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DEC 2020 VOL: 220
2020-12-03 18:35:40

BELL & ROSS 向勇猛之士致敬


面對困境,有時我們自身未必很勇敢,但透過閱讀別人的故事,加上一些裝備,可給你我更大的勇氣。Bell & Ross全新Skull Family系列設計,一改早前的風格,以前衛設計投向未來,推出BR01 Cyber Skull腕表向所有這些勇猛之士致敬。

text.NW

想了解BR01 Cyber Skull,必先了解BR01 Skull腕表的歷史,如何通過藍寶石水晶底蓋及面蓋發現神秘的關鍵,感覺好像在表殼內無重狀態懸浮。承襲這個基因,2009年發布的「BR01 Skull」腕表,成為Skull系列駕馭時尚潮流的先行者。沿襲這系列的成功,品牌於2011年發布兩款限量作,其中包括著名的BR01 Tourbillon Skull腕表,直到2015年第三版問世,採用青銅表殼,這種物料會隨著時間的推移逐漸氧化,因此,每一枚腕表都會變身為獨一無二之作。

時至2016年,Bell & Ross推出BR01 Burning Skull概念表,鐫刻表殼飾以黑漆,讓人不禁聯想到紋身藝術家使用的墨水,內裡搭載的是自動裝置機芯。它包含驚喜創意,隨著下頜骨的移動,中間的骷髏造型會呈現咧嘴大笑,難怪Bell & Ross Skull成為品牌標誌性的系列,發展至今已近十年,依然大受歡迎。

來到今年,同樣是骷髏圖案,卻是全新設計。要知道,骷髏造型已有幾個世紀的歷史,有著「死亡象徵,擊退危險」的意味,海盜對這個標誌特別是青睞有加,視骷髏為護身符,能夠帶給他們勇氣,嚇退敵人。同時,軍方也會使用骷髏標誌來不斷警示他們自身的弱點,因此在一些常常面臨著死神威脅的職業,骷髏形象通常出現在他們的製服和飛機上,而BR01腕表向所有這些勇猛之士致敬。

今回,BR01 Cyber Skull發展至多面的骷髏造型及骷髏骨,表耳斜面設計,好像隱形戰鬥機一樣,加上特別使用黑陶瓷材質,與軍用設備防反射顏色相呼應。腕表內載手動上鏈機械機芯BR-CAL.206,隱藏在多面及斜面的骷髏骨裡,透過表殼面及底部裝水晶玻璃,使骷髏骨如在無重狀態下懸浮,極具建築美學。當然少不了前文提過,表冠手動上鏈時,隨著下頜骨的移動,彷彿向你展笑,添加無比勇氣。全新設計的腕表限量500枚,且看誰人能笑到最後。

issue DEC 2020 VOL: 220
2020-12-03 18:34:33
Tim@Dear Jane 自我修理員

 

Dear Jane主音黃天翱(Tim Wong)可說是人生贏家,兒時移民美國;於夏威夷大學主修音樂;回流香港後在TVB當主持,同時身兼廣告模特兒和Dear Jane主音。由地下樂隊到簽約唱片公司,得過不少大小獎項、開過紅館演唱會,就連老婆都是公認的女神楊洛婷,婚後育有一女,繼續事業家庭兩得意。不過在2020年,無論你是陳奕迅、餐廳老闆、空中服務員,還是Tim,跟不少香港人一樣,都在經歷「銀行戶口沒加號」的日子。面對非一般的逆境,Tim慶幸還可以每天為即將推出的大碟作準備,同時亦把握機會讓自己變得更好。

 

text.Kee

photo.Bowy Chan

makeup.Chris Lam

hair.Carman@hair

watch.Bell & Ross

wardrobe.Still House

venue.Fridays Tattoo HK

 

 

