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DEC 2015 VOL: 160
2015-12-04 16:50:00

Harry Winston Opus 14 手指打碟

自2001年開始,Harry Winston在每年Basel表展無間斷邀請各路獨立製表英雄合作製造Opus系列,在此成名的大師不計其數,有F.P Journe有Jean Marc有Ludovic Ballouard有Max Büsser有Eric Giroud……,自2013年脫離Baselworld,去年更史無前例空白一年。今年崔護再來、2015年的Opus14忽然跟年份數字再對稱,趣味卻在延續。

順應潮流,Opus 14的技藝不在傳統複雜功能,而在與別不同的顯時方式,以美式五十年代唱盤作靈感,腕表會像唱片騎師般發放三層「唱盤」。由左面表側撥掣,先從三項功能選取其一,再按下四時位置按鈕便能啓動播放功能,本來藏身於十時位置的唱盤,便以微型機械槓桿原理往二時位置,發放三層不同功能的唱盤,包括GMT、Date及為買家度身訂造的任何圖案畫像,可以是情人或兒子的相片或畫作。基本上,你是用手指來打碟便可。腕表最近重要亮點就是,在小小表盤內,以精密的機械組件完成整套唱盤彈出、收回的動作,為了應付強大的機械彈動、收回之動能消耗,Opus14具備兩組發條鼓,其一是供應日常走時,動能儲備約68小時,在表背顯示狀態;另一組則供應點唱盤的彈動裝置,動能狀態則在6時位置顯示。Harry Winston大老闆Nayla Hayek解說在動能充足時,能供應唱盤來回五次轉換動作,也夠玩了吧。在發布會上,很喜歡她對Opus14的形容:這是枚看來簡單悅目的腕表,但內在結構功能其實一點不簡單,但一切複雜責任都歸於watchmaker,用家只需一心一意享受當中樂趣。

這樣的微型機械唱盤Opus 14,機械部件數目驚人,共1,006個,表盤直徑是54.7mm,厚度約22mm,放在手腕看來竟然不算太大。Nayla Hayek的兒子Marc Hayek說,Opus14設計靈感雖源自於美式五十年代唱盤,表盤色調都採用美國舊式公路標記,但骨子裡又跟美國設計美藝又沒有重大關係。至於為甚麼選址在Baden Baden發布,他說事情有趣在於,在美國也不容易找到如此舊式酒吧,偏偏在德國Baden Baden的一些舊式賭場和酒吧,都保留著強烈懷舊風味,所以便選址在這裡舉行發布。當晚品牌非常心思細密,預先安排數十部精緻老爺車接載客人由酒店前往現場,走進場館內,貼著多幅五十年代天王巨星如占士甸、伊利沙伯泰萊等巨型海報,又有多部舊式彈珠供現場賓客玩樂,而Opus14就是被安放在其中一部舊式彈珠機內,賓客們要投進特別硬幣,彈珠機才會放光讓我們可以正式觀看Opus14,同時間,Harry Winston大老闆Nayla Hayek又請來美國天王級歌手Robin Thicke親自來到德國造勢,更委任他成了Harry Winston的宣傳大使,現場即席載歌載舞,整個場景讓我們彷如穿越時光隧道,讓我們置身五十年代的風情萬種。

我以為,Opus的發布形式將會跟Opus系列自身一樣,每年都會在尋求革新和突破。而且自從Harry Winston被Swatch Group收購以後,Opus的技術開發毫無疑問將會得到更強大的支援,以往先看prototype,實貨不知何年何日才有正式到手的日子將不復再。Opus 14玩味創作固然開天辟地,更重要突破是Opus不再先推慨念,以往在Baselworld看罷Opus,用家們都必定要忍耐心焦如焚,今回Opus 14表一發布,翌日已在歐洲公開有售,這樣的超級生產力量,比Opus的機械玩味更具噱頭。Opus 14只造五十枚,售約四十萬瑞郎。■

售價:約售四十萬瑞郎 / 查詢:2510 5222
全文請參閱160期《JET》。

issue DEC 2015 VOL: 160
2015-12-03 10:20:00
TISSOT 細味「港.街.情」- 第三輯:油麻地上海街
柳俊江
永隆繡莊

一條街,經歷時代的變遷,背後盛載了多少故事和歷史,等待我們細心發掘。瑞士天梭表的Chemin des Tourelles COSC自動腕表系列正是以品牌製表廠於1907年在瑞士力洛克﹙Le Locle﹚創建的一條街道命名,如今仍是品牌所在地,滿載歷史意義。同樣,香港亦存在不少歷史悠久、隨著時間變遷的舊街道,就讓柳俊江帶領我們遊走香港舊街道,訪尋街道上獨有的老舖工藝,細訴這份香港情懷。之前兩期柳俊江去過中環戲院里、上環西街,跟擦鞋匠康叔及光華印務第二代店主任偉生話當年,最後一站則來到上海街,跟永隆繡莊的造褂師傅棠叔細談多年來的變遷。

