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MAR 2019 VOL: 199
2019-03-05 18:54:50

OMO5 如果你也厭倦了新宿的迷你酒店

很多香港人去東京,很基本地為了吃玩買,晚上回到酒店洗個澡便睡,所以酒店最緊要地點方便,行李箱都開不盡也沒問題。但這種旅遊方式並非所有人的心水,如果你也厭倦了新宿、池袋那些空間感太小的酒店,OMO5 Hotel會是你的救贖。
text & photo | ernus

星野集團向來給人奢華、度假的感覺,最近開設的支線OMO卻一反傳統,旨在為旅遊人士(特別是家庭)提供在市中心一個舒適的住宿。現時有在東京的OMO5和北海道旭川的OMO7,這回入住的OMO5位於大塚,距離山手線JR車站只有兩分鐘路程,這個位置靜中帶旺,前往新宿、池袋只需幾個站,卻不像以上地區般日日夜夜被遊客淹沒,對於日常生活環境早已太吵鬧的香港人,簡直是一個救贖。

OMO5的房間設計更是完全地考慮到現代旅遊人士的需要,房間面積不是最大,但巧妙地利用架空的床子,為房間創造上下兩個空間,上面有寬闊的雙人床,下面則鋪設一張大梳化,一家大小齊齊趟下也沒問題,還可以一邊看電視,一邊看東京市風景。梳化以外仍有不少空間,打開兩個行李箱不是問題,全靠設計師聰明的減少佔位置的儲存櫃,將衣架、風筒等日用品掛在牆上的架上。

走到OMO5的大堂,感覺一樣舒適。採用現代日式簡約裝潢,一片木色的氣氛,配上一件件北歐家具,代表著OMO5對細節的執著,其中一個角落設計成火車座位的模樣,讓遊客回味火車歷史。大堂設施比一般酒店豐富,提供不少有趣玩具給幼童借用,另外還搜羅了日本各地的得意小物供選購,足不出戶已經可以買手信。不得不提這裡的咖啡店,雖然規模不大,早上只提供幾款酥皮撻作早餐,不過味道非常出色,在陽光燦爛的日子單是坐在這裡靜靜地享受日光,已是人生一大樂事。

OMO5另一個賣點,是提供名為OMO Rangers的導賞服務。OMO Rangers有幾個不同主題,包括周邊地方、夜生活、地道食物等,遊客可因應個人口味選擇。這次我們在Green Rangers的帶領下,認識了大塚區橫街裡的小店,不少都歷史悠久,售賣著只此一家的名物,這些在旅遊書沒有的目的地,沒有打卡的價值,卻讓熱愛日本的人以另一角度感受日本地道文化,十分有價值。

 

地址:2-26-1 Kita-Otsuka, Toshima-ku, Tokyo, Japan 170-0004

官方網站:https://omo-hotels.com/otsuka/en/

issue FEB 2019 VOL:
2019-02-01 14:25:03
摩洛哥 發現帝王之路

自古以來摩洛哥海岸城市索維拉城(Essaouira)以出產銀器及工藝品暢銷全國,幾世紀以來不斷有商家將這些商品運往中部的馬拉喀什。久而久之,這些商貨的通道稱為「帝王之路」。

TEXT & PHOTO: 勞役司機

藍色海岸從卡薩布蘭卡開車往索維拉城,全程約400公里。原本想沿海濱向南進發,希望盡覽北大西洋引人入勝一面。可惜當地人提醒高速公路只能開到100公里外的港口城市傑迪代(El Jadida),餘下的路只能走國道,車程所需時間會比原本預算的多一倍。最後決定選走內陸高速路段,開車走五小時經馬拉喀什(Marrakech)抵達索維拉城。


索維拉城古城是一個藍色海岸城市,是其中一個北非世界文化遺產。我們抵達時,因不諳城內的阿拉伯文路牌關係,唯有走進一間由英國人開設的小型民宿查詢方向。民宿的裝潢粉飾得像希臘小島上的小白屋,店主善意拿出地圖講解方向,那是旅程上最好的見面禮。索維拉阿拉伯語意思是「精美設計」,是讚嘆十五世紀葡萄牙國王在這裡興建這座城堡的匠心獨韻。由正門進城後,所見的無論在區域規劃或潔淨程度都比其他舊城(Medina)出色。這裡的工藝品、銀器、羊毛氈、乾貨、成衣、菜肉及魚類市場都各有專屬的購物街。 伊斯蘭教的居民有幾樣東西是世上獨有,包括一天五次的禱告時間,最早一次禱告是清晨五時半,全個城市會響起類似警號的回響,導遊Hassan說居民禱告時不應干擾他們。原來這裡的男士傳統服飾長袍,頂端的尖帽子是用來蓋著頭,方便集中精神禱告。


對伊斯蘭社會另一個深刻印象,是當地人都不喜愛表露個人身分,這是受伊斯蘭教文化影響下的舉動。我們最初幾次把相機鏡頭對著當地居民,立刻遭受到冷眼甚至給謾罵。即使導遊Hassan在身旁解釋,有一些人也不願行個方便,Hassan直認這是十分不文明的舉止。不過,這也反映當地真切的保留原始本土文化及人文活動氣息,這也是我們來北非最希望見到的。 


