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2016-09-20 13:14:03

《屍殺前傳:首爾站》:無「家」可歸的喪屍

Text: Nic Wong

請注意,一列偏向釜山行的《屍殺列車》,現已衝破香港最賣座韓片紀錄,承接喪屍的一口氣勢,推出動畫前傳《屍殺前傳:首爾站》,貴為導演延尚昊拍《屍殺列車》前已埋首完成的作品,大抵可以了解更多喪屍的內容,但緊記只是知多一點點,而不是完完全全的揭開。然而,導演那口氣是一樣存在,上次講人性自私,今次談論愛回家。如果人人好地地留在家中,或許有一線生機,但故事講述一班露宿者無家可歸,又或者離家出走的,有家歸不得,到最後連國家都不當國民為家人,真正無家可歸,只有淪為喪屍的下場。

《屍殺列車》的前一晚?

先講解這個前傳與《屍殺列車》的關係,時序是《屍殺列車》的前一晚,有一個久久沒人理會的露宿者,不知在何處被咬,然後慢慢變種,繼而在首爾站及周邊地區發癲喪咬途人,慢慢擴散開去。當屍毒迅速蔓延,軍方立即封鎖首爾,實行有殺錯冇放過;被困的市民逃生不得,求救不能,既要與喪屍搏鬥,又要躲避軍方屠殺。一直傳聞,動畫版女主角是《屍殺列車》上的第一位喪屍,這卻是極大的誤會,只因為兩個角色都由《陽光姊妹淘》女星沈恩京演繹及聲演,但角色其實並不是同一人。

露宿者往哪裡走?

故事講述,女主角是離家出走的少女,沒錢交租,更被男友將其睡相放上網作援交廣告,好讓他們賺錢交租,繼而她的「老爸」遇見女主角的男友,只可惜此時男女雙方已經分開兩地,各自逃難卻又想找到對方。街上喪屍超多,他們沒有家,只能繼續走避,更多露宿者也是一樣,無處容身,走到警察局又被趕走,所以一個個都被咬變喪屍,或者《屍殺列車》上的露宿者大叔,就是唯一一個從《屍殺前傳:首爾站》逃生的生還者呢。

國民不是家人?

導演的心態很明顯,當全世界都以為南韓尤其首爾很先進,但原來Samsung手機真的像Note 7名字一樣爆炸,風光華麗背後,首爾站竟然有這麼多露宿者,而且人人如此冷漠,執法者漠視途人的訴求。最後,南韓警方和軍方更不視國民如家人,不只隔離他們,任由他們自生自滅自行被咬,結果更開槍射殺,當國家沒有了家,就只能做喪屍了。

家不成家?

在盡量不劇透的情況下,最後一段主角們逃到一個示範單位的展銷廳,這是一個另類的「家」,是眾人最希望住進的夢想家園,但最終卻是家無寧日,有了這個「家」又如何,還是要自相殘殺,家不成家,唉!

 

更多南韓社會電影…

唉過哭過,前路還是繼續走。多得《屍殺列車》主角孔劉(前稱:孔侑),大家才關注他的前作《無聲吶喊》,講述當地聾啞學校的性侵犯及暴力對待案,繼而引發出官警校黑的勾結,更說甚麼「昨日南韓,今日香港」的論述,但實情更似香港的南韓電影,是《逆權大狀》。警方屈得就屈,司法制度蕩然無存,但宋康昊飾演的律師,極力在法庭內外為弱勢伸冤,反射出當年的南韓民主歷程。除此之外,《逆權師奶》亦是好例子,講述超市裡的合約員工遭無理解僱,後來一起佔領超市,引起公眾關注等等。幸好南韓尚能拍出這種電影,香港呢,不知何時會有一齣關於橫洲的電影呢?或許,先重看《竊聽風雲3》吧


issue SEP 2016 VOL: 169
2016-09-13 16:18:28
52Hz,最寂寞的頻率

我們都寂寞。活於城市,即使身邊出現很多人很多事,需要的交集多得令人疲累煩厭,每個周末酒吧中都高朋滿座,生活理應很充實,物理上我們並不孤單,心靈上卻時不時都感到寂寞。

寂寞很難用言語形容,當數十良朋圍住自己卻感到寂寞時,連自己都會感到過份。如果要找個最貼切的形容,那大概是《52-hertz whale》的故事,你可能已經聽過。

 

Text:Raymond Mak

 

52-hertz whale來自2004年New York Times的一篇文章,顧名思義是發出52hz聲音的鯨魚,鯨魚會唱歌,這大家都知道,在太平洋的海軍每日都探測到這獨一無二的鯨音。最令人傷感的是,這鯨音來自單一源頭,這麼多年來每日游幾十公里,卻始終沒有找到同類回覆。

 

這就是52hz的真實聲音,因為很低頻,有些耳筒或喇叭會聽不到。

 

看到這條鯨魚的故事,寂寞的人應該就有共鳴,我們很少直呼自己寂寞,雖然並不突如其來,但總是偶然發現內心空洞洞無法填補,除了自己一雙膝蓋並沒其他東西可以緊抱。原來我們就是那條鯨魚,整個太平洋也沒有完全合frequency的同類。因為太直插核心,這故事曾引起過創作潮。

 

陳綺貞跟鍾成虎、陳建騏組過一隊樂隊The Verse,唱過這首〈52赫茲〉。「沒有人聽見 我在唱著 生命的寂寞」很到肉。

 

也有大量插畫作品

 

 

有團隊為找尋鯨魚拍攝了《52: The Lonliest Whale in the World》紀錄片,而後更成立了基金,將力量推廣至保護海洋的運動上,詳情可以看:http://www.lonelywhale.org/

 

 

終於說到戲肉,這條最寂寞的鯨魚也啟發了魏德聖拍攝電影《52Hz,I love you》。魏德聖的寂寞來自電影,從他一開始拍《賽德克·巴萊》短片,找不到知音人,再到《KANO》去北美巡迴時發現,其實當地很多台灣人都在等待這種電影,卻互相難以觸及到,彷彿兩條鯨魚在不同的海洋游盪,這就是他的苦悶。這兩次經驗,就是魏導對於《52-hertz whale》這故事的領悟,鯨魚可能沒辦法,可是人與人之間卻可以主動築起橋樑。他拍《52Hz,I love you》就是要成為這道橋樑,以歌舞劇的形式,歡樂的氛圍,鼓勵世人繼續找尋相同頻率的人,你是鯨魚,遇上的可能是一隻貓。同時也一洗台灣電影的孤獨感,將會先到海外巡迴,以52hz回應52hz,找到彼此的存在。

魏導在《海角七號》時已拍過有關音樂的電影,但事先聲明,《52Hz,I love you》音樂感會更重,接近音樂舞台劇的形式,不過暫時一切仍然保密,包括演員陣容也未對外公布。電影找來插畫家貓靈創作紀念套票,簡單而溫暖,從中可以把電影的感覺看到個大概了,香港將會在2017年情人節檔上映,拍得如何尚待分解,但魏導已經給我們太多次驚喜了,沒理由不期待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