說起上海街,大抵已沒多少人記得或知道這裡在六、七十年代曾是傳統裙褂舖的集中地,全盛時期有三、四十間繡舖,新人結婚都必會走一轉上海街。到了今日,裙褂舖已買少見少,永隆繡莊卻仍然留守這裡,見證上海街的變遷,也見證過不少新人走到人生的另一頁。永隆繡莊的造褂師傅棠叔今年已86歲,由十幾歲開始造裙褂,年輕時在廣州學師,造好的裙褂就交給別人刺繡,當時有不少人專程由香港到廣州找棠叔度身訂造裙褂,後來才到香港,至今已有近七十年經驗。「最初在擺花街工作,後來見上海街裙褂舖愈開愈多,便來這裡,在永隆繡莊一做就三十多年。當年除了裙褂舖,也有很多賣洋貨、尼龍袋的店舖,這裡可說是營商熱點。」棠叔說。「那時一有客人走進來就一定要做成生意,不然一出去就有別家裙褂舖搶生意了,當年上海街的裙褂舖競爭就是如此激烈。」永隆繡莊老闆娘張太說。縱使競爭大,永隆繡莊仍然堅守這裡,後來搬過兩次舖,仍不離上海街,對這裡始終有份情懷。
 
現在上海街只剩下寥寥數間裙褂舖,永隆繡莊是其中歷史悠久的一間,店內一排牆壁全放滿一箱箱的裙褂。「怎樣才謂之一件漂亮的裙掛?」柳俊江問。「最早期的裙褂多是繡花的,釘金、繡立體圖案就最考工夫亦最貴,可以去到幾千元一套,當時幾千元可以買樓了。現在一套最貴的裙褂可以賣四萬多元,稱褂王,上面是金龍彩鳳刺繡,全套繡滿金銀線,當中沒有一絲縫隙,造一件要一年。褂后則沒有繡滿,仍可見裙掛的紅色底,但現在會繡裙褂的人已很少了。」棠叔說。繡莊老闆娘張太隨即拿出一件具三十多年歷史的裙褂,上面全是棠叔所說最難繡的立體圖案,柳俊江直言這件裙褂特別墜手,一圈圈刺繡很工整,摸上手是凹凸有致。

但她坦言,這件裙褂的手工極精緻,現在已沒人會造這種高難度刺繡的裙褂,需要太多時間卻賺得不多,另外也是因為愈來愈少人講究裙褂。「以前一日造120套褂,現在一年都沒有造到120套。」她說以前新娘一套裙褂就由早穿到晚,不同現在一日穿五六套婚紗晚裝,所以對裙褂的款式手工都很執著。但後來流行穿婚紗,婚紗店又有一條龍服務,很多客人都去婚紗店租婚紗,順便搭一條裙褂,那手工跟傳統裙褂舖不能相提並論。「裙褂是中國人的傳統,只要有中國人的地方,結婚就會穿裙褂。認真看每件裙褂,其實每件都獨一無二,就算設計一樣,人手始終不會一樣,繡出來的裙褂是有不同味道的,那是裙褂師傅一針一線對新人的祝福,所以以前有不少人的裙褂是一代傳一代,將祝福傳承下去。」張太說。

為新人們找到適合的裙褂,分享傳承當中的喜悅和祝福,正是永隆繡莊多年來留守上海街的最大意義。縱使上海街多年來已由裙褂舖集中地變成今日只剩下數間老舖,永隆繡莊依然堅守這裡,保留裙褂的獨有手工,延續裙褂的傳統意義,這種堅持與傳承,跟天梭表的製表精神如出一轍。■

◎昔日的上海街店舖林立,棠叔說除了傳統裙褂舖外,還有不少賣洋貨、尼龍袋、造銅的店舖,但今日只剩下寥寥數間傳統老舖,永隆繡莊是其中之一。

◎1+2.永隆繡莊的一排牆壁全放滿一箱箱的裙褂,裙褂分褂王和褂后,褂王即是指全套繡滿金銀線,當中沒有一絲縫隙,褂后即是未有繡滿,仍可見裙掛的紅色底。3.這件裙褂有多於三十年歷史,採用德國金屬線以密披方式繡出立體圖案,刺繡工整精緻,是棠叔所說最難繡的裙褂。

◎1+2.永隆繡莊的一排牆壁全放滿一箱箱的裙褂,裙褂分褂王和褂后,褂王即是指全套繡滿金銀線,當中沒有一絲縫隙,褂后即是未有繡滿,仍可見裙掛的紅色底。3.這件裙褂有多於三十年歷史,採用德國金屬線以密披方式繡出立體圖案,刺繡工整精緻,是棠叔所說最難繡的裙褂。

尖沙咀星光行旗艦店開幕

天梭表積極開拓香港及亞洲區市場,時至今日,香港已擁有超過二十間天梭表旗艦店。今年品牌再下一城,於尖沙咀星光行開設全新旗艦店,同時推出一系列「Chemin des Tourelles腕表系列」,並將於12月4日舉行旗艦店開幕典禮。為隆重其事,品牌特別邀請到天梭表全球形象大使黃曉明專程於婚後首度來港為新店揭幕。屆時,店內將展出天梭表「港.街.情」攝影展的得獎作品,繼續和大家細味「港.街.情」。

text : ying / photo : Kauzrambler / Make up and hair : Charmaine from Joman Beauty Wardrobe : Agnes b., Club Mona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