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JUL 2015 VOL: 155
2015-07-03 06:00:00

Omega 跟SNOOPY漫遊太空
走過這道門,當然不會直達宇宙穹蒼,不過起碼接近那個虛空無重的彼岸。上世紀五十至七十年代的太空競賽,NASA﹙美國太空總署﹚成功將一支支火箭射上太空,帶著太空人越過地球的引力邊緣,同時出征的還有體積小小但能耐大大的Omega Speedmaster。

熱愛太空UFO外星人的肯定認識NASA,而熟悉腕表的也必定知道Omega與NASA密切關係。話說當年,Omega Speedmaster隨美國太空人上太空,之後更一同降落月球,成為史上第一枚亦是唯一一枚在月球上被佩戴的腕表。Moonwatch之名,來得貨真價實。我們山長水遠由香港飛到地球另一端的美國德州侯斯頓,為的就是參觀NASA的太空殿堂,火箭、穿梭機、太空衣、月面運輸工具等都令人大開眼界,只差沒見到《Men in Black》中出現的外星人。

這個太空之城亦稱為Johnson Space Center,早於1961年建立,區內建有多幢設施及大樓,一直以來負責協調及指揮美國太空任務,同時亦設有訓練太空人的中心。今年適逢Apollo 13號任務45周年,當年隨太空人遠征月球的Speedmaster更助他們絕處逢生,留下一個「successful failure」的傳奇故事,下文將詳細交代這故事的來龍去脈,現在先帶讀者走訪NASA。大家準備好離地了嗎?

Space Center Houston
這個太空中心展示大量關於太空設備的模型,大至穿梭機,小至無線電通話器,就像一個藏品甚豐的太空博物館,提供詳盡的太空發展史,並以教育性質為主。在這裡更可買到罕有的太空食品,種類超過10款,全部經脫水處理,就連雪糕也是乾的,所以亦不用雪藏。味道如何?筆者真金白銀買了,吃後的感受是:難怪一眾太空人常常想家了。

Rocket Park
來到Rocket Park,終於親眼見到超過100米長的火箭,而且這不是模型或複製品,而是真正飛過上天劃破長空的火箭。基本上,除了頂部的衞星本體,整支火箭都是動力推進器,因為要擺脫牛頓的地心吸力,火箭的速度必須達到每小時40,000公里。那時,筆者一邊以每小時3.6公里的速度漫步,一邊看牆上關於不同的太空任務內容。

全文請參閱155期《JET》。
issue JUL 2015 VOL: 155
2015-06-30 06:00:00
Watch Art Grand Exhibition 無條件看百達翡麗
Patek Philippe
在倫敦舉行的Watch Art Grand Exhibition,是整個Patek Philippe 175周年慶祝最終站。品牌主席Thierry Stern親臨解說,在倫敦舉辦展覽成本高昂,展品都是平日難得一見的瑰寶,卻完全沒有商業成分,他甚至期望前來參觀的人士不一定是傳統腕表愛好者。Thierry Stern明白,今天的新世代已經被電子產品重重包圍,年輕一族都是自顧自的垂頭族。他就是希望借今次機會讓市民無條件進場,向他們展示傳統工藝的恆久美態,重申人與人之間聯繫的親厚價值。
所以今次倫敦展覽跟以往的有很大分別,不但入場費用全免,還附送供小孩玩樂的趣味小冊子,展館場內布置隆重而溫暖,入場觀眾遍布各階層,不一定華衣錦服,也沒帶半點爭妍鬥麗氛圍,更像是一個父母帶著子女的溫馨遊樂團。彷似他們來到,就是為了欣賞另一個家庭品牌一百七十五年來的努力不懈。

壓軸在倫敦
倫敦出名經常陰雨濛濛,但在百達翡麗的Watch Art Grand Exhibition舉行期間,天公十分優待,大部分時間都天朗氣清,只是偶爾灑一陣雨,但很快又陽光普照。在藍天白雲,空氣清新的環境下看展覽,心情特別愉快。很多人也跟我們一樣,高高興興地去看百達翡麗,今回展覽單是頭一星期(展期由5月27日至6月7日共兩星期),參觀人數已超過25,000人次,即平均每天三千多人到訪,入場費全免,進場的都是一家大小老幼,我們看到一幕幕父親把兒子抱起來, 喁喁細語解釋機械腕表的基本運作和趣味所在。我們平時看過百達翡麗有關於父子傳承的廣告畫面,今回都在展館場內活生生呈現。

百達翡麗過往也在日內瓦以外地區舉辦過大型展覽,2012年在杜拜,2013年在德國慕尼黑,今年的倫敦展覽作為175周年慶祝活動的壓軸環節,是有史以來最盛大,在2,200平方米展出超過400件由古至今的珍品。在Saatchi Gallery舉行的展覽會分成兩層,有多達21個區域,每個部分都仔細欣賞拍照的話,最少可以看上一整天。我們按著大會安排的順序參觀,首先當然是看品牌歷史。關於這方面,平時文字看得多也寫得多,用視像形式來看還是頭一趟,而且有不少影像是前所未見,平日我們多見Philippe Stern和Thierry Stern,在視像畫面竟然推早一代,見回Henri Stern和年輕時Philippe Stern的模樣。一幕幕父子相傳的畫面不獨我們沒看過,連主席Thierry Stern也說自己很少看自己爺爺和父親青年時的模樣,精采程度可想而知。

皇室作品
看完品牌歷史,下一站就是展覽會的其中一個重地Royal Room,展出的十多件珍品全是百達翡麗曾為皇室人員所造的珍貴時計,涉及的國家遍布歐洲各地以至俄羅斯,英國皇室的珍品自然是當中的亮點;不但有維多利亞女皇於1851年購入的兩枚懷表,英女皇伊莉莎伯二世更破天荒外借了一枚女裝珠鏈腕表同場展覽,百達翡麗的面子可真不少。除了Royal Room,Museum Room內的展品也是從品牌位於日內瓦的百達翡麗博物館運過來,總數超過100件。這裡的展品安排也跟足博物館的做法分成兩部份,除了Patek Philippe的作品,也有其他品牌的經典作品,不拘門派,有容乃大。

以上這兩個展館都只是整個展覽會的一小部份,還有許多很有意思的展館。最目不暇給的當數Rare Handcrafts區域,內裡全是當今最漂亮的琺瑯、雕刻、珠寶等等工藝時計,還有琺瑯大師和雕刻工匠即場示範。Movement Room也令人印象難忘,品牌將他們幾十枚機芯一次過大曬冷,蔚為奇觀;在Binocular Technical Room更可透過放大鏡,清楚檢視平時沒有太多機會看到的機芯零件細節和打磨工藝。喜歡研究機械,想了解計時表以至三問表是如何運作,必定會在Watchmakers Room捨不得離開,那裡有四位表匠拿著不同類型的機芯,配合放大很多倍的電視圖像,詳細解釋機芯功能的來龍去脈,基本上歡迎你打爛花盆問到篤。

全文請參閱155期《J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