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OCT 2014 VOL: 146
2014-09-30 10:00:00

墨西哥彩色死亡之旅
11月1、2日是墨西哥著名的亡靈節(Dia de Los Muertos),這是一個關於死人的節日,墨西哥人會在這日子到訪親人的墓地,獻上祭品。你以為這是清明節嗎?你以為這是充滿眼淚與悲傷的日子嗎?錯了。這是一個慶典,這是一個開派對的理由。大概在10月開始,整個墨西哥,滿街都是骷髏骨頭。可怖嗎?一點也不!在墨西哥,你會愛上這些「死人頭」的,信我!

死仔包與死人頭
死人頭有個名字,芳名Catrina。她的原型是藝術家Jose Guadalupe Posada所創作,以歐洲貴婦打扮包裹下的是一副骨頭,諷刺當時崇尚歐式享樂的富人,即使坐擁多少身家,最終都不過是一縷枯骨。時光流轉,Catrina不再只是一個「人」,滿街滿巷的死人頭,代表的不再是昔日寓意深長的反諷;如今,死人頭代表的是墨西哥人對死亡的樂觀看法。供奉亡靈的貢品,不是元寶蠟燭香,而是水果,以及色彩繽紛而甜膩的糖果。
亡靈節其中一個特色食品,一定是「死仔包」。這是我隨便亂安的名字,它的西班牙文名叫Pan de Muerto,意即死人包、亡靈之包。這種麵包,一般都是一家人分來吃的,所以有碟子那麼大。灑滿砂糖的麵包,貫徹墨西哥的甜膩作風,特色是麵包上有一個模仿手骨形狀的部份!故意把麵粉搓成手指關節的模樣,烘烤成一個個亡靈之包。把死亡融入生活,分甘同味,反正「他朝君體也相同」,沒有害怕的理由……全文請參閱146期《JET》

Text & Photo : Selene
issue SEP 2014 VOL: 145
2014-08-30 10:00:00
安納托利亞之幽 Gaziantep
貫穿歐亞的土耳其,位處地殼最活躍位置,群山大海皆境內,說到平原地帶似乎略帶失色,尤其位於東南安納托利亞地區﹙Southeastern Anatolia﹚南部接壤敍利亞邊境、外間認為只有工商業的加濟安泰普﹙Gaziantep,土耳其獨立戰爭前又稱Antep﹚,翻開《Lonely Planet》也不過三兩篇幅,卻隱藏著鮮為人知的宗教歷史與秀麗風光。

聖約翰葬身之謎
土耳其近九成七土地在亞洲版圖之上,該地域又叫安納托利亞半島,即俗稱的小亞細亞,分東部與東南位置,而西北部則以分隔伊斯坦堡(Istanbul)的馬爾馬拉海(Sea of Marmara)為斷層,隔離歐板。加濟安泰普位處半島東南面,在美索不達米亞平原(Mesopotamia Plain)與地中海之間,東部一直沿著幼發拉底河(River Euphrates)而建,而北面小部分則屬東托羅斯山脈地帶(Taurus Mountains),貫穿歐亞地中海與中東交界,地勢極之複雜。雖說是平原,但山丘延綿,海拔其實也達二千尺。由於地理位置獨特,是故加濟安泰普長久都是東南地區的貿易重鎮,同時亦是各國民族雜處的灰色地帶,至今亦然。其歷史可追溯到公元前三千六百五十年,是土耳其最古老的省份之一,現今人口已超過一百七十萬,乃該區最多。省內共有九個城市,其中又以南部的ahinbey及北部的ehitkamil為中心。
曾被超過十五個國家與王朝先後統治過,遠至波斯、古羅馬、拜占庭、塞爾茲克、鄂圖曼等,近至獨立戰前的英、法兩國,加濟安泰普幾千年來不斷被割據收復,儘管今屬伊斯蘭國度,其僅存的異教,還有人文色彩依然甚具閱讀性。就以位於幼發拉底河中上遊的荒廢堡壘Rumkale為例,亦是我此行的第一目的地,有說是歷史上首本聖經手抄本的發祥地,昔日約翰將手抄本埋藏於此,並等待機會沿河偷運手抄本到貝魯特(Beirut),因而也有說當地就是聖約翰葬身之處,遂每年也吸引不少基督信眾前來朝聖。故事屬真屬假當然無從稽考,但無疑為這壘披上了一層神祕面堡紗。我雖沒有宗教信仰,也會因此覺得不可思議。

被淹沒的歷史
由於國際航班班次較疏落,所以我選擇從伊斯坦堡轉機前往加濟安泰普。礙於當地交通配套和語言溝通,此地一直不被視為易於背包旅遊,所以成行前總被質疑,尤其要到位處偏遠的Rumkale也的確費了一番工夫。
既稱古城,便以歷史開端。Rumkale其實是分隔加濟安泰普與anliurfa(又稱Urfa烏爾法)的一座羅馬式堡壘,亦是世上少有將懸崖開鑿成壘的古建築,約建於十二世紀,依循當時建築風格,樓底極高,而且內裡全都設有旋形樓梯以供上落。整個Rumkale與靠東的Urfa相連呈一水滴狀,是個半島,最初為亞美尼亞教會(Armenian Church)用作朝拜,又命所有神職人員住在裡面,可以想像內藏大量珍貴宗教雕刻及歷史建築。
前往Rumkale必先循陸路到Halfeti舊城登船。路線有兩種。一是在市中心乘當地的小巴(Kirsal Terminal是最方便的車站)到Birecik,然後轉乘另外兩程小巴到Yeni Halfeti(新城)及Eski Halfeti(舊城),這已是比較簡單的方法。另一路線適合自駕,從市中心沿公路往Adiyaman方向駛,經Yavuzeli向東直接前往Eski Halfeti。我是循第一路線到Rumkale的,單計車程約兩個半小時。大部份當地人不諳英文,而且小巴班次疏落兼無特定時間(平均一到兩小時不等),所以最好自己先畫好路線圖和時間表,供問路 / 回程之用。幸運的是我在Yeni Halfeti遇上了好心軍人(其實是接送軍人的pickup service),賺了一程免費順風車,縮短了令人勞累的車程......全文請參閱145期JET

text & photo : sam  /  special thanks : hasan kay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