除了挫折面前仍有路
2020年大部分人大部分時間在隔離或留家抗疫中度過,都說今年好像沒有發生甚麼就快要結束。Tim坦言今年跟你我他一樣,很多工作被停擺。「今年好像只做了幾件事,這麼快就到年尾,雖然年初做過兩三場show和一些網上活動,但感覺好像沒有真正出街做有關音樂的事。我們(Dear Jane)跟大家都一樣,有好幾個月完全沒收入,但亦很慶幸可以放時間去做好隻大碟,令我們沒時間去擔憂,始終每日都有個目標去做,不會覺得百無聊賴。我們已經相隔10年沒出過大碟,今年可以有更多時間和空間去改善,完成後才慶幸我們有機會花更多時間在studio去做。」

Tim自言是一個零計劃的人,最多只有一個長遠大方向,卻沒有很仔細的步驟。今年他的最大轉捩點,不是發掘自己可以做「廚神」,而是讓他每日有個小計劃。「以前忙碌時,很多時會自動波去做一些未必很motivated但會去做的事,反而逆境中就更清晰找到motivation,亦學習到斷捨離,放棄一些生活上無謂的東西。今年有更多空間和時間去思考,每天留在家可以計劃得更仔細,例如如何令自己開心?做運動、陪家人……

 

 

真愛是任何形狀對付百孔千瘡
都說留家抗疫可以和家人有更多相處時間,但同時亦有更多磨擦,Tim坦言亦不例外,不過同時亦懂得更加珍惜。「2020年給我最大的領悟,是家人有好的一面,亦會有相對煩的時候,但都值得花時間去感受整個家庭的好與壞,繼而懂得更珍惜。一段長時間相處,當然會有感到煩厭的時間,男女朋友同居都會有這個問題,但我發現愈來愈少有這種煩厭感覺,同時亦感受到Rabee'a(太太楊洛婷)的改變,我很難具體說是甚麼改變,就是一個感覺。而我亦有去改變,會盡量為家庭plan ahead,對我來說,已經是很大改變,例如簡單地計劃和女兒去公園或迪士尼,我都會嘗試參與。今年有更多時間和女兒相處,差不多每天都見到她,看到她的成長,算是史無前例地可以整個星期每日都見到她。以往工作忙碌時,真的錯過了很多。」

身為一家之主,加上是樂隊主音,Tim背負著經濟壓力和很多大大小小的期望,他自言「我行我素」,外人的想法控制不了,壓力只來自要求自己不斷進步。「我的壓力是來自於自己,無論是家庭還是樂隊,這些都是自己的事,不關其他人事,所以都是來自要求自己有進步。很慶幸我們的隊員思想很接近,需要擔憂的事我們都沒有去擔憂,算是活在當下。當然今年每人都有一定的壓力,但對我們來說,所有事的中心點是音樂,出到新音樂,其他工作才可以有進展,所以我們都很focus做好今年隻大碟。而隨著時間每分每秒地過,亦覺得自己想學習更多,當要同時兼顧家庭和事業,尤其女兒正在成長,就會發現時間愈來愈少,同時亦學識要好好分配時間。」

 

 

絕望裡樂觀亦是個情操
沒有最壞,只有更壞。經過上年的風雨飄搖,加上2020年的不安動盪,捱得過的,未知是否可以看到黎明,但最少Tim相信,今年是一個好機會讓大家做好裝備。

「最樂觀和誠實的說,所有捱得過2020年的人,將來很多事都不用怕,可能將來的困難更大更多,但今年看到大家的潛力和耐力有多少。2021年繼續見步行步,活在當下。樂隊上已有很多工作安排,希望有機會舉行演唱會,我們亦已開始籌備下一張專輯。我的生活大致上都是圍繞著樂隊,當然私事上可能有其他計劃,但都要先看樂隊的工作安排。2020年我初步開設了一個屬於自己的品牌,已經搭膊頭找朋友設計了logo,但未有很確實的發展方向。其中一個計劃是做一個平台,將不同類型的人connect,尤其是不同界別的創作人。不過由於只有我自己一個去做,做完開網頁等最基本的工序後,發現原來根本沒有時間去做,現在是在白交網頁的月費。我完全是個不懂做生意的人,開始要認真研究,是否需要找人幫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