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OCT 2018 VOL: 194
2018-10-08 14:06:50

愛爾蘭Ireland 微觀人類發展

時下年輕人潮流興談移民,計劃理想的移民國家目標時,或許會參考「全球最宜居城市」或「生活質素最高城市」等指標。原來除上述兩項外,還有一個較為官方的指標,那是由聯合國發表的「人類發展指數」。隨愛爾蘭之行,微觀這個人類發展指數極高的國家。

Text : DC Production photo : Don Special thanks : The Leading Hotels of the World

 

Cooking is Fun
抵達都柏林機場後直奔往據聞是整個愛爾蘭最佳廚藝學院之一的Ballymaloe Cookery School。設在Cork郡近郊的廚藝學院,前面有一個社區中心,販賣自家蔬菜園種植的有機翠玉瓜。後方的The Garden Café,其天花由形狀不一、亂中有序的乾花與吊燈結聚,顏色艷麗的花卉氛圍予人精神抖擻之感。負責人Tim給我們介紹:「整個廚藝學院佔地100公畝的(相當於56足球場的面積),裡面設施一應俱全,單計花園有10個,分別是蔬菜園、草本植物園、水種植物園、裝飾性水果花園、動物園(自家飼養牛、豬及雞)等。」 據他說,把整個花園遊遍,需時一至兩天,可謂十分誇張。

Tim 輕描淡寫道;「起初我們並未構思開拓這般大片土地,後來愈開愈多個花園,搞到現在需要很多人手管理,我也沒機會閒著呢……」學院網址域名是Cooking is Fun,雖帶玩味之意,卻是創校者Rory O'Connell與Darina兩兄妹的使命與理念。先談Rory,他曾兩度獲取愛爾蘭最佳廚師的榮譽,是本地非常出名的一位名廚。採訪當地正值Rory在授課中,五六十個座位坐無虛席,其號召力可見一斑。

愛爾蘭人民現普遍接受過高等教育。於HDI其一分類指數「預期入學年數」(Expected years of school)達18.6年 (名列西方國家前茅位置),與另外一項「至少具中學學歷的25歲以上之人口」指數,同樣愛爾蘭都比鄰國英國高。但學歷高不等同就業率,身為學院創辦人之一的Darina補充道:「愛爾蘭年輕人的確遇到就業的問題,最初我們構思只是辦一間簡單的廚藝學院。後來院舍規模續漸變大,覺得有需要回饋社區,為年輕人就業出一分力。現在學院與社區的就業中心緊密聯繫,畢業學員經我們直接轉介而又成功就業的比率十分高。剩下沒有就業的,大多數是屬於創業者類型,學院有不少成功創業的畢業生。有開班授徒最後躍升成明星廚師,有搞餐廳的大廚兼老闆,甚至開創屬於自己美食品牌的學生。」

草本國界
接著由Tim帶我們探訪「草本國界」(Herbaceous Border)。當中有一座標奇立異的黃色尖頂建築,那是為Darina及Tim兩位銀婚紀念而建成。屋內所有牆身、地板及屋頂都由貝殼一塊一塊堆砌而成,猶如置身如夢幻的童話國度裡。Tim說:「我們完全自給自足供應所需食材給廚藝學院及學員,他們有實踐機會,學習從飼養家禽牲畜,或種植蔬果,直到研究並弄成一碟菜。」
具備這個天然環境之競爭力,確實將很多廚藝學院比下去。然後繼續探訪他的大本營「廚房花園」,這是Tim自家製作不同種類乳酪及果醋的地方,亦是他個人的實驗小天地。一些聞所未聞如紅茶菌覆盆子醋、蔓越莓豆麴及蜜糖醋等正在製作實驗中,Tim忙著試味,又不停給我們解說,很明顯樂在其中。

如國旗般綠
HDI其中一個主要指標是「可持續環境」,與《經濟學人》智庫的「全球最宜居城市」的「文化與環境」指標不同,「最宜居城市」所涵蓋一籃子指標如「旅客對天氣的不舒適度」(Discomfort of climate to travellers)等非原居民及人為直觀數據值,我認為沒大必要加入去。反而HDI直接了當,用「碳排放」、「森林佔全國之面積」及「利用再生能源」等數值去支持並理解可持續環境更直接了當及切合現代趨勢。

