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SEP 2018 VOL: 193
2018-08-27 14:03:39

克羅地亞 凝住世界的目光

Text & photo : Gloria Chung@Foodandtravelhk

世界盃硝煙散去,全世界的目光卻不在冠軍的法國,而是亞軍的克羅地亞:四百萬人口,首次打入總決賽,已是傳奇,內憂外患仍然佳戰連場,讓世界記住了這個國度。事實上,經過戰後的休養生息,近年克羅地亞在經濟、文化和旅遊方面,也交出了漂亮的成績,去年更獲《Lonely Planet》選為2017年最佳歐洲旅遊地第一名,無論是球迷,還是旅遊精,對格子軍團愈來愈好奇,不如趁九月當地天氣還好,走一趟。

克羅地亞狂想曲

記得早年那位非常搖滾的鋼琴家Maksim嗎?除了成名作大黃蜂,還有以家鄉為靈感的《克羅地亞狂想曲》,聽罷大概可以感受到「格仔國」的動盪歷史,作曲家Tonči Huljić想著南斯拉夫內戰後的克羅地亞,到處頹垣敗瓦,灰天黑地之中,土地長出了一朵白花,避過坦克,絕處逢生,歌曲優美中帶淡淡的堅強和傷感,叫Maksim想起在學校地下室練習鋼琴的日子,艱難而心存盼望。

現在到訪當地,戰爭的痕跡已經逐步減褪,畢竟1991年獨立至今,已經近三十年了。可能因為立國時間尚短,對於很多亞洲遊客而言,克羅地亞仍然是個陌生的國度。對歐洲人來說,這是秘密度假勝地,因地理位置極佳,與意大利隔海相對,位於愛琴海東側,擁有整個歐洲最美的阿德里亞海岸線,堪稱是上帝的「自留地」,而且氣候溫和,幾乎全年都適合旅遊,特別是四至九月,每天都是艷陽天,《Lonely Planet》這樣形容:「如果你的地中海之夢,是溫暖天氣和古城牆下藍寶石般的海水,那麼克羅地亞就是讓你夢想成真的地方。」



要夢想成真,其實不難,在香港出發,雖無直航,但在巴黎倫敦各大城市都有航線直達克羅地亞,甚至乘坐遊輪、火車都十分方便。我的選擇是先飛到北部的首都Zegrab,由北到南,玩到南部的Dubrovnik,以自駕遊的方式,沿著海岸線開車,景點和城市之間,車程不短,但風光之美,足以叫人忘記時間,尤其是阿德里亞海,看過才知道原來藍色有那麼多種,錠藍藏青baby blue,陽光折射出藍寶石的光芒,與無雲天際連成一體,襯托一排排站在山上的橙白色小屋,一間一間像向我致敬。看到有那個山崖,風景壯麗,就停下來吹吹海風,無拘無束,是自駕遊克羅地亞最叫人難忘的好處。

古羅馬人民風光

聽說首都Zegrab比較平淡,但待了一天,完全覺得可以再多留一回,說歷史,Zegrab多的是,從古羅馬時代至今,歷史遺址和文化場所都集中在市中心,像建於13世紀的聖馬可教堂,便有著童話般的配色,馬賽克瓷磚屋頂上鑲著兩個中世紀的圖案,代表克羅地亞國境內三個王國及Zegrab城,見證了整個中歐的興衰歷史。說當代,Zegrab也是中心,球迷不要放過國家足球隊博物館,失戀博物館亦非常有趣,內藏衣服公仔愛情回憶,任何人都有心碎共鳴,難怪博物館曾獲「歐洲最有創意博物館獎」。Zegrab的人民風景也值得一看,走進最大型的Dolac市場,很快便能觀察到克羅地亞人的生活文化:物價較低,一包像巴馬火腿的土產豬肉火腿,不過港幣$10;農產和海鮮豐盛,有很多橄欖、杏仁,美食面貌靠向意大利和地中海。戶外市場售賣各種工藝品,克羅地亞的木製品、藤製品、玩具等等都做得很不錯。

從Zegrab開車到克羅地亞最有名的景點──十六湖國家公園(Plitvice Lakes National Park)約兩小時,本以為這個被稱為「歐洲九寨溝」的名勝應該極為遊客,誰知人潮雖多,但秩序井然,絕無嘈雜的遊客中心,也沒有到處兜售紀念品的人,遊客呢?大底因為眼前的景色太過超現實地漂亮,都目瞪口呆,顧著看那寶藍色的湖泊,還有沉在湖底的樹木、洞穴、瀑布,都說不出話來。

