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JUL 2018 VOL: 191
2018-07-19 18:18:10
Ariake 設計幽會

現在geek、nerd當道,可以通電話不用見面,可以text / send stickers不用通話。現在哪有人會在意電話plan通話分鐘多少?只會緊張是否無限上網。現在geek、nerd當道,可以通電話不用見面,可以text / send stickers不用通話。現在哪有人會在意電話plan通話分鐘多少?只會緊張是否無限上網。


愈來愈多人不喜面對面傾、講電話的,大概是有社交障礙。大家只是通訊 / 聯絡,沒有溝通,彼此不用對嘴各自表述自說自話。這情況筆者最有資格講,因為自己都是這種人,搶先自首。不過在這個年代,新加坡設計師Gabriel Tan卻是一朵奇葩。他最喜歡跟人溝通組織合作團隊推出聯乘作品。而且他的合作項目,並非建基於翻來覆去的email視像電話互傳試辦模型,而是真的狂賺飛行里數,親身走到設計師工匠面前,用口講用手摸,在同一地方一邊吃喝玩樂一齊努力工作。


剛剛Gabriel Tan就當團長,將挪威的Anderssen & Voll、丹麥的Norm Architects、瑞典的Staffan Holm、加拿大的Zoe Mowat以及日本建築師芦沢啓治等帶到去素有家具之町美譽的佐賀縣諸富町。設計師跟工匠一起吃喝玩樂一齊努力工作。來自世界各地的品味種子,在個多星期內成功在諸富町落地生根。令這趟設計幽會成功結下大量珠胎,夠創立一個全新品牌Ariake(日文名字是有明,向當地有明海致敬)。Ariake這個品牌覺得,家具除了使用,亦聯繫了不同人的起居生活。將一大班家具設計師美術總監攝影師工匠聚首一堂,縱使偶爾雞同鴨講,不過每個人一起看著有明海日落、一起分享正斗料理時都敞開心扉,各自的品味識見成功sync到,譜出日本製造新一章。

Text : 袓慧
PHOTO : Courtesy of Ariake Collection

家具之町到世界市場家具之町到世界市場
Ariake的出現,來自家具之町諸富町兩個工房:Legnatec及平田椅子製作所。兩個工房都是六十年代開業,一個是造櫃專家一個精於椅子。這兩個諸富町鄉里曾經聯手到新加坡參展,可惜成績平平。這個時候設計白武士Gabriel Tan就出現。他認為日本無論本身的生活水平 / 製作成本 / 手藝都偏高,日本製造不可跌入將貨就價的鬥平地獄。所以Gabriel Tan的建議是,用一個全新品牌為老工房殺出新血路。他們的目標不單只到新加坡參展,更劍指世上有鑑賞能力的客人,可以讀得明設計語言的市場。Gabriel Tan本身是設計師,自己當然會落手落腳設計。加上自己向來喜歡跟人合作溝通的個性,就為兩所日本老工房組成一個世界級設計團隊(真的來自世界各地)。Gabriel Tan對世界市場如何運作自然不陌生,所以整個品牌創立過程都依足遊戲規則,除了有環球家具設計師,亦有瑞士設計公司及攝影師負責所有品牌設計:產品照、品牌商標、網頁設計以至字體選取都是夾到滴水不漏。不過當上品牌設計總監的Gabriel Tan卻對當今的設計文化不敢苟同,因為互聯網促成更多足不出戶的所謂合作,最誇張的是產品面世之日,設計師才第一次接觸到自己的作品。Gabriel Tan相信大家要在生產現場食同一款飯吸同一種木糠,彼此才會瞭解,更明白品牌,更明白自己的生產拍檔。他不願再跟世界各地設計師互通email了,就將他們一網打盡再直送日本工房現場,跟當地工匠同撈同煲吧。


對於日本,Norm Architects的Jonas Bjerre-Poulsen在研究日本建築時,已經知道日式美學跟禪、茶道花道環環相扣。不過這個丹麥建築師原來從未踏足過日本,正當他滿心歡喜去到福岡一家家具店跟其他團友匯合時,才驚覺日本原來很北歐!兩地都有相若的美學DNA。Norm Architects跟MK27合作的Braid Sofas,就是完美融合丹麥日本元素。Braid Sofas有丹麥大師Børge Mogensen及Finn Juhl的細緻處理,將那些漂亮的細節收收埋埋。同時間見識過日本大量竹製品及榻榻米後,設計師就用梳化背的木條、扶手位的編織組件表達他們的日本味。設計師覺得有了這些元素之後,梳化再不用永遠貼牆,就大方向人展示自己的細緻背脊。

環球設計師的日本情書環球設計師的日本情書
來自加拿大的Zoe Mowat,有機會來到佐賀為公為私盡情深度遊。古城又好當地藝術家工房又好寧靜小街又好,幽靜環境殺死人的日落好食都癲的美食在地工藝跟日本人待客之道,全部都是她靈感來源。她交出一個既簡潔又非常代表到日本的功課:Aizome Cabinet。它櫃仔細細,適合現代家居。而且它知道你的雜物只會愈來愈多,櫃頂已經預留位置欄著你的雜物小山。不過Aizome Cabinet最迷人的地方就是Aizome。Aizome即是日本著名的藍染意思。Aizome Cabinet透現到木材的紋理之餘,更帶來質感豐富經典日本藍染。最畫龍點睛是門柄的一抹紅。那種紅同樣是日本染,在日本藍襯底下更搶眼,亦有實際用途,提你櫃門在何方。由於寫稿之時筆者正在廢寢忘餐睇世界盃為日本隊打氣,日本隊的制服永遠都是用大片日本藍來映襯丁點紅。證明加拿大人Zoe Mowat在日本進行短期集訓,已經領略東瀛美學精髓。


除了Zoe Mowat的Aizome Cabinet用了日本國技藍染,Ariake非常多設計都用上一種特別處理。表面顯映出來是一種藍到近乎變黑的色澤。原來這是一種用墨水(Sumi Ink)染色的技法。比起現代的上色技術,這種染墨方法可以做到色澤耐人尋味,同時保留天然木材的紋理。在Ariake之前,鮮有其他品牌會用上這種技術於商品之上。


瑞典設計師Staffan Holm的日本故事更有趣。話說這個北歐大漢少年時代已經有幸在家鄉學習空手道,空手道世界裡面的嚴謹、紀律教這個瑞典少年著迷。最後他更成為空手道選手,代表國家出外比賽過不少獎牌!Holm發現自己永遠當不上世界第一後,才走上設計之路。Staffan Holm發現日本經常用「組子」(kumiko)來佈置環境,有屏風拉門格格窗燈具等數之不盡等用途。不過設計師最看重的,是組子有大量榫接工藝。自幼已經喜歡木藝,本身都是一個出色木匠的Staffan Holm自然對日本處理木材的工藝著迷。Kumiko Cabinet就是攝取了日本組子文化的現代產物。設計師認為組子令整個櫃更好看,你亦可以在櫃內放不同燈具,即時改變現場光線跟氣氛,同時間兼具拉門及燈罩的功能。來自不同國家的設計靈感跟日本培養出真感情,再藉著自己的創意用家具當情書懷念日本。真心希望Ariake的設計幽會陸續有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