愛爾蘭平均每人每年碳排放為7.6噸,比碳排放屬「災難級」的美國(每人每年16.4噸)少了一大截,素以空氣清新聞名的瑞士則為5噸。就森林覆蓋面積比例而言,愛爾蘭更名列世界前茅(由1990年至2015年增加森林面積達62.2%),證明過去二十年愛爾蘭政府致力打造國家如其國旗顏色般「綠」。

綠色活動
欲了解愛爾蘭的綠色力量,最佳方法當然是戶外活動吧。地點設定在愛爾蘭西南部利默里克(Limerick)郡的小鎮阿代爾(Adare)。這被稱為「全愛爾蘭最漂亮小鎮」,人口少於3,000人。倚傍蜿蜓曲折的綠色Maiguem河,伴隨潺潺的河水聲,騎著單車進入小鎮大道,是遊覽這個漂亮小鎮的最佳戶外運動。

大道兩旁由不同鮮艷顏色的茅屋(Cottage)並列而成,約有200年歷史的茅屋群現已變成咖啡室、時裝店、酒吧或藝術廊,還有一座已建成超過700年的修道院巍然肅立,優美的小鎮輪廓油然而生。大道旁有一座古堡Adare Manor,裡面的Gallery畫廊廳長廊是繼都柏林三一學院圖書館(電影哈利波特的主拍攝地)後,擁有「全國第二最長圓拱形長廊」之美譽。設在古堡外圍的森林保育區中,有一座獵鷹訓練中心。中心指導員Liam身穿一襲狩獵裝束,配上當地名牌Dubarry的Galway Country全天候皮靴,教學時顯得英姿凜凜,話說起來彷彿更有說服力。

90分鐘的獵鷹訓練裡,Liam先講解不同獵鷹的習性及特質,像第一隻出場的穀倉貓頭鷹Noddy,其學名為倉鴞,有兩顆大大眼睛,鷹臉呈心形,可愛趣致到極點。而且它的聽覺十分敏銳,不需眼睛,只憑聲音就能辦別方向並捕捉獵物。Liam說它是女士們的至愛,因牠跟狗一樣,開心時尾巴會不斷左搖右擺。接著是擁有藍色鷹嘴的地中海隼Laila出場,身長約50厘米,屬大型鷹種,也是地球上所有海隼科類的祖先。只見Liam發出號令,Laila隨即展開雙翅,在廣闊的草地上表演地低飛盤旋及獵取物件的絕活。

人口紅利
現在愛爾蘭人口的年齡中位數是36.9歲,比人口老化急劇增長中的香港(43.2歲)低超過6年,顯然愛爾蘭暫時仍享受於人口紅利中。多得政府對出生率之重視,人民生孩子不但能享受稅項減免,低房價、低通脹、強調教育及醫療等福利都為新一代父母減輕不少負擔。

回到首都都柏林,當然少不了到當地的威士忌蒸餾廠參觀。為了探索年輕人的口味與品位,選擇了兩間走年輕人路線的酒廠,分別是Pearse Lyons Distillery及Teeling Whiskey,兩間不約而同都把蒸餾廠設於釀酒歷史悠久的Liberty District,好不方便。

生命水滴
Pearse Lyons蒸餾廠位處聖占士大教堂裡旁,曾被雷電劈毀的教堂塔頂經翻新後,換上藍色透光玻璃塔尖,頓躍成一非常時尚的建築地標。負責人Andrew說不獨建築空間,他們把整個品酒歷程以現今流行的「用戶體驗」重新包裝,包括由創辦人Dr. Pearse Lyons主演的微電影,席間充份表露他對釀出威士忌這「生命之水」的熱誠。專人親身導航的感官遊歷,十分有趣地將製作威士忌的歷史、文化與過程給參觀者體驗。

