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FEB 2012 VOL: 114
2012-01-31 18:00:00
上海的新加坡味
我叫王奕,二十三歲,在投資銀行工作,但興趣和夢想和生活時尚相關。每個月都要離開香港幾次,愛在旅遊時沉澱思想,並寫下作記錄。也催促自己趁年輕經歷多些。曾為幾位台灣一線女歌手寫歌詞,現也有繼續音樂創作。最底層的秘密是,我愛上了一個人七年了,被愛過半年,之後一直都在徘徊。(微博:http://t.sina.com.cn/wyick

港式甜品店、燒味店、茶餐廳依然受歡迎。香港的IFC、ICC那邊都有,連APM也將在上海落地生根。經濟發展上,上海雄心勃勃,敢衝敢變,甚至有些新加坡的味道,雖然暫時只是一絲絲而己。我見到每個人時都會問:你覺得上海會取代香港嗎?大家都先客氣幾句,然後欲言又止,默默表態了。
 
上海人很愛外來文化,而且必定是比他們有錢的地區的文化。她還是對香港很有興趣,只是越來越淡。最近MAMA MIA在中國新推出普通話版,以上海作巡演的起點。跟製作公司細談之後,發現原來他們選首站的地點時認為,其他地區對外來舞台劇的接受程度遠不及上海,在北京甚至還會受到排斥,因為當地在文化藝術上自成一格。討論當時,北京人不屑:「你們崇洋媚外!」,上海人馬上回擊:「你演京劇去吧」,還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
 
晚上,去到酒吧,同行的上海女性朋友就嚷著要我教她廣東話,還指定是能在夜店搭訕用的。她先表演,一字一頓地說:「先生你好靚仔吖,好開心認識你吖。」,我告訴她,這樣會被人問價,因為聽起上來像是一名瘋癲的北姑。她不知北姑是甚麼,但堅持要學多幾句傍身。我只好應付教兩句:「先生你好吖,我個胸大唔大吖?」和「先生你好吖,我可唔可以摸下你吖」 學好後,一定不怕冷場。
 
身邊的上海朋友,來了香港後大約半年就學懂廣東話,對答如流。不理音準或否,都敢說,只是語速慢了,不像他們說母語般咄咄逼人。被開玩笑也無所謂,很大方。上海女人是我見過的女人裡最聰明的。投資銀行在當地辦事處的男女比例是大約一比九。高層眼見情況失衡後,曾要求降低招聘時對男性的要求,但女的還是優勝太多、太多。聽見這些後,想法有二:1. 我懷疑要求增加男新人的高屬是一群中女,渴求新鲜嫩肉。2. 上海男比不上她們,難道我們比得上嗎?她們大批南下後,以後我们還有能力競爭嗎?
 
上海人還喜愛討論正經事兒,不分場合。七月份,上海當代藝術館有《道法自然——中國抽像藝術展》。十分有趣,因本人最愛面目模糊、色彩扭曲,甚麼都看不清楚的畫。當我沉醉在數張淨色畫(還算是畫?)時,有位本地小姑娘拉一拉我手,然後羞澀地問「先生,可以跟您討論一下市場經濟嗎?」(不是艷遇,失望!) 。原來她正代表某某機構訪問二十到三十歲外地人對中國宏觀經濟的看法,看到我東拍西拍就認定了我。之後還抓來一位在Airbus工作的法國男和一位在復旦讀經濟碩士的荷蘭女,我們四人便在一片抽像中爭辯人民幣升值問題。十分詭異,十分現實。若在香港的藝術館(抱歉,實在想不出例子!) 作同樣的討論,應該可以上蘋果動新聞。
 
還有一次,的士司機聽到我來自香港,就不斷問我香港的情況。問我上海、香港哪個大?哪個好?哪個新?哪個美?只差拿一張評分表讓我逐項給分。跟這名司機沒談得很深入,但是我最後跟她說,不用羨慕外面的世界,你們很快就會有條件瞧不起港台了,跟新加坡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