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2017-03-03 21:50:01

《槍狂帝國》(Miss Sloane):遺珠與奶媽

Text: Nic Wong

特首戰每日罵街,鬍鬚奶媽大鬥法,黎根近距離食花生,至於入閘失敗的,就只能夠食提子。看《槍狂帝國》(Miss Sloane),恰恰是戲如人生,政壇過招,好聽點是遊說,直接說是抹黑、出賣、威逼利誘層出不窮,日日上演,不斷發生。

《槍狂帝國》被公認為本屆奧斯卡最大粒滄海遺珠,至少值得入選最佳電影最後9強,而Jessica Chastain也應該獲得最佳女主角提名(個人而言,她的演出勝過Emma Stone,但不及Isabelle Huppert)。究竟是否真的如傳聞所言,槍械管制議題受到奧斯卡排斥?我不知道,但當最佳電影都頒錯,奧斯卡有甚麼不可能?又可能,唔怕生壞命,最怕改壞名,全套戲只有兩下槍聲,卻不是朝著女主角而射,怎能叫做《槍狂帝國》?

故事女主人翁Elizabeth Sloane說了好幾遍:「遊說在於洞悉先機。先預測對手的下一步,然後先發制人。勝者總會快對手一步,在於出其不意,攻其不備。 」其實人人都識,問題是,如何做到?

片中的Miss Sloane看似是為錢為目標不擇手段,任何人都可以出賣,其人物設定確是無父無母無另一半,她早就說社交圈子要小,結果她所做的事,不在於攀關係,不引誘對方做交易,卻是洞悉先機而直接利用或出賣別人。這一點與看慣美劇像《House Of Cards》系列,稍稍不同。

要爭論之處還有很多:美國體制與香港不同;香港沒有槍械管制的爭議;Miss Sloane要擁護的是槍管法案反拉布,與我們香港民主派常見的拉布阻止惡法,立場正正相反。而且,美國參議員尚有些禮義廉,轉軚要有原因,亦講求民意,不像香港那些極速變臉無恥小人,尤其功能組別某些議員,尸位素餐。

電影以Miss Sloane的視點出發,當初觀眾多少會認同她,慢慢又覺得她自私又可恥,自大又可憐。老實說,好幾次覺得她很像香港那位奶媽,為了達成自己的目的,不惜出賣可能是唯一的朋友,置對方於死地,正好與今天社聯選舉論壇台下長者發言所指,她很霸道,戥周永新教授唔抵。

當然再看下去,Miss Sloane的原意並非如此,當然最終如她所言,手執皇牌攻其不備。看到最尾,正義的她真是她媽的奶媽上身,說了句:「自毀事業,總好過被事業毀掉。」難道我們怪錯了好人,奶媽其實是正義之師,一切只想推倒重來,正在摧毀(片中所寫是「殲滅」)自己幾十年來公僕的事業嘛?或者成就國家大業,迎來大多數人深表支持的鬍鬚特首?

2017-03-02 17:05:23
《迷幻列車2》(T2 Trainspotting):你有你屍殺,我有我迷幻

Text : Nic Wong

吸毒不對,正如打人不對,無論先撩抑或被挑釁,任何人犯法就當受制裁,知法犯法好應該罪加一等,何況公眾等待公義審判日老早超過兩年,沒有時間觀念,沒有公平概念,如何執法?

《迷幻列車》從來都被人偷換概念,被曲解為教唆吸毒。要知道,電影中的毒品,實際上是一項工具、載體,要沉迷的話,公然聯朋講粗口、拳打腳踢一個手無寸鐵之人,都算是一種毒藥。21年前,主角不就是想逃避現實?老老實實,哪一位不想做好人?如果有樓才有高潮,哪一位不想有高潮?問題是,面對現實很慘呀,原來吸毒好過清醒,沉淪好過白白等死。主角掙扎過,嘗試戒毒又再吸毒,見證吸毒禍害後成功戒毒,但真實人生戰鬥來了,就算重過新生活,豬朋狗友都會來搞你。

21年後,正如當年所言:音樂改變了、毒品改變了,男女也改變了,相信連那個蘇格蘭最cheap的廁所都改變了。想當年主角慨嘆,蘇格蘭沒甚麼好,就只有新鮮空氣,但新鮮空氣改變不了甚麼。怎料廿年過去,證明蘇格蘭人最清醒,極力爭取脫英留歐,原來新鮮空氣真的很有用,相比北京的大腦們統統吸霧霾吸到頭昏眼花,咁叫好打得?

《迷幻列車2》重臨,那不是《屍殺列車》,並沒有真正的一道「列車」,沒有明顯的喪屍追殺,沒有逼切的逃生需要,但不提高警覺的話,難保隨時有人縱火,有人突變喪屍,有人阻塞交通逼你塞車。有時候,命運安排你上不到車,可能好命過中六合彩呢。

唉,我們這一代都老了,《迷幻列車2》就像《美國處男》第4集一樣,麻甩仔變成麻甩佬,很多東西改變了,但唯一不變是依然渴望反叛、渴望迷幻。迷幻不是罪,其實自以為眾人皆醉我獨醒,才是死罪一條。

《迷幻列車2》3月2日上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