另一間威士忌蒸餾廠Teeling,其市場定位更直接針對時下年輕人。由兩位新世代兄弟班Jack及Stephen Teeling傳承17世紀家族的手工釀酒技術,變成更具風格及更迎合年輕人口味的新類型愛爾蘭威士忌。稱得上新類型,除將大部份威士忌酒樽的色調一律塗上黑色外(愛爾蘭人一般認為黑色是較時尚及自由,當地很多酒吧的外牆都塗上純黑色便屬一例),酒廠大堂及試酒室也被調至較晦暗的空間,這無疑能予以人放鬆之感。還有,該天那位指甲塗黑、穿鼻環、染了粉紅色的頭及操著混合愛爾蘭口音英語的專業指導員,相信不少年輕威士忌愛好者給個Like。

2017-08-25 01:13:47
冰島建築師 Gulla Jonsdottir 專訪:將荷里活魅力帶到澳門


澳門五星級酒店,幾乎一式一樣。一場無情的颱風,更令外表金碧輝煌的酒店,顯得敗絮其中。偏偏,不少外國集團都對澳門很有信心,就像澳門羅斯福酒店(Macau Roosevelt Hotel)落戶氹仔,並請來來自冰島的知名建築師Gulla Jónsdóttir設計。要知道,Gulla曾經為第一屆奧斯卡頒獎禮所在地「洛杉磯荷里活羅斯福酒店」進行重新設計,赫赫有名,今次是她在日本以外的第一個亞洲項目,誓言要將荷里活式華麗摩登風情,帶到澳門。




Q:十年前,你曾參與荷里活羅斯福酒店的翻新工程。今次同屬羅斯福集團旗下一員,澳門那間酒店的整體設計,跟十年前有何關係?

A:荷里活羅斯福酒店曾經是首屆奧斯卡頒獎典禮的舉辦地,如何將它代表著的浮華魅力帶到澳門,是這個項目的關鍵。項目開始時,我們就將澳門羅斯福酒店的風格,定位為「荷里活式華麗摩登風情,以及上世紀50年代的復古格調」。我們在酒店每層掛上經典荷里活照片,牆壁和天花板亦刻有50年代荷里活影星的肖像,讓客人回味荷里活羅斯福酒店舉辦首屆奧斯卡金像獎頒獎典禮時的盛況。此外,復古燈具、書籍和裝飾在酒店內隨處可見,為荷里活的醉人魅力增添懷舊氣息。


Q:
你的設計一向注重細節,此次設計的澳門羅斯福酒店,有何特別的細節?

A:接手項目後,我發現蓮花是代表澳門的自然元素,於是決定用蓮花圖案作為串聯整個設計的主線。例如我們在客房和套房的牆面打造細膩的金屬葉紋壓花,將中國古畫的秋天落葉融入客房和套房的裝潢,藉此向歌頌自然美態的中國傳統水墨畫致敬,體現出復古風格。而泳池的形狀也是模仿蓮花的局部而設計,中央有一道葉形木橋,橋上擺放幾張躺椅。另一細節則是在大堂天花上打造的垂直空中花園,將戶外的植物帶入建築內部空間並翻轉過來,型格又別具度假風情。


Q:
這是你在日本以外,第一個亞洲項目,為甚麼選擇在澳門設計?

A:澳門是亞洲著名的娛樂城市,非常符合荷里活羅斯福酒店標誌性的浮華風情。從一開始,我們打算讓澳門羅斯福酒店看上去和感覺起來,與所有人知道的澳門有所不同。除了蓮花這一啟發外,我發現澳門位於熱帶,而且澳門羅斯福酒店能遠眺南中國海,因此決定將其露天泳池打造成城市中的熱帶沙灘。我們在泳池邊設置了巨大的棕欖樹、躺椅和池畔酒吧,高第風格的瓷磚圍繞著泳池四周,靈感源自澳門與地中海的歷史淵源。



Q:
你的設計理念和靈感來源是甚麼?

A:我一直追求從大自然中尋找靈感,因為它是我們人類共同擁有的建築。我出生於冰島,童年時每年會到祖父母鄉間的別墅過暑假。那裡有巨大的熔岩荒野,冰川瀑布和地下鐘乳石洞橫跨冰島西部。 即使是夏天,清澈的冰片也從黑化的熔岩石漿中露出。那段時間的美麗景色令我印象深刻,所以我在設計建築時,也注重與周圍環境的和諧共融。我一直偏好不同類型的曲線,甚少用直線,既然人類身形沒有什麼直線,為甚麼要讓我們人類生存的空間充滿直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