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JUN 2015 VOL: 154
2015-06-03 06:00:00

眾籌就事成 Petzval 58 Bokeh Control Lens
眾籌﹙crowdfunding﹚的概念從創意產品伸延至音樂,近來在香港卻引起不少風波。想深一層,眾籌觀念簡單不過,一買一賣,市場決定命運,只不過在生產之前先收錢而已。規模如Lomography的公司也是Kickstarter的愛好者,最近他們第四次將全新產品Petzval 58放上Kickstarter,兩位創辦人Sally Bibawy及Matthias Fiegl更從奧地利親身到港,與我們分享Lomography的過去現在未來。

兩年前,Lomography團隊將Joseph Petzval於1840年在維也納發明的Petzval鏡頭重新製造,Petzval 85mm放上Kickstarter後反應熱烈,去年Lomography成功將這支以散景為賣點的鏡頭重新面世。今年,適逢第一支Petzval鏡頭誕生175周年,Lomography再推出Petzval 58mm Bokeh Control Lens,現時已於Kickstarter籌旗中,要支持就趁早。

上一代的Petzval 85mm鏡頭是支以人像為主打的鏡頭,螺旋形散景加上淺景深,效果比一般人像鏡頭更突出,同時適用於Nikon及Canon數碼相機,的確方便。這回的Petzval 58mm Bokeh Control Lens,改用58mm焦距及提供最大1.9光圈,不但可以拍攝更廣闊的題材,而且在鏡頭上加入全新的散景控制環,用家使用的時候可以隨個人喜好調節散景的七種強度,可拍攝出完全合你心水的相片。一如上一代鏡頭,Petzval 58mm Bokeh Control Lens繼續用上品質保證的俄羅斯鏡頭及黃銅鏡身,識貨之人自然情投意合。

J:《JET》S:Sally Bibawy  M:Matthias Fiegl

J:將產品放上Kickstarter給你們怎樣的體驗?
S:我們約三年前就開始嘗試將產品放上Kickstarter,現時已有四件產品,包括Smartphone Scanner、Petzval 85mm、Lomo'Instant及最新的Petzval 58 Bokeh Control Lens。每一次的反應都十分理想,特別是Petzval 85mm,還未正式開售,我們便在網頁中看到籌募金額不斷在上升,令我們很驚喜。利用Kickstarter,我們得以接觸到固有Lomography社群以外的群眾,是一個很好的市場推廣平台。拿Petzval鏡頭做個例子,它的生產成本較高,也是我們之前沒有的產品,我們在Kickstarter看到大家反應正面,才有信心投入生產。其實在Kickstarter出現的產品,不是全部都能成功,只有真正具創意的產品才可以。而且一般大企業不能在那裡集資,Lomography相對其他公司雖然也算較有規模,但我們仍能以創意得到大家信任。
M    :    一旦在Kickstarter知道反應不佳,我們也有時間去停止投資,或者去改變產品的方向,對於生產商是一個很好的平台,特別是近年生產成本不斷上升。

J:很多人說將產品放上Kickstarter後會引來仿製品,你們不怕遇到這個問題嗎?
S:Lomography已經有二十多年歷史,一直以來也有不少人希望抄襲我們。他們或者可以仿製一兩件產品,但整個社群是無法仿傚的。例如過往曾有大型相機品牌將我們的黃金規則「Don't Think, Just Shoot」輕微改動後放在自己的廣告中,但那成為了很差的市場推廣,Lomography今時今日的成績,是經過我們多年來累積的努力,是我們龐大的社群與我們互動的成果,不是一時三刻可以模仿的。
M:Pebble Watch比Apple Watch更早出現,但當Apple Watch正式公布之後,Pebble Watch的銷量馬上急升,這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去告訴我們,只要產品有一定的質素及創意,買家的眼睛還是雪亮的。

全文請參閱154期《JET》。
issue MAY 2015 VOL: 153
2015-05-06 06:00:00
五個前亞視人的故事
麗的成名地
蕭若元
(1976-1982年 前亞視麗的電視節目策劃經理)

text & interview : Billy / photo : 星島圖片庫

執筆之時,無線半夜時段正重播《大時代》,方進新正傾家蕩產跟陳萬賢對賭,上演打大鱷緊湊情節,故事還未鋪展到下一代,已然蕩氣迴腸,神劇果真是神劇。但要數更早一代的神戲,相信絕不能錯過《大地恩情》。此劇分為三部曲,首部曲1980年於麗的電視播出,收視報捷,更壓倒性迫得無線腰斬《輪流傳》,成功擊倒大鱷,名流電視史。此番光輝歲月的背後推手,正是蕭若元。

或者蕭生瓣數實在太多,讓人忘了他的成名地,其實是電視台。那些年,麗的人才鼎盛,麥當雄、李兆熊、徐小明、蕭笙、范秀明等,蕭若元置身眾人之中,仍能突顯個人風格。「我寫的故事都是historical一點,歷史背景比較濃厚。」出身港大歷史系,劇集傾向歷史流可謂順理成章,他創作的《浮生六劫》、《大地恩情》同樣從近代史中延伸。相中兩人,就是《大地》中飾演容達和容亨的鮑起靜和潘志文。「當年我在公司晚宴看到鮑起靜表演,心裡很欣賞。其時,她在長城電影工作,我誠意邀請她加盟來拍《大地》的。第一集出場,我便安排她一個大肚婆在大雨中擔著遮指揮若定,指令下屬搬運,非常之型。」

