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NOV 2020 VOL: 219
2020-11-23 21:58:04

Chopard 雄鷹成長

去年Chopard推出全新腕表系列Alpine Eagle, Alpine有高山之意,Eagle就是鷹。理所當然地,今年雄鷹成長了,尺碼增大功能也增強!

 

先重溫一下Alpine Eagle的誕生,是一個三代傳承的勵志故事。

上世紀八十年代,品牌現今行政總裁Karl-Friedrich Scheufele當時只有22歲,向爸爸Karl提出製作一個全新精鋼運動腕表的大膽計劃,打破品牌一向只做鑽石及名貴金屬腕表的框框,結果Chopard首個鋼表系列St. Moritz獲得爸爸全力支持而正式誕生,一紅便是十多年……

 

歷史在重演,當自己做了父親,他的兒子Karl-Fritz又有新諗頭,希望把經典的St. Moritz重新演繹,創製另一款更富時代觸覺的新系列。結果由爺爺到爸爸再到兒子,Alpine Eagle終於有翱翔天際的機會。

去年誕生的Alpine Eagle分有男裝41mm、女裝36mm尺寸,材質有花了4年研製的Lucent Steel A223精鋼、18K玫瑰金,以及金鋼混合,女士款式還有貝母表面、鑲鑽表圈等版本。

 

 

今年雄鷹成長了,Alpine Eagle XL Chrono以加大44mm身軀登場,並且搭載飛返計時功能,表盤亦新增黑色(去年只有藍、啡及灰色),品牌表示這色調參考自野生動物在晚間頻繁出沒的山野顏色,當然紋理同樣來自雄鷹眼裡的虹膜。

腕表內搭自家03.05-C型自動飛返計時機芯具,當中具備四項專利技術,動力儲存60小時,也獲瑞士官方天文台認證,三個全新表款分別為鋼殼配藍面及黑面,以及金鋼殼配黑面。

最後,我們發覺新聞稿內,品牌替Alpine Eagle取了一個很有氣勢的中文名字──雪山傲翼。下次大家去表舖時跟店員大大聲說:「唔該我想要隻雪山傲翼!」多威風!(鋼殼:$150,000/金鋼殼:$210,000)

 

 

issue NOV 2019 VOL: 207
2019-11-27 16:44:47
Hublot 造個鑽石王老五

有一句至理名言可能要改寫了:鑽石除了是女人最好的朋友,以後也會是男人最親近的知心友,尤其這天看過Hublot的高級珠寶腕表,是男子漢都會禁不住想好好親近一番。

早前收到Hublot的邀請,出席一個Jewellery Watch Academy,心中有兩大疑問:第一,Hublot和珠寶有密切的關係嗎?第二,要是Hublot舉辦的學堂,不應該是法拉利五十日鍊,又或紅綠陶瓷大比併嗎?帶著滿腦子疑問,和希望見識一下這個女人的最好朋友,我們這天來到St. Regis酒店舉行Hublot珠寶學堂。

從踏入那裡的第一刻,便知道為何不是百年珠寶品牌,Hublot卻有膽色舉行其他機械表品牌都不太敢造的動作。原來不知不覺間,Hublot已創作了不少鑽石珠寶表,一次過看到這麼多作品,表展也可能沒有這種規模,難怪,像特工的猛男保安也比平常多。

學堂的前菜,是可親身觸摸多達9枚的鑽石珠寶表,有近年極為流行的rainbow表圈,其中的Big Bang Unico Rainbow腕表,除了擁有由48顆寶石構成的漸變彩色表圈,周遭的表殼和表耳部分更配以相應的彩色寶石,彩虹散落滿地。這還不止,品牌有能力在貴金屬表殼鋪上寶石,也掌握了在藍寶石水晶(sapphire)之上鑲嵌珠寶鑽石的竅門,從Big Bang Unico All Black Sapphire Rainbow可見一斑。

看完腕表,美女招待員特地叮囑我們參加大會安排的兩個遊戲,難道獎品是Hublot鑽石表……其中一個遊戲是在屏幕上,準確點擊由上而下的珠寶鑽石,為了鑽石表(白日夢mode啟動),當然出盡九牛二「手」之力雙手狂點……然後我們移師到宴會廳,聆聽品牌研究開發部總監Mathias Buttet的介紹,他們是如何搜羅和切割極罕的帕拉伊巴碧璽,放進Big Bang Unico Paraiba;又或品牌如何再發展sapphire以外的表殼物料,例如今年面世、硬度僅次於藍寶石水晶但也可演變成黃、啡、紅、粉紅等不同顏色的SAXEM物料,以及品牌自2009年開發One Million dollars的十年鑽石旅程。為了考驗我們是不是乖學生,有沒有雲遊太虛,第二個遊戲是有關Hublot製作珠寶鑽石腕表的選擇題。雖然最終獎品不是鑽石表?!但參加了學堂的得著,可能比鑽石來得珍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