帶來無限的想象空間,高手的確是高手,成了2015年最愛的MV。■

《Core》Dilly Dally
看見加拿大樂隊Dilly Dally首張專集《Core》的封面設計,不用多加思索,那染血的紅唇與粉紅舌頭,已想像得到他們是隊走重型路線的樂隊。一行四人的Dilly Dally,重心是兩位女成員:主音歌手兼結他手Katie Monks和結他手Liz Ball,少女迷上型男是理所當然,而她倆最愛的是Kurt Cobain、Pete Doherty和Christopher Owens,不過Dilly Dally並非直接受以上三個經典名字所影響,從樂隊all black造型,便知道他們愛粗獷的聲音,那Grunge與Pop的巧妙結合,嘈吵也流暢。

《Monastic Living》Parquet Courts
雖然不斷有人惡意批評新生代跟懶散畫上等號,但事實卻不是如此,像來自美國Brooklyn的Indie Rock樂隊Parquet Courts,他們可謂極之勤力,於2010年組成至今新作不斷,去年已一口氣發表兩張專集《Sunbathing Animal》和《Content Nausea》,今年再接再厲推出加盟英國Indie名廠Rough Trade後的迷你專集《Monastic Living》。有別於從前熱血和直接的Indie Rock,大部分是純音樂作品的《Monastic Living》換上Experimental色彩的樂曲,可見他們不僅是快,還有怪的一面。

《Elaenia》Floating Points
英國Manchester的確是有趣的地方,這工業城市除了擁有兩隊打崩頭的足球勁旅外,音樂發展也極之蓬勃,經典數不完。雖然電子音樂稱不上是當地的核心,但The Future Sound Of London、808 State等也絕對有資格稱為經典,至於由Sam Shepherd化名而成的Floating Points,則是近年最受注目的曼城電音,一直以DJ發展為主的Sam,來到創作自家音樂時,四出收集原裝的Vintage Synth,利用這些Analogue樂器,他建構出古怪又迷離的電音,時而Krautrock,時而Techno,刺激非常。

issue JAN 2016 VOL: 161
2016-01-06 16:03
Top 5 Albums 2015

CAllStar《生於斯》
CAllStar的感覺愈來愈複雜,首先對幾位沒多大感覺。直至2013年的《Cantopopsibility》,一張純為廣東歌發聲的專輯,不單令人聽得熱血流動,當中還以情懷、哀愁、幽默等,作多角度敬禮。來到今年,繼年頭推出一張跟不同單位合作的EP《Collab Star》後,這張《生於斯》似乎才是CAllStar今年的主菜,一張送給香港的專輯。〈上車咒〉、〈門常關〉好容易就對照到想講乜,〈紅館夢〉歌名有點老氣,今時今日港台都唔用,但歌詞還可在舊題材中找新角度,聽落不俗。唱片公司選了〈逾越生死〉及〈后會無期〉做主打實在無可厚非,但個人還是愛像詩一樣的點題作〈生於斯〉,副歌的弦樂伴奏令歌曲壯大起來,既可形容大家對城市的情緒波動,也可比喻生於斯的你我開始要壯大起來面對變天。或許是題材敏感,相比《Cantopopsibility》,這次想說的比較含蓄,但在雙方已撕裂到難以修補的今天,走中間路線實在要有一套技巧。


鍾舒漫《True Instinct》
人人都說愛8、90s,能夠為舊物注入新元素的,才愛得大方得體。Sherman是個8、90s狂迷,今次便身體力行,用一張EP去紀錄這個大時代。先來「蕉蕉聲」的跳舞作品〈改潮換代〉,那種合成電子鼓聲,一聽就歸位,更巧妙地用來投訴大家創意生銹。〈自信踭〉是模仿早期原汁原味的R&B,沒太多花巧編曲,演繹上亦重拾一份濃濃的都市感覺。更見驚喜是一首〈沉默的對話〉,向一眾配有旁白或劇場版的舊經典致敬,但這首歌比〈天各一方〉、〈留給最愛的說話〉等舊作更貪心,它要邊讀邊唱,編曲上還加入馬路聲,就如同你講故事一樣,情緒一到便跟你唱兩句。這做法稍一不慎,便成為YouTube大熱短片「音樂故事」般搞笑,但今次出來是成功的。廣東流行曲需要的新刺激,在這張碟都可以找到,而且是從舊物提煉出來的。


李拾壹《小人物語》
碟名語帶相關,似乎歌者非善男信女。實情李拾壹傾向同你邊笑邊講心聲,他甚至沒有大道理要分享,純粹由年輕人視野唱出所見所聞,想了解何謂「廢青」?這裡是入門。〈小李〉是自我高歌,也是為時下部分年輕人發聲,不代表下下都要親切問候,因為歌詞中的少,是少理個少。是否凡事得個講字,我愛你你咪理就是「廢青」的全部呢?李拾壹也有自己一套,全碟最後一首歌〈自信一小事〉就是從生活中得出體會,日常看似不重要的堅持,其實持之以恆,就會累積成自信心,在有需要時自會爆發出來,鼓勵自己站在正確位置。其中一首〈十個放火的少年〉更是向達明的舊作回應,可悲是廿幾年後,場火還是救不了。


農夫《你而家冇,但係將來會有(上)》
唔係因為陪Do姐去旅行陪得出色先醒起兩位,早在年中時已覺得這張EP過癮抵死,而且得四首歌,次次都聽到到喉唔到肺。還好講明是上集,期待來年的下部曲又可以玩乜。唱自身的〈全新派台作品〉,人人都問兩位幾時出新歌?其實歌早就派台,只係大家唔再留意樂壇。至於問你幾時出碟呀?亦已淪為「得閒飲茶!」級別的寒暄說話,得個講字。〈Sam歌〉似是惡搞歌,其實是一首時代曲,想當年Sam Hui的廣東歌叫人大有共鳴,正好代表一代人的心聲,但30年後再聽,那些鼓勵勸勉發奮的說話,成為大中華膠的代名詞,深感唏噓,許冠傑的歌成為兩代人的分水嶺。其實今日聽〈獅子山下〉都一樣,當中價值不變,要怪就怪被人濫用和騎劫了,變了質。正如黃耀明講過,我們好應該重奪歌曲的話語權,不要任意被人踐踏。


盧凱彤《Pillow Talk》
初聽這張專輯,談不上有很切身的感受,只能說這是張很dark side的專輯,聽得人渾身不自在。直至上個月看過《29 Live》,似乎對於她當日的狀況有更深了解。2013年患躁鬱症期間,Ellen除了為電影做配樂之餘,也開始製作這批demo,可以說這些歌是陪伴她心情起伏跌宕的。全碟第一首歌就是〈發抖〉,無助得要命的感覺,那種暗黑力不是講潮講型刻意強裝出來,當它發自內心時是相當吃人的。特別愛聽〈16〉的凄美感,哀怨得欲罷不能。〈天色很暗〉是結尾作,當日聽,知道是想表達病癒後的脫胎感,但實在未夠灑脫。直至後來為個唱創作的主題曲〈29歲的遺書〉,切切實實地演繹一份豁然開朗,相比之下,這才算是一個完整的終結。很想,很想將這首〈29歲的遺書〉也放進《Pillow Talk》作為結尾,讓她們大團圓BBQ。■


Text : Patrick 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