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AUG 2015 VOL: 156
2015-08-05 06:00:00

Uber 不是要打的士司機,是打倒霸權
早陣子Uber在香港掀起一陣很熾熱的討論及聲討。論規模,這間於2009年由Travis Kalanick及Garrett Camp於三藩市成立的創意及交通網絡公司,5年內進駐57個國家300個城市,市值火速上升至約500億美元,怎麼說也算是高牆;相比起辛辛苦苦多勞多得的的士司機,我們不是習慣站在雞蛋的一方嗎?偏偏,不是。由Uber在香港開始興起(其實14年6月已引入香港),就好像「人人有一口的士苦水」要吐,拒載、兜路、揀客、嫌近、唔過海、又嫌遠、唔識路、黑面、狂chok、交更、無車、又交更、又無車、又又交更、奉旨俾貼士……原來香港人不經不覺忍了這的士霸權幾十年,只等待一個機會大呻特呻。的士,有去到霸權這麼嚴重嗎?幾十年來的士服務沒有改進的確是事實,四五點集體交更也像千秋萬世;八折黨、call車app是改善嗎?沒錯態度可能好一點,但換來的是司機狂接電話,也瘋狂處理軚盤前那五、六部智能手機。

先不討論不同國家的不同運輸法例,Uber本身並沒有擁有任何車輛,它負責的是P2P服務,替客人尋找司機,向司機物識客人,所實行的是一種共享經濟模式(Sharing Economics)。由於是點對點,自然存在揀選問題,乘客有權選司機,司機也可以揀路程,接不接,你情我願,接的話,也沒理由黑面了。那乘客以何準則選司機?就是評分制度。每個乘客使用完服務,也可給司機評分及寫評語。有機會被蓋黑豬仔印,司機自然不敢造次;那邊廂的老屎忽如果還不認真檢討對客人的態度及服務質素,流失客人自是必然,霸權瓦解亦指日可待。

這裡想說的,是除了Uber能打倒霸權,其他科技及網上世界,也同樣在挑戰、甚至能消滅霸權!

例如,跟Uber很相似的,有同樣來自三藩市的Airbnb,它要連繫的,是全球的旅遊家,以及全球願意租出房屋作旅館的屋主,同樣P2P自由配對,用家評語是選擇的重要指標;7年過後,Airbnb的估值已經是200億美元。

又例如,是歷史因素好是政府政策好是一男子因素也好,總之TVB形成電視霸權已非一朝一夕之事,結果大家永遠只能看BBQ ending、自我審查嚴重的新聞資訊。得靠科技進步,香港電視能夠鑽盡窿罅,最後以VOD形式播映;就算資金不及王維基,也可以如100毛創立「毛電視」,更甚至乎平民百姓如你我,還可憑一己創意及努力,自拍短片做個成功YouTuber。

全文請參閱156期《JET》。
issue AUG 2015 VOL: 156
2015-08-03 06:00:00
MB&F 音樂藝術盒
與其說這是一座悠揚樂韻的音樂盒,我倒認為它是一件珍藏藝術品。

如是鐘表愛好者,不會對MB&F這名字感到陌生,但近年拓展到設計界、音樂界,都會對其創辦人Maximilian Busser投下萬二個好奇心。Max無疑是一個很出色的設計師,他天馬行空、他無遠弗屆、他實行能力極強,他,就是要你估他不到。不信的話,上網google一下他的作品吧。他如此厲害,是因為他童心未泯,品牌創立十年以來,秉承的宗旨就是"A creative adult is a child who survived"(大意是:富有創意的大人,內心都活著一個純真小孩)。

MusicMachine 3是音樂盒的第三代作品了,上兩代都離不開科幻設計,十周年紀念作也是以星球大戰內的TIE Fighters作設計靈感,而合作的夥伴,是音樂盒製作專家Regue,以及結他殿堂製作公司JMC Lutherie。音樂盒,不,這座藝術盒的尾翼有兩組獨立機芯,它們都有造型像推進器的上鏈裝置以及發條盒,之後把動力傳給兩支水平突針滾軸,滾軸上的突針最後透過72枚梳齒的撥動,彈奏出動人的旋律。我們之所以美譽它為藝術品,是因為MM3的音波,會隨著兩個精心設計的垂直側翼,傳送到中央的共鳴基座;而這個把音量放大的共鳴基座更是不得了,它的材料源自瑞士理蘇森林裡的350年老雲杉木,將它跟最先進的蜂巢結構Kevlar複合,便成為一種絕佳的共振纖維材質。

有了最好的設計,最精心考量的材料,那音樂盒彈奏的是甚麼?當然不會是K-Pop或〈華麗轉身〉啦,右滾筒預載了〈Star Wars〉、〈Mission Impossible〉、〈James Bond〉主題曲,左滾筒則收藏著〈The Godfather〉、〈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以及〈The Persuaders〉,那都是Max及成長於八十年代的大眾有所共鳴的樂章。當然,如你想訂製特有的音樂,可以跟他們
談談的。

MM3尺寸為400×340×280mm,重6kg,有黑、白及銀色鉻特別版,每款限量生產33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