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MAR 2016 VOL: 163
2016-03-15 13:03

The Macallan x HKPhil《欣賞活著的藝術》Jun MÄrkl


Text : Irving / PHOTO : Jack]


國際知名指揮家Jun Märkl以演繹出法國二十世紀交響樂章精粹而著稱,
但有趣的是,他是個沒有法國血統的德、日混血兒。
然而,他也像不少銳意創新的二十世紀法國作曲家一樣,
在德國主流古典音樂大師的影響下,
真正領略到法國交響樂那感情洋溢的繽紛色彩。


指揮是要激發演奏者
指揮,是管弦樂團演奏的大腦,領導一眾樂手將手中樂器發揮盡致淋漓的完美演繹,人說,指揮家的樂器便是一整個管弦樂團,而Jun Märkl則認為指揮家不單獨要具備一般所謂彈奏的概念,「最重要是激發演奏者,指揮家的腦袋要比演奏者先走一步,還要預視下一分鐘將發生的事。」

活著,就是不一樣
說古典音樂是一種活著的藝術,因它每一刻都可有不一樣的演繹,每次演奏都是全新的,比其他藝術媒體如繪畫或雕塑等更具生命力,作為指揮家的Jun Märkl最明白箇中真諦:「我們的音樂(古典)是很不一樣的,因應不同的場館、管弦樂團、日子、甚至場合,音樂聽起來都不一樣,我們亦會緊隨聽眾作出不一樣的反應……在某程度上你更可創造你自己的演奏體會,(在每場演奏會中)你可有不一樣的焦點,今天或明天看同一演奏曲目,所聽到的都可能不一樣,聽眾與演奏者直接互動及相互影響的感受,是最為獨一無二的。」

音樂本無國界
音樂本身也應是沒國界分野的,於德國成長及接受正統音樂訓練的Jun Märkl,向來鍾情法國音樂,尤其當他走到法國工作後,更是沉醉其中:「我一直很喜歡法國音樂,因它擁有豐富的色彩及細緻的質感,所以當里昂國家管弦樂團聘請我時我真的很高興,當知道我要擔任音樂總監,我便開始仔細地探究二十世紀法國音樂那獨特之處,然後對德布西作出了深入的研究,之後更做了一個大型的德布西錄音項目。」說的是他灌錄的一套德布西作品唱片集。「因在法國工作,從而亦發展出對法國文化的熱愛,正因如此,我真正深入了解到,是甚麼東西讓法國文化能那樣與別不同,這亦是我與樂團要必須共同努力演繹出來的。」

重頭戲碼The Macallan Bravo Series
Jun Märkl將為我們傾力演繹的,便有同樣具備浪漫情懷的拉赫曼尼諾夫《第二鋼琴協奏曲》,這是4月香港管弦樂團The Macallan Bravo Series的重頭戲碼,他將首次與鋼琴家Anna Fedorova合作演出此樂章,「無可否認這是極之出色的鋼琴協奏曲,我想強調拉赫曼尼諾夫兩項獨特之處,他既是一位偉大創作者,創造出能讓管弦樂團與鋼琴一同演繹的優美旋律,同時亦是一位出色的鋼琴家,他創作出樂章中非常艱澀的鋼琴部份,但又同時能與管弦樂團交融,這可是非常優秀的……一方面它很浪漫,另一方面它又很現代,因拉赫曼尼諾夫把結構融入其感情之中,從古典方向說我們是先有音樂結構,然後才放進感情,但拉赫曼尼諾夫卻以感情為先。」Jun雖建議我們到時「只要安坐下來欣賞這美妙樂曲便可」,但我們又怎會不期待著他與Anna Fedorova將擦出的合作
火花呢!■

issue MAR 2016 VOL: 163
2016-03-08 15:52:05
時尚與音樂就是這樣的親蜜

Text : 月鳥

時尚與音樂之間的關係,一直糾纏不清。不論是由誰人擔任設計總帥,Dior Homme仍然奉行音樂政策,從前Hedi Slimane比別人行前一步,找來最Hip的歌手樂隊製作fashion show配樂之餘,還會找他們擔當模特兒,Razorlight、Eight Legs、These New Puritans等都是其得意之作;及後領導換人成Kris Van Assche,服裝設計風格有所分別,然而強烈音樂主導的性格卻依舊,2016 S/S廣告中看到The xx主音歌手Oliver Sim的蹤影,再配合The xx創作大腦Jamie xx的個人作品《Stranger In A Room》,黑暗低調的搖滾時尚就是此模樣。




高級的Ready-to-wear布滿音樂元素,而平民大眾的street wear也盡是音樂。Hip Hop大紅人A$AP Rocky兩張專集《Long. Live. A$AP》和《At. Long. Last. A$AP》都先後成為美國Billboard榜的冠軍,不但音樂深受年輕一代歡迎,其衣著風格亦然,除了有其自家名義推出的服飾產品外,又有出道以來一直合作無間街牌Black Scale,早前連沉寂多年的美國品牌GUESS,也找他來打救,兩個單位合作重塑GUESS於九十年代的街頭潮流高峰,當logo由GUESS變成GUE$$後,感覺好像young起來,是事實好是錯覺也好,潮流這東西有時就是這樣膚淺。

《Everybody’s DyingTo Meet You》Flowers

雖然永遠萬變不離其宗,但是對於帶點純情DNA的英式Guitar-Pop,我還是義無反顧地愛上。倫敦三人樂隊Flowers於2014年發表的首張專集《Do What You Want To, It's What You Should Do》,經由前Suede結他手Bernard Butler操刀下送上瀰漫著濃濃Vintage色彩的簡樸Indiepop之音。事隔年多後,Flowers的第二張專集《Everybody's Dying To Meet You》人臉依舊,換上新監製Brian O'Shaughnessy,復古氣息依然,卻多了幾分The Jesus And Mary Chain式的動人結他噪音。

《The Price Of The Ticket》 Wendy James
曾幾何時,Wendy James是英國最受歡迎的sex symbol,她那金色的秀髮,配上狂野的個性和磁性的腔調,還有其所領導樂隊Transvision Vamp野性的Rock N Roll,令她紅極一時,可是隨93年的個人專集《Now Ain't The Time For Your Tears》後消失於樂壇中。數年前忽然回歸,現時已是50歲的熟婦人,從剛發表的第三張專集《The Price Of The Ticket》,音樂依然是充滿怨味的成熟Ballad曲調,反之半裸上身的唱片封面比音樂更教人意外,沒想過她徐娘半女才坦蕩蕩展現人前。


《Life Of Pause》 Wild Nothing
由Jack Tatum化名而成的Indie Rock一人樂隊Wild Nothing,一直被視作Hipster的先驅分子,加上身處於Captured Tracks廠牌,令他更難擺脫這稱號。話雖如此,Jack依舊努力地替Wild Nothing洗底,前作《Nocturne》遊走於Dream-Pop與Indie Rock之間,風格紮實;新作《Life Of Pause》更見大刀闊斧,跟Swedish-Pop樂隊Peter, Bjorn & John與Swedish Radio Symphony Orchestra合作,還有Shoegaze前輩樂隊Medicine主腦Brad Laner協力,一改作風,令整張唱片變得多元化。

全文請參閱163期《J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