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MAY 2015 VOL: 153
2015-04-30 06:00:00

冰島 雪國浮沉
攝氐零下十二度,時睛時雨雪,下雨下雪都灰,忽爾雲散,雪砌的地平線上那抹藍在半空化作淡粉紅,旅程將盡還是會驚歎每次天色變幻。浮潛導師也說是好天氣,我帶過零下廿度的班呢,他說。可憐未被激勵到全身發滾,隔著膠靴著了兩對冷襪腳趾還是凍到痛,手最痛,手套透風,風刮來十根指頭一起喊,紅腫到忘形了?事後證實都給刮出裂痕。拜托快些快些跳落水,水溫不是有兩度嗎?

冰火之國
跟歐陸友人講決定冬天去冰島,「Cool!」,意即冰島超靚,冬天去好極;港友卻先涼半截,擔心路有凍死骨,保暖百科狂襲紛至。其實冰島冬天真的不太冷,冰島雖北,只有外島擦過北極圈邊皮,主島完全置身圈外,又面迎墨西哥灣暖流,與同緯度地方相較,暖多了。二月初去,市區徘徊零下兩度到攝氏三度左右,只比倫敦低三、五度,去浮潛之前,真箇不冷。

別站著,穿好潛水衣就去跑圈讓身體熱起來,潛導說。可我等在雪地跑跳兩小圈不見暖,又聚在一塊騰騰震。來程潛導一再提醒最多打兩層底,遂著兩層heat tech、leggings。浮潛團提供每人一件保暖蛤乸衣,著好即後悔太聽話,明明蛤乸衣下面超空洞可以著多幾件衫,但後悔已晚。身處Þingvellir國家公園被大自然環抱,沒屋沒更衣室,成班人屈身小貨車打完底,只能抖在雪地等潛導逐個幫我等新手著潛水衣戴裝備,兩個潛導幫八個人著裝,潛水衣、頭套、手套、頸帶、潛水鏡、蛙鞋,個個硬手硬腳……等等,你副鏡唔乾淨,吐口水再洗過……等……等……著完亦不見暖,鞋是膠的,蟹鉗形手套設計原理讓水溜進去,讓體溫滾成天然熱水膜,「一陣落到水,手唔好成日郁就會暖」,但在陸上等的那輩子,狂郁的是風……

冰島被喻為冰與火的國度,位處特殊。貼近北極圈的冰島有十分一是冰川,長年冰封,冰島自身卻是火山爆發而來的一片土。這土上有兩百座火山,是世上火山最多的國度。一切皆因冰島就在北美洲大陸板塊與歐亞大陸板塊交會的大西洋中脊上,這條長六萬五千公里的洋脊九成匍伏深海,冰島是其探頭之地。大西洋中脊是活的,平均每年上衝1.4厘米、撕開2厘米,活躍的板塊加上撕裂的缺口造就世上最長的火山鏈,不斷噴出新生海床與土地。

裂隙中的民主
初到冰島必遊的黃金圈之旅,就包括Þingvellir國家公園洋脊劃過的裂谷,這裡除了地貌,亦是政制人文史朝聖地。主流說法代議民主起源十三世紀英國,實則早在三百多年前,這極北小島已成立了史上第一個民選議會。Þingvellir有譯作辛格維勒,也譯作議會舊址國家公園,乃係聯合國世界遺產。公元八世紀前冰島還是個無人島,至公元930年,落戶冰島各地的族群決定建立冰島聯邦,並透過民選議會制定憲法。議會選址其時最就腳、有天然山脊掩護的Öxará河邊,即今Þingvellir國家公園所在。除平日例會,還每三年一次舉行野外全民大會,由議會代表向千里迢迢而來的國民朗讀議會更訂的憲法、依法仲裁各地紏紛等。全民大會持續三百年至十三世紀冰島被挪威殖民為止,民選議會則一直運作至1789年在丹麥治下名存實亡。此間,裂谷還是冰島人舉辦慶典、年銷會所在,近代冰島獨立運動亦以此為舞台。今天此地仍可找著一千年前全民大會的遺跡,冰島首座基督教堂仍迄立河畔。

全文請參閱153期《JET》。
issue APR 2015 VOL: 152
2015-03-31 08:00:00
巴登巴登 — 德國隱世水療之鄉
無論是因交通便利順道路過,或是始終對德國南部小鎮巴登巴登(Baden Baden)念念不忘。相距十年,心癢難耐,再續與這個隱世德國水療之鄉的未了緣。

黑森林與油菜花
曾經有人說過德國最漂亮的地方是黑森林Black Forest,特別是黑森林的北部。該地區的西邊接連溫泉之鄉巴登巴登,再往西走便是法國邊界及優美古典的法國舊城史特拉斯堡。

黑森林這個格林童話《白雪公主》、《灰姑娘》的發源地,堆滿密麻麻而又高聳入雲的杉樹與松樹,開車走過多彎崎嶇的山路路段,難免驚險萬分。幸而穿過森林前後,鮮黃耀眼的油菜花田間斷的從高速公路兩旁出現。

德國人喜愛油菜花原因很多,能製造比花生油健康的菜籽油(Rapsöl)外, 這個汽車生產大國更愛它能轉化成生物柴油,減低空氣污染。另外,高速公路還不時見到風力發電機組,為數不比在丹麥或葡萄牙所見的少,顯見德國在環保工作上的領先狀況。於是乎大風車與油菜花田,成為春天進入巴登巴登前,一道風景上的開胃小品。

巴登巴登這個黑森林小鎮,一直吸引不少皇室貴族、富豪名人前來度假。據聞這裡溫泉區地下的泉水含豐富礦物質,從地底深達2,000米源源不絕湧出,長期浸泡可醫治關節炎等症狀。小鎮人口約6萬人,區區一個歐洲小鎮,每年卻接待超過20萬的旅客(包括超過半數德國人)。

羅馬浴場
我親身到其中一間具代表性的卡爾卡拉浴場Caracalla Spa,室內設有現代化拱形大浴場,造訪當日見識到一位治療師即場向浴場內的伯伯婆婆示範水中物理治療,而室外有兩個大型按摩浴池,以高貴的白理石建成多個不同形式的按摩浴池,水中溫度會因應不同按摩部位作適合的調校。這個浴場還附設一幢以羅馬併合愛爾蘭色彩的菲烈德浴池Friedrichsbad,白天在五光十色的馬賽克石子鑲嵌的採光天井下,男女一起全裸混浴,回到以往古色古香的歐陸式泡浴情懷。

不過最叫我意外是卡爾卡拉浴場二樓Roman Saunascope的光景, 負責人一開始已叮囑我不要在內拍攝,因為甫進入Roman Saunascope的人都要全裸!一踏進二樓門前,右邊已見數位四十來歲的太太三點畢露地上陣,閉上雙眼悠然享受天然的日光浴,再進入內,發現每一位在場人士,男男女女,無論老幼都全裸登場,人來人往間我彷彿進入了伊甸園般。雖然曾在日本北海道試過男女全裸混浴,但由於浸泡時間始終比較多,相比這裡每個人在有限的空間不斷擦肩而過,看與被看間也沒有絲毫尷尬,確實大開眼界。


全文請參閱152期《JET》。

text & photo  |  Don Chan  |  special thanks  |  The Leading Hotels of the World、羅萊夏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