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MAR 2015 VOL: 151
2015-02-28 08:00:00

格魯吉亞哥里城 史太林的故鄉
「高加索(Caucasus)之旅」的第一站,我們選了格魯吉亞。由伊斯坦堡轉機到第比利斯,在舊城區安頓後,我們在這個教堂林立的東正教國家,選了到不遠處的哥里城(Gori),參觀一位反宗教的蘇聯傳奇人物—史太林的故居。這地方曾於1989年蘇聯瓦解後一度關閉,後來在哥里人民推動下重開。
說他是傳奇人物,不少人認為這樣形容史太林太正面了。他的獨裁、鐵腕為他取得權力威望,他的粗暴、殘酷令不少人活受罪,除了數以百萬計被他屠殺的人,受害的還包括他的子女及與他共事的部下。在西方人眼中,他是個大獨裁者;但在哥里城市民心目中,他依然是個「神級」領袖。

格魯吉亞民族英雄
據說在哥里的市政廳前,曾有一座史太林的雕像。六十年代,赫魯曉夫下令拆除全國所有相關的紀念像,今日在俄羅斯境內,甚少見到史太林的銅像,充其量只是仍有些商品用他命名以作招徠。去年便曾有史太林頭像的格魯吉亞紅酒在市場推出大受歡迎,紅酒商更邀請特約演員以史太林造型現身亞歐博覽會促銷。在老一輩的格魯吉亞人─尤其哥里人心目中,史太林始終有其獨特吸引力。

然而赫魯曉夫時代的哥里城市民並沒有遵照指示推倒雕像,反而奮力保住史太林在該地的精神及實體影響力,直至2008年俄羅斯和格魯吉亞開戰後,哥里城一度被佔領,及後格魯吉亞政府進一步與俄羅斯劃清界線,並在2010年一夜間正式將史太林雕像拆除,當局更提出以紀念史太林時代的死難者作為替代。當時官方的說法是史太林在今日的格魯吉亞人眼中─一個嚮往民主的社會來說,是個發動大屠殺的政治犯,他不應也不是那麼受國人
歡迎。

正如我們在第比利斯出發,當地旅行團首選推介也是到UNESCO聯合國教科文世界遺產的教堂參觀,而不是到哥里城的史太林故居。不過兩年後,哥里城市政府再次通過重新聳立史太林像,延續其在家鄉的神話。

對於史太林的大魔頭形象,似乎只限西方而已。兩年前,莫斯科卡耐基中心(Carnegie Moscow Center)在史太林逝世60周年前公佈了一項民意調查,42%的俄羅斯人選史太林為世界歷史上最有影響力的公眾人物。而在格魯吉亞的調查更顯示,45%的受訪者對史太林仍然有很正面的觀感,視他為最著名及有權力的格魯吉亞民族英雄。

全文請參閱151期《JET》。

text & photo  |  沈旭暉、吳凱霖
issue FEB 2015 VOL: 150
2015-01-31 08:00:00
二世古 二號富士山下
未必有機會登上日本神山富士山,但是來到北海道,
卻可以攀登有「二號富士山」之稱的羊蹄山。而在羊蹄山脈下,
更有機會親身到訪世界上十大滑雪勝地之一的二世古。鬆軟細滑的粉雪,世上難求,
連奧運選手也慕名前來。以往二世古是傳統的奢華度假勝地,
但來到這個6.5算的時代,我們可裝一下豪客,感受世界之最。

滑雪天堂之謎
來來到二世古,有兩個小衝擊。

第一,「那那那……是富士山嗎?!」–同樣是圓錐形、頂峰蓋滿白雪,令北海道二世古的羊蹄山經常被誤認為東京富士山,實際上它亦有「蝦夷富士」的別號,只是雙胞胎中的弟弟不到海拔二千米,而日本第一神山富士山卻有3,775米。亦因為較矮,令它不似富士山般經常置身迷霧中,而是清晰可見。只要置身二世古,無論是滑雪,還是在室內呷一口熱朱古力時,一抬頭就可以欣賞到這片美麗的山脈。

第二,「我難道到了加拿大嗎?」–由札幌開車到二世古只需兩小時,感覺卻像由日本一下子跳到加拿大。放眼一看,幾乎都是紅鬚綠眼的外國人,街道兩旁是充滿設計感的獨立房子,餐廳不是居酒屋而是吃全日早餐的咖啡館……每一個角落也彷彿說明這不是日本,而是美加的某個雪山小城。

這個「殖民區」的成立都是拜澳洲人的獨具慧眼。早在三十年前,二世古還只是個當地人的滑雪秘景時,有澳洲人偶然來到覺得驚為天人,慢慢將之發展成一個國際滑雪勝地。據統計,每到旺季,來這裡滑雪的旅客就有上百萬人次。

對香港人來說雪只是雪,那管你是瑞士的天然雪還是深圳的人造雪,兩者只是環境不同,主觀享受的分別。但專家說,雪本身就是一門學問。科學角度而言,二世古受到西伯利亞氣流影響,雪的含水量只有8%,鬆軟細滑,不易凝結,故稱「粉雪」(Powder Snow)。對滑雪新手而言,即使手腳不協調從山頂直滾山腳,也不會有絲毫疼痛;對高手而言,這種騰雲駕霧的飄浮感,更是練花式或是速度的最佳地方。又因這邊雪季特長(由十一月下旬至五月上旬),也難怪被《福布斯》選為全球十大滑雪場地,也是東南亞的滑雪重鎮。

全文請參閱150期《J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