曝光率非常高的麵包店,概念由古代流傳至今。每天早上婦女們會把在家裡製好的麵糰送到麵包店給師傅用大爐焗製,下午她們會送來蛋糕。一天早午共兩次,拿了新鮮出爐的麵包蛋糕便回家。她們每次會給師傅們人工,這樣家家戶戶便有最熱燙新鮮的麵包吃。
皇帝之路澄藍無比的天然風光底下,城外沿途數公里的優美海灘,輝煌顯赫的海防堡壘,和諧氛圍的猶太人廣場(Mellah)份外明艷照人。離城門不遠,阿拉伯語稱為「藍色時光」的L'Heure Bleue Palais酒店頂層,置身在希臘小島的餐廳泡著日光浴進午餐,那裡能盡覽索維拉城的全景及遠眺大西洋的波瀾壯闊。


藍色時光酒店總經理Laustriat先生闡述這個在19世紀初成為「皇帝之路」的起源。葡萄牙於15世紀的統治開始,索維拉城在葡萄牙語稱「Mogador」(意思是「牆」),藉著優越的地理位置,直至18世紀一直成為法國、荷蘭及英國等歐洲國家爭奪的兵家之地。到18世紀後期,當時摩洛哥國王穆罕默德三世利用該殖民地的文化特色,大肆與歐洲各國進行貿易往來,令索維拉城成為摩洛哥最大的貿易港。同時,當地商人把這裡盛產的銀器及工藝品運往馬拉喀什,以進貢給國王及分銷全國各地。


即使現今,當地販賣銀器的工匠也是國內最頂級的,他們需要領取牌照才能成為製銀師傅。造訪藍色時光酒店對面的銀器店,銷售員即席示範把銀器劃在黑石板上形成銀線,再將帶酸性的化學劑點在線上,若銀線出現反光情況,便是真銀。

心靈修練沿帝王之路往東開3小時車,我們進入了馬拉喀什。人多車多的馬拉喀什市內沙塵滾滾不是新鮮事,而舟車勞頓後,欲安頓心神兼充電的理想地方想必是來一個土耳其浴(Hammam)。不論在摩洛哥的公眾地方或酒店都設有澡堂。傳統的公眾澡堂分男女兩邊,遊客應自備洗頭水、護髮素、肥皂,男士還可帶剃鬚刀前往。在伊斯蘭社會,每星期進一次澡堂除潔身外,也是淨化心靈之修練。皆因水在伊斯蘭社會象徵生命、神聖及純潔。


獲得各權威旅遊網站一致高評價的「橙色別墅」,是一道沙丘中清泉。該精品水療中心隱藏在紛擾的市中心內,擁有恬靜優雅的環境,提供賞心的spa體驗。這裡的土耳其浴屬「完全殘廢」級別。替人洗澡的技師叫Tellak,以往傳統是由男性替客人進行全身洗擦,今天清一色換上女性當這種工作。


只穿紙底褲,安躺在溫暖石床上,Tellak用橄欖油做成的黑肥皂,配上Kessa(去角質手套)給全身洗擦。先由腳板,從小腿往大腿,站立後前胸後背的位置給她大力地揉擦。最要命當她摩擦肚臍、大腿內側及腋下的位置,感覺半癢半痛。能捱過這關,往後事情便變得美好。Tellak接著作全身按摩,並洗去全身死皮,甚至臉上及額頭也被照顧到。然後被吩咐在滿佈蒸氣的石床上躺20分鐘。最後經兩三次全身淋浴後,Tellak會為肌膚輕敷點阿甘果仁油,感覺猶如重生般滋潤,而體重亦像輕盈了一半。


法語法菜馬拉喀什是個講法語的地方,自然少不了有很多法菜餐廳。其中一間最好的法國餐廳,要數設在郊區的Ksar Char-Bagh。餐廳大廚安東尼來自法國,他邀請我們往市區的魚市場挑海鮮。我們抵達一家由法國人經營的海鮮急凍公司,裡面藏著幾個巨型鹹水缸,分別養有龍蝦、皇帝蟹及麵包蟹等。


與摩洛哥生蠔一樣,這裡的海鮮大半數從法國諾曼第海域進口,也有一些由摩洛哥對出的北大西洋灣直接捕取。安東尼問今天能取走甚麼最新鮮的魚,負責人便從雪房取出一條幾斤重的鱇魚(Monkfish)並放上運輸帶往工場。目睹工場的技師以一把魚、一把魚刀,幾下手勢便取出一塊雪白的鱇魚塊。


接著安東尼帶我們到蔬果市場搜購生果及紅蔥,裡面的西柚赤紅巨型,檸檬比加州更黃更大。特別巨型的還有洋薊,不過安東尼說該品質不及他家鄉法蘭西的。回到餐廳已接近黃昏,安東尼向我們展示他的傑作,一個全有機種植的私家菜園。裡面一年四季種有生菜、菠菜、檸檬草、薄荷及迷迭香等,安東尼摘取當地的火箭菜給我即吃,帶辛辣的強烈味道比生吃即磨的山葵有過之而無不及,非人人能生吃的品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