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SEP 2015 VOL: 157
2015-09-04 06:20:00

Baume & Mercier 成功在未來 — 柳俊江
柳俊江自從離開主播崗位之後,開始發展多方面事業,其中包括廣告導演、電視節目主持、專欄作家等,不禁叫人佩服他是如何在各方面取得平衡之餘,還有時間兼顧家庭及運動生活。柳俊江認為,定義一位男士的成功,不應只看事業上的成績,也要看看他能否令身邊的家人幸福,如此心思細密的男士,難求啊。

柳俊江在電視台擔任主播多年,早已是很「入屋」的一個人,五年前毅然離開穩定的崗位,向著未知進發,勇氣可嘉。現階段的他身兼多職,最主要的工作是為自己的廣告公司擔任導演:「很多人以為我在電視台只是在幕前做主播,其實我一直有參與很多幕後工作,例如以前的《星期日檔案》我也是導演,主導節目的剪接和後期製作,累積不少相關經驗。現在開設了自己的公司,接的廣告無疑是商業化了,不過我很幸運地遇上一些想要真實感的客人,他們需要的不是傳統那些畫好storyboard的廣告,反而很放手讓我去自由發揮,所以我以前在電視台的經驗,現在也用得著。」近年客戶的口味不同了,因此像柳俊江這類懂得拍攝真實感的導演,反而更吃香,過去的六月,他甚至一口氣拍了四個廣告,差不多完全沒放過假。除了拍廣告,我們也常常在城中大小盛事中看到他的身影,之前在電影《雛妓》之中他更飾演一個重要角色,柳俊江是幕後人也是幕前人。「未來Now開設免費頻道後,我會和他們多點合作,而其中一個我一直堅持的工作,就是《議事論事》的主持,這是作為一個傳媒人對社會的承擔。另外也在不同報章、雜誌寫專欄,現在已經有五、六個,初初我也想怎會有這麼多題材寫呢,原來要寫的時候也是有的,這是一個鍛鍊自己的好方法。」

聽柳俊江一口氣數著現時的工作清單,很懷疑他怎能把一天廿四小時好好分配,他笑笑道:「廿四小時的確是不夠用的,所以會令我做少很多無謂的事情,例如打機的時間就大大減少。其實自從女兒去年十月出生後,我的所有考慮都以家庭為主,做任何事情之前都先考慮女兒,無論有多忙碌,一星期也會抽一天陪伴家人。當然,我需要一個安穩又扶持到女兒成長的家,所以事業也是很重要。」柳俊江現時仍然魁梧的身材,也是靠不斷運動鍛鍊回來的,但由於工作忙碌,他現時做運動的方式變得精益求精,以目標為本,盡量集中鍛鍊需要加強的身體部分。說了那麼多範疇,其實對於柳俊江來說,最大的成功感來自哪裡呢?「現時的身分是創作人,所以每次有作品出來就會有滿足感,這些作品包括廣告和專欄,希望可以繼續進步。正正由於時間有限,沒有成功感、滿足感的事情我已經沒有空間去做,可以說是大部分我在做的事,都能夠給我成功感吧。」

問到柳俊江至今的「My moment of success」,他卻謙虛道,那成功一刻還在未來。「很多人覺得我的moment就是前主播三個字,其實我不喜歡這樣定性自己,反而希望將這個moment放在將來,希望看到自己不斷進步,愈來愈成功,而回望的時候會覺得自己做過的事還不錯,退休之前也要保持這樣的心態吧。如果一直只是對以前做過的事情感到自豪,那就會變成阿叔,常常自覺食鹽多過別人食米,我不太希望自己變成這樣。」其實柳俊江執導的第一個廣告,便已獲金帆獎嘉許,不過對他來說,仍不足以定義為「My moment of success」。「只不過是merit而已,就算將來拿金獎、銀獎,我拍的廣告又是否得到廣泛傳頌呢,對自己的要求要不斷提升才是。好像我做體能訓練,一開始會很辛苦,突破了之後又要再加重,直至心跳率再次突破,甚至去到自己年齡可以達到的頂點,不斷追求,才是我的目標。」這種不斷尋求突破的精神,正好與Baume & Mercier提倡的「My moment of success」相符,而Classima腕表冀望與用家見證首個事業成功時刻,正好適合現階段的柳俊江:「我很喜歡它簡潔的設計,特別偏愛藍針的款式,也沒有太複雜的功能,比較接近我的個性,戴著它出席一些隆重場合就最適合不過。」