亞視不是死於亞視手
陳啟泰
(1998 - 2009, 2011 - 2013年亞洲電視藝員)

text & interview : Billy / photo : 星島圖片庫

有一件事你可能不知道,陳啟泰是圈中唯一一個曾任無線、亞視、有線三間電視台的合約藝人。發跡於無線電視,可惜八年來鬱鬱不得志,於98年轉戰亞視,逐漸迎來演藝生涯高峰。他也坦白承諾:「是我好運。所有從大台轉過來亞視的,算我最成功。一入職除了如常做主持,又碰巧拍到《我和殭屍有個約會》,三輯都有我份;此後較受歡迎的劇集都有我參演。2000年,知道公司購得《百萬富翁》製作權,正在物色主持人,心儀的有歐錦棠、林韋辰、林祖輝,還有我,但他們三人都在那一年相繼過檔了,最後只有在我和何守信之間作出選擇。」最後陳啟泰順理跑出,節目首播一星期已旗開得勝,成為全城熱話,他自此當了亞視一哥。

相中可見,陳啟泰也如高官一樣落區宣傳,不同的是民情反應,個個一窩蜂迫向巴士,伸手向他索取甚麼。「其實我也忘了他們到底在問我要些甚麼,大概是申請表之類。」其時正是2001年5月5日,《百萬富翁》首播後的第一個星期,出街一集有如此洶湧群情,亞視幾時有過?第一輯的《百》更曾錄得39點空前絕後的收視,成功撼贏對台節目,要數難忘的話必然是第一個百萬富翁之夜。「我記得翌日,有七份報紙登了頭版,一百萬換來七份報紙頭版宣傳,真的非常划算!」風光過後,第二、三、四輯的《百》依然由陳啟泰掌舵,平均收視由二十幾到十幾點,最後一輯更只剩幾點,叫人心淡。「無計,公司政策,必然要搾乾一條橋才會收手。」

不是最後一個離開廣場
謝志峰
(1988年至1990年亞視新聞部高級記者)

text : ernus

志峰雖然只於亞視新聞部工作過兩年,但當時剛好正值天安門事件,採訪經歷成為他整個記者生涯之中,最深刻、難忘的一次。

謝志峰於1988年加入亞視新聞部,翌年北京發生天安門事件,他順理成章參與了當時的採訪工作。六月初,局勢漸趨緊張,甚至有機構呼籲記者不要上前線採訪,當時亞視採訪隊只派自願上場的男同事到前線,謝志峰是其中之一。「其實氣氛緊張得不少攝影及工程同事不敢上場,老實說他們也沒預計要受那麼大衝擊。又因為事件已發生了一段時間,不少高級同事都回港休息,我那時只有三十歲左右,但已是在現場最高級的一個,要同事陪自己去冒險,心理壓力很大。於是我跟老總說,你一定要上來重振軍心,最後才有八個十個同事上場。」

緬懷那年青春歲月
羅霖
(1991年亞洲小姐冠軍)

text Nic

洲小姐向來給人的印象,不用多說吧,但能夠成為亞姐冠軍,每屆得主的經歷及現況不盡相同。被譽為「美魔女」的羅霖在1991年參選亞姐,坦言當年從未想過入娛樂圈。「我參選時24歲,正常想入行應該18歲參選吧。」本來與好友開了時裝店,拍檔因結婚而結束後,另一好友張學潤(Nel Nel)則提名她參選。「我其實不是太想參選,推搪多次後答應,還要等待晚上沒記者在場才去報名,當時很天真,計劃選完做一年親善服務就離開。」

羅霖自言性格內向,早知要穿泳裝上台,卻沒想過到西班牙的公園拍外景也要穿泳裝,因而想過中途退出,越洋致電母親哭訴,幸得鼓勵不應半途而廢,才繼續下去。「決賽當日是肥姐及霑叔當主持人,當年有台上辯論環節,題目為『可否接受第三者?』,是選美比賽的一大突破。」她笑指當年沒有黑幕,至今與當屆亞軍黎虹讌﹙左一﹚和其他亞姐葉靜儀、程瑤仍是好朋友,差不多每月聚會一次。

專訪問沒人認識的演員
金成
(1992~1994年任職《亞視周刊》)

text : 金成

是真心感激亞視曾經在最潦倒的時候收留自己,給了我兩年喘息機會。這機構就像一位舊時代故人,在你失意時漫不經心幫過你忙,她從沒介意當你的踏腳石,或跳板,當你稍為手風順了,便可以拍拍屁股離開。可以說,亞視專門收留比較沒那麼出類拔萃或正在行衰運的人,每位在亞視打過工的,只要腦筋稍為清醒,都沒有人會以為自己是明星大牌,上上下下比較容易建立守望相助的情誼。

我做亞視期間,正好和現今炙手可熱的張家輝同期,他是演員我是《亞視周刊》記者。即是說,他專門演出沒人看的電視劇集,我又專門訪問沒人認識的劇集演員,可以想像兩個人走在一起,是多麼情可以堪。然後他每年做台慶節目,跟整個台的演員胡亂唱歌跳舞一番,明知沒人看,偏偏三個多小時內又要對著滿城空座整色整水載歌載舞。事後訪問他會說,每年做一次這樣的演出,收工時自己駕車回家途中都會痛哭,都值得痛哭。然後像他這樣有些勇氣,還珍惜自己尊嚴的人,會一個一個離開,剩下來的人如果仍舊願意參加台慶演出,漸漸就會發展出一份忘我的興奮或癡呆,會在台慶時唱死人歌,又會對著空椅掟壽包。有些心腸好又沒打算離開的亞視資深員工,私底下總會對年輕人勸說,有本事老早應該離開亞視。

全文請參閱153期《J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