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DEC 2017 VOL: 184
2017-12-01 14:16:38
筆墨記下進念人

Leumas To是業餘插畫師,畫人像尤其出色,去年忽發奇想構思文字圖畫並重的書本《進念人人人》,為的是記下他第一份全職工作遇過的一眾進念奇人。


Text : Ernus

《進念人人人》的故事說來一匹布咁長,Leumas從自己大學畢業開始,一口氣娓娓道來。Leumas修讀室內設計出身,就讀期間發覺室內設計除了牽涉設計概念,還有很多技術性的問題要兼顧,自言鍾意繪畫的他,沒有成為室內設計師,卻誤打誤撞到了本地劇團進念擔任創作助理。「那份工作甚麼都要做,宣傳、製作舞台模型甚至校對,我甚麼都不懂,都是邊做邊學。最大的得著大概是認識了一班很有才華的前輩,他們對我有著很深刻的影響。」

向來主意多多的Leumas去年底忽然想寫一本書,苦苦思量下想起他在進念的日子,於是便定下《進念人人人》的構思,訪問與進念有關的重要人物,書本一半是文字,另一半是他最擅長的插畫,畫出與進念有關的人和物。「印象中以前進念的作品比較抽象,近年則多了像《東宮西宮》那些比較不同的。我曾經有個疑問是為何變成現在的模樣,但不敢問,驚?嘛。寫這本書的原因是我覺得進念的前輩都好叻,現在都上了神檯,來到我們這一代卻少了很多像他們般有很多奇怪想法的人,我想寫一本書記低他們,幸好得到Kubrick支持出版。」

Leumas從2011年開始在工餘時間畫插畫,當時創作了一個叫「好孩子」的角色,旨在為八、九十後平反。「那時我們被社會抨擊得好緊要,我想突出他們想要改變,不想重覆大人所做所想的想法,漸漸找到上環的畫廊給我免費辦展覽,又想不到有人買有人訪問,於是我開始在工作以外狂做展覽,其實不知道為了甚麼,只是覺得很多東西想講想表達。」Leumas自言成長了,不再一味講,現在的作品反而著重如何引發大家思考。

幾年下來,Leumas不滿足於展覽一閃即逝,又萌生出書的想法。「我和幾個插畫師朋友開始一個叫《乒乓》的計劃,一人夾二、三千蚊便可圓出書夢,可以將作品永遠留低,又沒有銷售壓力。」原本只為自己留念的計劃,卻不經意地將Leumas的作品帶到世界各地,包括台灣、日本、韓國,香港藝術中心因此認識了《乒乓》,更將他們帶去柏林交流,令Leumas深信只要用心做好眼前的事,就會有意想不到的回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