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JAN 2014 VOL: 137
2013-12-31 10:00:00
劇場新貴 King-Yeung Wu
五奪香港舞台劇獎「最佳劇本獎」的潘惠森讀過年輕劇作家胡境陽的第二個長編劇本後的評語:「我終於搵到喇!」翌年將之搬上舞台,成為新域劇團作品!胡境陽,會不會就是本地荒誕派劇場的接班人?
 
能將潘惠森迷倒的是《白色極樂商場漫遊》,故事講述巨型商場變成一個不斷增生的迷宮,超越時空來到的Sherlock Holmes、商場服務員和顧客們被困在其中。荒誕的情節,精闢的對白,嬉笑怒罵道出現今香港商場化、消費主義橫行的社會現象。這套作品後來被潘Sir挑選,由新域劇團製作上演,更獲得第四屆香港小劇場獎最佳劇本提名。而它,只是胡境陽第二個撰寫的長編舞台劇劇本!

胡境陽笑言讀書時不諳運動,搞gag講故事是另一種在友儕間生存的方式。「中學時上作文堂,我為自己定下目標:無論寫哪種文體,我都要安插某位同學死去的橋段。哈,那大概激起我的創作和寫作慾望吧。」
 
入讀浸會大學電影電視學院,期間加入話劇社接觸舞台製作。至今他繼續游走在兩種不同的藝術世界之間。問他喜歡電影還是舞台,他沉思半刻說:「在電影世界,觀眾會因為畫面表達不到,而拒絕入信。但在劇場世界,編劇寫得出、演員認真地做,觀眾就會believe,我很喜歡這個自由度。」
 
他的筆下世界永遠天馬行空,如《白色極樂商場漫遊》,小鳥不止講人話,還高歌盧冠廷的<天鳥>、《金蟬脫殼》中,瘋狂編劇化為一個繭、《馬桶》的主角被馬桶的強大吸力吸住,被迫住在廁所一個月!除了自由奔放的情節和人物,文字語言亦是他的看家本領,如Sherlock Holmes尋找華生﹙Watson﹚,結果到了屈臣氏﹙Watsons﹚、找到前顧客服務員「袁露」,就能找「原路」等。語言刁鑽,往往語帶相關,營造出一種獨特風格,被潘Sir形容為「爵士樂般的幽默」。
 
他的筆下,總有幾位被理想和現實拉扯衝擊的人物—就如他本人。畢業後,胡境陽曾當過撰稿員、剪接、場務,創作機會欠奉,過了好一段行屍走肉的日子。「我由人看到社會的變化。香港的發展愈來愈單一,年輕人的出路也很單一。我想探索生活方式的可能性。」社會議題如舊區重建、地產霸權、公共空間問題,穿插故事中。「命題其實都好主流(笑)。」
 
他去年成立的「胡境陽房」劇團(又食字!)將會在春天上演《香港官立青春紀念學校》,又是個探討人的成長路向的故事,有興趣的可留意。

text | 陳嘉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