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JUL 2017 VOL: 179
2017-07-06 14:25:02
Lasvit創辦人 Leon Jakimic 全速減慢世界

Lasvit這個捷克玻璃名字,其實在敝刊出現過多次。多年前第一次見Lasvit的手吹玻璃燈飾設計,未開燈已經叫人眼前一亮。想不到多年後有機會人在中環,跟Lasvit創辦人Leon Jakimic食個午飯。國際知名玻璃品牌老闆在面前,自然要大八卦詳談設計經。可惜本欄習慣模糊焦點離題萬丈,Lasvit的成功不用多說:度身訂造的大型玻璃裝置愈做愈大愈做愈勁,入得屋的燈飾設計,每年家具展都可以在數之不盡的新設計中突圍……實在不用再替這個走上上坡道的設計品牌歌功頌德。

那麼跟他談甚麼好呢?正如他所言,玻璃是極其人性化的材料,所以我們就跟這知名年輕老闆聊玻璃與人情:原來Leon Jakimic有一套玻璃生活哲學:用手去平衡科技,用漂亮東西減慢生活速度。自己不是設計本科,如何跟建築師設計師藝術家職人等性格巨星,在火辣熱熨的玻璃工房打交道?時至今日,新設計面對的最大難題是啥?還有這個在18年前已來港,跟一家大細及狗狗早就落地生根的捷克人,有甚麼令他決定要最終還是回老家定居?

Leon Jakimic叫的午餐未到,第一件事就是職業病發作拿起玻璃水杯來check it out。正如他所言,這是波希米亞文化,捷克人的血液裡都有玻璃……


Text : 袓慧
PHOTO : Courtesy of Lasvit

網球手的玻璃治療
話說Leon Jakimic是個網球少年,要成為世界No.1。不過一次嚴重背傷令這位網球手走上另一條路……未有當上職業球手,不過其球技仍足以讓他拿獎學金到美國升學,在大學仍然日日打波。網球是他的最大興趣,不過血液裡仍然有玻璃。

「我來自玻璃家族,五代以來家人都是從事這行業,我生活都是被玻璃包圍。當捷克仍然是共產國家,我媽媽在國營企業銷售玻璃擺設,爸爸就賣建築用的大型玻璃。就算是這樣,我仍然到過另外的捷克玻璃公司工作,汲取人家經驗。就是甚麼好做甚麼不好做?最後公司給我兩條路,一是到美國,一是到香港。美國我去過了,就來香港探險吧,儘管我來的時候只認識李小龍。」

Leon Jakimic 99年到港之時,他的名字Leon當然成了本地人的話題!他知道Leon Lai的名字最近又經常出現。香港的濕度叫他吃不消,城市的速度像紅彗星一樣三倍速,原來桑拿是傾生意的地方,公司員工都不敢對老闆的意見say no……

「我在十年前成立Lasvit時就跟同事說:你們的工作,就是要挑戰我的意見啊!因為我相信,公司要有好清晰目標,同事又認同這種價值觀,每人才有動力去工作。Lasvit的目標是甚麼呢?就是我已經非常明瞭爸爸媽媽做的是甚麼,我不會再造傳統的波希米亞式玻璃擺設、或者遊客紀念品。波希米亞玻璃技法已經有千年歷史,現在是時候跟設計、藝術、建築這些最前?大膽的領域結合。我想Lasvit成為玻璃世界裡面最大膽、啟發人心的名字。」

世界再快,玻璃則慢
「除了人與人的關係,我覺得漂亮的東西在生命裡非常重要。我每朝在家起來,會見到Maxim Velcovsky設計的Frozen,以及Arik Levy的燈飾。毫無疑問,漂亮的東西都有改變人心的能力,引發不同情緒。被漂亮的東西包圍,人總會開心一點吧。你試想想,這些漂亮的設計,都是用有千年歷史的技法製作。在這個急速的世界裡,竟然有些東西可以超越千年!所以我覺得Lasvit的設計可以令人凝神貫注,叫人靜下心神。再多的新設計,內裡都有『慢』的元素。除了慢工出細貨,還有手工藝品令人慢下來的能力。」

「我絕對不是反對科技,事實上我們的大型玻璃裝置,就用好多先進技術去模擬效果、計算光線、工程力學。在泰國Mahidol University的音樂廳中,我們的燈飾更會懂得聽音樂!能夠跟現場演奏互動。」(說時Leon Jakimic拿出電話分享這個項目的影片,表情像父母向朋友炫耀自己仔女獲獎一樣!)不過所有玻璃組件,仍然是在捷克的工房,用一千年前的技法製作出來。在這個甚麼都講求高速,連下棋都要以人工智能作對手的世界,我們這些仍然講求手藝,能夠令人慢下來的工業,對這個世界來說都算是一件好事吧。」

最妙的是,Leon Jakimic沒有當上網壇一哥,不過祖高域、拿度等頂尖球手打生打死才能捧起的獎杯,都是由Lasvit操刀。

  

 

全文刊登於179期《J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