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DEC 2020 VOL: 220
2020-12-03 18:34:33

Tim@Dear Jane 自我修理員

 

Dear Jane主音黃天翱(Tim Wong)可說是人生贏家,兒時移民美國;於夏威夷大學主修音樂;回流香港後在TVB當主持,同時身兼廣告模特兒和Dear Jane主音。由地下樂隊到簽約唱片公司,得過不少大小獎項、開過紅館演唱會,就連老婆都是公認的女神楊洛婷,婚後育有一女,繼續事業家庭兩得意。不過在2020年,無論你是陳奕迅、餐廳老闆、空中服務員,還是Tim,跟不少香港人一樣,都在經歷「銀行戶口沒加號」的日子。面對非一般的逆境,Tim慶幸還可以每天為即將推出的大碟作準備,同時亦把握機會讓自己變得更好。

 

text.Kee

photo.Bowy Chan

makeup.Chris Lam

hair.Carman@hair

watch.Bell & Ross

wardrobe.Still House

venue.Fridays Tattoo HK

 

 

除了挫折面前仍有路
2020年大部分人大部分時間在隔離或留家抗疫中度過,都說今年好像沒有發生甚麼就快要結束。Tim坦言今年跟你我他一樣,很多工作被停擺。「今年好像只做了幾件事,這麼快就到年尾,雖然年初做過兩三場show和一些網上活動,但感覺好像沒有真正出街做有關音樂的事。我們(Dear Jane)跟大家都一樣,有好幾個月完全沒收入,但亦很慶幸可以放時間去做好隻大碟,令我們沒時間去擔憂,始終每日都有個目標去做,不會覺得百無聊賴。我們已經相隔10年沒出過大碟,今年可以有更多時間和空間去改善,完成後才慶幸我們有機會花更多時間在studio去做。」

Tim自言是一個零計劃的人,最多只有一個長遠大方向,卻沒有很仔細的步驟。今年他的最大轉捩點,不是發掘自己可以做「廚神」,而是讓他每日有個小計劃。「以前忙碌時,很多時會自動波去做一些未必很motivated但會去做的事,反而逆境中就更清晰找到motivation,亦學習到斷捨離,放棄一些生活上無謂的東西。今年有更多空間和時間去思考,每天留在家可以計劃得更仔細,例如如何令自己開心?做運動、陪家人……

 

 

真愛是任何形狀對付百孔千瘡
都說留家抗疫可以和家人有更多相處時間,但同時亦有更多磨擦,Tim坦言亦不例外,不過同時亦懂得更加珍惜。「2020年給我最大的領悟,是家人有好的一面,亦會有相對煩的時候,但都值得花時間去感受整個家庭的好與壞,繼而懂得更珍惜。一段長時間相處,當然會有感到煩厭的時間,男女朋友同居都會有這個問題,但我發現愈來愈少有這種煩厭感覺,同時亦感受到Rabee'a(太太楊洛婷)的改變,我很難具體說是甚麼改變,就是一個感覺。而我亦有去改變,會盡量為家庭plan ahead,對我來說,已經是很大改變,例如簡單地計劃和女兒去公園或迪士尼,我都會嘗試參與。今年有更多時間和女兒相處,差不多每天都見到她,看到她的成長,算是史無前例地可以整個星期每日都見到她。以往工作忙碌時,真的錯過了很多。」

身為一家之主,加上是樂隊主音,Tim背負著經濟壓力和很多大大小小的期望,他自言「我行我素」,外人的想法控制不了,壓力只來自要求自己不斷進步。「我的壓力是來自於自己,無論是家庭還是樂隊,這些都是自己的事,不關其他人事,所以都是來自要求自己有進步。很慶幸我們的隊員思想很接近,需要擔憂的事我們都沒有去擔憂,算是活在當下。當然今年每人都有一定的壓力,但對我們來說,所有事的中心點是音樂,出到新音樂,其他工作才可以有進展,所以我們都很focus做好今年隻大碟。而隨著時間每分每秒地過,亦覺得自己想學習更多,當要同時兼顧家庭和事業,尤其女兒正在成長,就會發現時間愈來愈少,同時亦學識要好好分配時間。」

 

 

絕望裡樂觀亦是個情操
沒有最壞,只有更壞。經過上年的風雨飄搖,加上2020年的不安動盪,捱得過的,未知是否可以看到黎明,但最少Tim相信,今年是一個好機會讓大家做好裝備。

「最樂觀和誠實的說,所有捱得過2020年的人,將來很多事都不用怕,可能將來的困難更大更多,但今年看到大家的潛力和耐力有多少。2021年繼續見步行步,活在當下。樂隊上已有很多工作安排,希望有機會舉行演唱會,我們亦已開始籌備下一張專輯。我的生活大致上都是圍繞著樂隊,當然私事上可能有其他計劃,但都要先看樂隊的工作安排。2020年我初步開設了一個屬於自己的品牌,已經搭膊頭找朋友設計了logo,但未有很確實的發展方向。其中一個計劃是做一個平台,將不同類型的人connect,尤其是不同界別的創作人。不過由於只有我自己一個去做,做完開網頁等最基本的工序後,發現原來根本沒有時間去做,現在是在白交網頁的月費。我完全是個不懂做生意的人,開始要認真研究,是否需要找人幫手。」

 

issue NOV 2020 VOL: 219
2020-11-23 21:58:04
Chopard 雄鷹成長

去年Chopard推出全新腕表系列Alpine Eagle, Alpine有高山之意,Eagle就是鷹。理所當然地,今年雄鷹成長了,尺碼增大功能也增強!

 

先重溫一下Alpine Eagle的誕生,是一個三代傳承的勵志故事。

上世紀八十年代,品牌現今行政總裁Karl-Friedrich Scheufele當時只有22歲,向爸爸Karl提出製作一個全新精鋼運動腕表的大膽計劃,打破品牌一向只做鑽石及名貴金屬腕表的框框,結果Chopard首個鋼表系列St. Moritz獲得爸爸全力支持而正式誕生,一紅便是十多年……

 

歷史在重演,當自己做了父親,他的兒子Karl-Fritz又有新諗頭,希望把經典的St. Moritz重新演繹,創製另一款更富時代觸覺的新系列。結果由爺爺到爸爸再到兒子,Alpine Eagle終於有翱翔天際的機會。

去年誕生的Alpine Eagle分有男裝41mm、女裝36mm尺寸,材質有花了4年研製的Lucent Steel A223精鋼、18K玫瑰金,以及金鋼混合,女士款式還有貝母表面、鑲鑽表圈等版本。

 

 

今年雄鷹成長了,Alpine Eagle XL Chrono以加大44mm身軀登場,並且搭載飛返計時功能,表盤亦新增黑色(去年只有藍、啡及灰色),品牌表示這色調參考自野生動物在晚間頻繁出沒的山野顏色,當然紋理同樣來自雄鷹眼裡的虹膜。

腕表內搭自家03.05-C型自動飛返計時機芯具,當中具備四項專利技術,動力儲存60小時,也獲瑞士官方天文台認證,三個全新表款分別為鋼殼配藍面及黑面,以及金鋼殼配黑面。

最後,我們發覺新聞稿內,品牌替Alpine Eagle取了一個很有氣勢的中文名字──雪山傲翼。下次大家去表舖時跟店員大大聲說:「唔該我想要隻雪山傲翼!」多威風!(鋼殼:$150,000/金鋼殼:$21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