活現權力遊戲

走出山林密佈的國家公園,繼續沿著海岸開車,很快便可以留意到有一個新的詞彙:Dalmatia,這是克羅地亞四大古文明地區之一,位於南部、阿德里亞海東岸的地區,囊括了Zadar、Split和Dubrovnik等大城市,充滿了歷史的傳奇,曾經是古羅馬帝國的行省,由於戰略地位險要,因而留下了許多古城遺跡,經歷了拜占庭帝國統治,為此區帶來特別的地區文化,有趣的是《101斑點狗》(101 Dalmatians)中的斑點狗,名為Dalmatian,原產地正是Dalmatia地區。

Dalmatia地區最大的城市是Split,由古至今都是克羅地亞的重要港口,同時是一個歷史悠久的古城。城市最出名的景點是古羅馬遺跡——戴克里先皇宮(Diocletian's Palace),既是聯合國教科文所保護的世界遺產,亦是人氣電視劇《權力遊戲》(Game of Thrones)的拍攝地、龍母在彌林的宮殿。整座皇宮佔地3萬平方米,牢不可破的城池內有220座建築,現今約有3,000人住在這裡。

說到《權力遊戲》,另一個Dalmatia的大城市Dubrovnik早已成為「權粉」的聖城,此城是真實的「君臨城」,橘瓦屋頂房子、修道院、教堂鐘樓、中世紀的石道,並不是綠幕佈景,而是真有其城,粉絲看到固然興奮,就算未看過電視劇的也會被這聯合國世界文化遺產迷住。早聞Dubrovnik有人滿之患,親身到過,雖未至於有主題樂園的感覺,但的確所有地方都像只供遊客享用,當地的市政府就大刀闊斧,限制景點訪客人數,如中世紀城牆,限制為每日4,000人,僅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建議的一半,可見克羅地亞就算賺少一點,也不願向大眾觀光妥協,實在是另一個叫人愛上「格仔國」的理由。



會彈琴的大海

克羅地亞有「千島之國」的稱號,住在Split的話,可以參加各種的一天團,來個「跳島」遊,重點當然是擁有藍洞的Vis Island,藍洞位於海上山中,洞的底部,有太陽光穿過,射到洞內的水面而產生折射藍光,極為奇妙,但要入洞觀看,要配合天時地利與人和,水太高不可進,沒有陽光又不行,太晚了,人數限制過了又不可進,還是要預上多兩天的行程,以確保可以入洞。另外派對小島Hvar亦值得前往。Hvar有兩大特色,一是薰衣草,據說希臘人佔據時已經在這裡開墾種薰衣草,直到羅馬時代依然產量甚豐,至今到處都是薰衣草的副產品。第二是陽光,此島全年平均有2,724小時日照時間,有「歐洲陽光島」之稱,加上漂亮海灘,令Hvar成為派對重鎮,連剛大婚的哈里王子和Tom Cruise都來這裡度假。

跳島過後,也許更教人珍惜Zadar的平靜,這是Dalmatia的三大城市之一,依山而建的港口,路勢險要,海濱有個簡單而叫人著迷的景點─海風琴階梯(Sea Organ),驟眼看只是石階,但是當海水漲到合適的水位,大海就開始奏響奇妙的樂曲。這是世界上唯一的海上風琴,石階下暗藏35個大型風琴管,海水拍打和潮汐漲退,會在風琴管中形成氣壓,變出美妙的樂聲。每日下午5時左右,人潮就開始聚集,一邊等著聽海浪合奏,一邊等候夕陽美景,這種平凡而不平凡的浪漫,相信只有知足常樂的克羅地亞人才想到。



issue AUG 2018 VOL: 192
2018-08-03 15:00
Norway 野營之旅

Text & photo : 石赫山(chansamkaya@yahoo.co.uk)
Special thanks : Alice Tang

披上風衣,繫好鞋帶,背包這樣沉甸甸。每年的六月至八月除了是歐遊旺季,也是到挪威登山野營的好時好節。

隨意在Google輸入「挪威」二字,會得出「峽灣之國」的搜尋結果。這個稱號當然不是老作。位於斯堪地那維亞(Scandinavia,當地意解「黑暗的地方」)山脈以西的挪威,全國面積超過38萬平方公里,儘管地形狹長,卻擁有一千多個蜿蜒曲折的峽灣,最深的一灣甚至可媲美1,300米的高山,數字都成最有力證據。再說每一灣段各具特色,深長闊窄統統都有,有些支流更早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自然文化遺產,例如寬度最窄只有250米的莊園峽灣Nærøyfjord,以及被譽為「瀑布之鄉」的深度支流Geirangerfjord等,那不可方物之美,都叫人心折首肯。

