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FEB 2018 VOL: 186
2018-01-29 18:09:33

《忘形水》:浪漫到忘形

Text : Nic Wong / Photo : 2018 Twentieth Century Fox

今屆奧斯卡,最多提名是《忘形水》,13項,歷年來僅次於奪得最高14項提名的《星聲夢裡人》、《鐵達尼號》及瑪麗蓮夢露主演的《四面夏娃》。

歷史上,從未試過有一部電影,能夠奪得威尼斯影展最高榮譽金獅獎,同時奪得奧斯卡最佳影片。對上一次差點做到的是,2005年《斷背山》,最終失落奧斯卡。

再說歷史,能夠同時獲得歐洲三大影展其一的最高榮譽獎和奧斯卡最佳影片,就只有1946年《醉鄉遺恨》(The Lost Weekend)、1955年《君子好逑》(Marty),以及1989年《手足情未了》(Rain Man),不過,今年《忘形水》有機會了。

莫非真是「啊 ~ 給我一杯忘形水 換我一生不流淚」?戲名改得怪,事實上電影也很古怪。啞巴清潔女工做主角,因為講不出聲,所以被選中清潔折磨水怪血跡的實驗室,怎料她竟然愛上了那條似人非人、似魚非魚的水怪,每日清潔就播音樂、請水怪食烚蛋,以及指手劃腳。

啞口無言完全沒問題,兩樣物種一刻戀上無聲仿有聲,和情人緊緊擁抱來代替講話,其後戲劇性地逃出實驗室再離開啞女屋企,水怪第一時間竟然走去戲院看經典愛情電影,這種說不出的浪漫,難怪獲得重視藝術文化的歐洲威尼斯影展高度認可,現在更看來有機會俘虜美國影藝學院的各大評審。

結果,歷史能否被打破?建議大家先看一下,再作評論。我卻大膽推測,《忘形水》大有可能在最佳影片上敗給本屆另一大熱《廣告牌殺人事件》,但墨西哥導演Guillermo del Toro或可順利得到最佳導演,與兩位早已揚名的同胞Alfonso Cuarón和Alejandro González Iñárritu睇齊。打和,Super!

《忘形水》(The Shape of Water)
上映日期:2月1日

2018-01-28 20:31:01
《跟住矛盾去旅行》: 少女很可憐,大叔很可恥

Text: Nic Wong

新聞很清楚,周庭被DQ,今朝她力抗「老對手」,還莫名奇妙地被屈為三合會成員。這時,我特別想起當年她們二人的ViuTV節目《跟住矛盾去旅行》,一個少女真心,一個大叔假意,很嘔心,也相信她很後悔當日答應拍攝。只要看看那條不知廉恥醜陋的男人成魔之路,無論耶穌基督還是觀音菩薩,肯定不會放過他。

想當年,那何君還未完全化成妖孽,尚未講出殺無赦後拗底,還未被踢爆只有執葉資格,亦未被揭露他信基督又拜觀音的同時,他尚且扮開明不知醜地賣萌氹女僕。

另邊廂,周庭只是個哈日少女,與核突大叔同遊日本拍旅遊節目,面對歪理謬論連篇,肯定不是味兒,時至今日,妖孽更加不知廉恥,無間斷地大蝦細。是誰逼迫香港這班後生仔女急速成長,一晚長大?好好的做個少女,嘻嘻哈哈拍下拖、行下街,不好嗎?為何她要迫不得已地投身政治渾水,讓整個香港的妖魔鬼怪指指點點,這邊一句MK妹,另一邊一句收外國錢,而今日又被兩名廢老老屈她是三合會成員。

老實說,現況很悲慘,少女很可憐,但有時又想,沒法參選也可能是一件好事,政治本來就很骯髒,入到議會也難以做到甚麼驚天地泣鬼神之事,更可能極速被同化,近距離深刻了解建制的荒謬殘酷。再者,我們又忍心要讓年輕人去代表我們,然後被逼推去同流合污?

看《跟住矛盾去旅行》,不禁覺得矛盾未有解決之餘,還是愈來愈多,當年明刀明槍,今日偷雞摸狗,DQ理由暫不住腳,一地兩檢凌駕法律兼人大說了算,律政司長知法犯法兼秘撈都一一接受成為事實,聽說她是仲裁及調解糾紛高手,但從她「能調不自調」,看來高手極有限。再加上,那位財政司長以往炒劏房兼賣地給老婆家人,即是自己兒子,不了了之,天下烏鴉一樣黑。

這個社會的矛盾,到底是從何而來?跟住矛盾去生活,終有一日,香港充斥何君妖孽,或者要跟隨何君堯議員所說的「殺·無赦」一樣,若不斬妖除魔,香港遲早玩完。至於誰是何君妖孽,讀者自有分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