不同人對成功的定義都不同,對柳俊江來說,事業只是其中一部分。「可能社會對於成功的定義,是銀行戶口很多錢、揸靚車、拿十大傑青,但我認為這些都是過眼雲煙。沒錯,我有責任在物質上滿足家人,不過令她們開心,或者提起我時感到幸福快樂,這樣才是真正的成功。」Baume & Mercier最新一輯廣告以「Life is about moments凝聚珍貴時刻」為主題,對於經常把太太和女兒提在口邊的柳俊江來說,人生最珍貴的時刻,無疑是與她們一起的時光。「對我來說最珍貴的時刻,就是女兒出生的時候,我把過程拍下了,然後珍而重之的收藏了,希望到囡囡長大了,可以給她看。現在的社會是大家覺得甚麼都要即時放上網跟別人分享,不過我覺得珍貴的時刻就像美酒一樣,應該收起來慢慢品嚐,如果太快將它消費,事情就會變質。」

text : ernus
photo : Ming Chan@doubleMworkshop
location : Shelter Italian Bar & Restaurant
issue SEP 2015 VOL: 157
2015-09-04 06:00:00
Omega慢慢愛上
出發前公關已經落足嘴頭,今次瑞士之旅食得出色住得招積,好讓我們細意感受品牌理念哲學歷史將來。果然,真的不是鴨仔團,沒有說好的日本遊變越南遊,全程節奏拍得上《四個小生去旅行》,慢慢看,慢慢玩,可以逐一向博物館裡幾百枚表行注目禮,也可以跟隨Sergio Garcia﹙Omega代言大使﹚的步伐在高球場內由這個洞打到那個洞。慢煮是一種潮流,慢觀也該是睇表的模式,以下數頁篇幅,請慢慢欣賞。

•    瑞士行的開首兩站,是歷史尋根探索團,一個是位於Biel的Omega Museum,一個是位於Lausanne的Olympic Museum,直接和間接都和Omega時計息息相關。

•    Omega Museum棲身品牌總壇對面,樓高兩層,沒有金碧輝煌大宅派頭,但內裡都是寶藏。博物館1984年揭幕,是歷來首間單一品牌博物館,2010年翻新後重開,內藏逾400枚腕表珍藏。引領我們的尋寶專員,是說故事能手,不用講稿的,全程沒冷場娓娓道來女裝表發展、月球表秘史、奧運大革命等,聽完之後我們都能勉強當半個Omega專家。大家不用羨慕我們,博物館對外開放,而且有英法德語及普通話導賞旁白,有機會務必到此一遊。

•    設於博物館入口的一間小房間裡,布滿古董腕表及機芯,還有創辦人Louis Brandt當年用過的工作檯。當中展出了一枚產於1885年的袋表,配備12小時累計器,在那個大多只有30、45分鐘累計器的年代,設計相當前衞。鏡頭一轉,映入眼簾的都是女裝表,原來由袋表過度至腕表期間,女裝表地位舉足輕重,直至戰後男裝表才慢慢變成主流。今天Omega也忠於歷史,沒有重男輕女,逾三成以上的出品也是女裝表,近年Constellation就是最好證明。

•    今年巴塞爾表展上Omega既有Snoppy新版,又有57年復刻版,再有Dark Side或White Side映照月球表,是非常明顯的暗示,Speedmaster今年將會大出風頭。來到博物館終於得到證實,當眼位置以第一枚登月腕表為題布置,紀念Speedmaster衝出太空50年的事蹟。繼續榕樹頭講古時間,當年美國太空總署於坊間擺擂台招親,物色能供太空人佩戴的腕表,最後四位勇士分別是Hamilton、Longines、Omega和Rolex,其中Hamilton以袋表應考不獲取錄,而最後亦只有Omega過五關斬六將達標,促成Speedmaster登月的美麗傳說。可能不少人都有這個疑問,何解NASA要向Omega頒發Snoopy Award,Woodstock、Charlie、Lucy Award不可以嗎?原來Snoopy外形就像太空人戴上頭盔連頭巾之後的模樣,順理成章便成為了吉祥物。

•    講古第三部曲,今天我們看奧運田徑游泳比賽熱血沸騰,其實Omega都是勞苦功高的。品牌自1932年開始成為奧運會指定計時,引入了30枚高準確度的計時器,精準度提高至1/10秒,成績更為準確。現在我們習慣一邊看保特風馳電掣的跑,一邊關注電視屏幕上的實時計時,原來也是Omega的功勞,於1964年開創電視螢光幕上加入live time計時顯示的先河。同時於上世紀六十年代,Omega也發明了泳賽用的觸摸板,當泳手手部觸及之時便會立即停止計時。除了袋表和腕表,實在也不能抹殺Omega發展各類大型計時器的功德無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