正因為峽灣多,境內懸崖峭壁亦多,行山遠足路線幾乎能夠駁通天地,當中最有名的要算精靈之舌(Trolltunga),活像舌頭一般向外伸展的岩石形態,懸在崖邊,不但成了旅者鍛鍊膽識的「打卡」舞台,同時引領了無數失落靈魂前來感受世界之大,趁日夜交替之時,穿越冰河。

逃離城市 回到冰川未退時

「峽灣」(Fjord)這名字,據說都是挪威獨有的,屬古老維京語,意解「渡船經過的地方」。始於250萬年前上新世(Pilocene)晚期,峽灣的形成,本來就是一部偉大冰河史,形象化一點,正是由於地殼變動,以致海平面以下峽谷長期被冰川大舉侵蝕,繼而挖深成一個中陷的U形……當下游低窪的冰川與北大西洋暖流相遇退卻融化,海水便洶湧而至,一夜之間,便成峽灣。

從崖上眺望,眼前峽灣的壯麗景色連綿不斷,波平如鏡的水面此刻亦被映照成藍,可誰又能想像得到那冰河世紀的一幕,曾上演那一觸即發的洶湧,表現出大自然的巨大威力?無力感悄悄地在體內蔓延,然後有一刻,你會明白甚麼叫做生命,一種生生不息的循環。那種撼動,不知怎地,有時會叫人毛管戙……會是因為精靈的關係嗎?

不甘守夜的Trolls

北歐神話中,精靈(Trolls)是重要角色,他們有些外表與人類無異,有些則是一頭亂髮的巨形侏儒,住在山間林間,與萬物共存,無處不在。有說他們是挪威最早的統治者,負責掌管黑夜,一旦被陽光所照,就會化成山石。挪威人信自然有靈,精靈對他們來說,是一種幸運的體現,是故登山途中,不時會見外形尤像山妖的天然怪石,又或是由人為砌成的許願石堆,甚至是以"Trolls"命名的奇觀風貌,Trolltunga是其中之一。

Trolltunga位於Ringedalsvatnet湖的北面,要登上這座「山妖舌」,最便捷的方法是由卑爾根(Bergen)出發,先坐船,後換車,再經小城奧達(Odda),前往位處山腰的Skjeggedal泊車場,山徑的起點就在車場不遠處。整座山高海拔1,240米,那舌一般的怪石則位於中高的位置,體力好的話,單程走6、7個小時就到,因此有不少進取的旅人會以此為日程,單日花個十幾小時來回疾走,打個卡,純粹運動。與此同時,亦有人會選擇登山野營,放慢腳步,就如我們。

八月的挪威,以香港人的定義來說,就像深秋,然而西部山區的天氣時睛時雨,溫差極大,不要少覷。烈日當空時,膚測最高的氣溫估計也有攝氏27、8度,愈走得高,氣溫愈低,未到中段,其實已經需要穿著多件羊毛衫,散濕保暖。

崖上的孤兒

在山間野營從來不易,你首先要確保自己身體健康,有足夠的體力,睡好吃好,因為由你開始踏上征途,已不再是一個人的旅行了;你需要照顧的不只有你自己,或是自己隨行的所有家當,你需要照顧的,還有一塊兒上山的同伴。其次,你要有充足準備,準備好行裝,準備好心情,來應對山上突如其來的天氣和意外,尤其是入夜之後,精靈出沒,氣溫急降至冰點,只有自己,沒有別人;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靜夜中,你唯一可做的,就是跟大自然好好相處。話雖籠統,
卻最真實。

大夥兒的目標,正是要越過海拔700米高的「打卡」平台,在能夠遠眺霍爾格冰川(Folgefonna),遠離人群的妖舌山頭上度過一晚,盡可能體驗這「漆黑一片的地方」。全程27公里的登山路徑說難不難,沿路不缺水源,也有三處救援小屋,基本上只要能夠克服開首的兩段超級斜坡,跟著岩石上紅色的"T"字標記走,往後的,其實靠毅力就好了。

崩塌之聲

抵達那舌尖的景點已是傍晚,雖然天還亮著,但風很大。「舌尖」並沒有勾起人太多的味道,許是因為在凌空雙腳的同時,自己已能切實地感覺到身後人潮的壓力……一條長長的人龍由主崖邊一直伸延到上山的雲梯。眼前的感動因而亦變得非常模糊,寫進腦海裏的,最後也只有山與水。
大夥兒象徵式地拍過照後便繼續上路,沒有久留。由「舌尖」重新出發,前往妖舌山頭,大概需要再走多一個小時。那邊無人,只有岩石、溪澗、零星的冰斗湖(Tarn)和小規模積雪。據稱,看見積雪,即代表愈接近冰川的地帶,挪威人都這樣說。

過了一會,天色泛紅,我們在崖邊開始紮營、生火、煮食、取暖、探險。繫著頭燈,我們跨過一個小山丘,來到營地後面一處比Trolltunga更陡峭的懸崖。坐到崖尖,懸著雙腿,抵著刺骨的寒風,俯視眼前同樣蜿蜒曲折的哈當厄爾峽灣(Hardangerfjord),那珊瑚色的「天空之鏡」倒映出曾被冰川擦過的岩壁,連同不時劃破長空的縷青煙、飛鳥的影子,萬物有靈,瞬間化成一幅既感覺安祥又充滿生命力的「夕陽西下」。然而這絕對不是一個無聲的畫面,空氣中除了噗噗的風聲,還有一些低頻微弱的聲音從遠方傳來,就這樣一直嗚啊嗚啊地咽鳴,似有,還無。我起初還以為是山嵐,誰知道一聲崩塌,叫人始料不及,直豎毛管。

那崩塌之聲究竟是甚麼啊?冰裂(Freeze-thaw weathering),在挪威人眼中早已見慣不怪;那是一種岩石的風化,經常出現在溫度接近冰點的山區。如果你已打算出發挪威旅行,到埗不妨留意峽灣兩旁總不乏農村莊園,土地肥沃,處處生機,本土的生態旅行當然要記一功,但原來一切一切,亦都可以跟冰裂扯上關係。挪威是個冰川國家,山上山下,仍然封存著冰河的足跡,連帶當地絕大部分的岩石母質都帶有豐富的礦物。是故一次冰裂,就能將頂上的岩石分解,墜下,並與峽灣附近的有機物質結合成肥沃的土壤,孕育出生命,且生生不息。

冰川,早晨之後

在帳篷中度過了冰點的一夜,早上的晨光都顯得格外溫暖,探頭一望,霍爾格冰川正正在彼端!歷史超過5億5千年的Folgefonna,由三個高原冰川所組成,是挪威的第三大冰川群,覆蓋面績達207平方公里,長36,000米,最厚的部分亦足足有500米深度。2005年,挪威政府在此成立國家公園,藉此保護冰川生態,努力多年,Folgefonna至今已成為少數在氣候變化的影響之下,仍有成長的古老冰川。

吃過了早餐,喝過了咖啡,說過了早晨,細味過現場的疑幻疑真,一行人開始執拾細軟,踏上歸途。儘管與冰川之間的距離愈走愈遠,可是,就這麼的一次體驗,我還是會為自己曾隔岸跟一片冰川共度了一夜而覺得心滿意足。

三分鹹 七分淡

挪威的峽灣,推翻了我自小認為海水是鹹的定律。為一嚐浸在挪威山水的滋味,我跟友人決定在境內最窄的Nærøyfjord來一趟獨木舟之旅。Nærøyfjord是挪威最大的松娜峽灣(Sognefjord)的分支,地理上與另一分支艾于蘭峽灣(Aurlandfjord)連接成一個「人」字,互通了位於Gudvangen和弗洛姆(Flåm)最深處的兩個小鎮港口,是旅客的遊船勝地。從Skjeggedal離開,我們坐上了同行的順風車一直向北,先途經Voss,再穿越了好幾條挪威的超時空名物—冗長的公路隧道,大概3、4個小時便到。

出力地在岸邊一撐,獨木舟被移到水中,浮啊浮,划啊划,不消一會,就連人帶艇深在峽灣。由下而上的視覺跟在崖上俯瞰的感覺截然不同,自覺渺小得可怕。據帶隊泛舟的導師所說,因為融雪,加上冰川影響,峽灣的海水在盛夏的日子會變淡,只剩三分鹹味。好奇呷一口,味道倒有點像鹹檸,帶微酸,不知酸度從何而來,喜好因人而異,但勿當飲用水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