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OCT 2017 VOL: 182
2017-10-03 12:00
我們的包浩斯 New Tendency

年輕設計團體New Tendency來自德國,New Tendency的名字有個少少荒謬多多趣的故事:話說核心成員Manuel Goller及Sebastian Schönheit結緣於Weimar的Bauhaus University。Bauhaus University成立於1919年,院校學生4,000,全部均是修讀建築藝術設計工程。當然,喜愛設計的你聽到Bauhaus這個名字一定兩眼發青光。在設計世界包浩斯運動固然遠近馳名,不過在現實世界:Bauhaus的名字早在六十年代被一間德國五金工具連鎖店拿去商業註冊(你看德國球賽都會看到五金Bauhaus廣告牌),聽歌的會懂得英國Bauhaus樂隊,就算香港,都有公司有牌子叫Bauhaus啦。

反而這批真真正正的Bauhaus University學生,以既鬼馬不過又恰如其分的名字「My Bauhaus Is Better than Yours」的名義搞展覽搞聯乘作品,誰不知這群正宗Bauhaus學生真的收到五金Bauhaus的律師信!打官司不是學生的遊戲,這個名堂之爭雖然引發德國以至外國媒體激烈討論,一心想做設計的真Bauhaus學生只可放下包袱,以New Tendency之名整裝上路,決意用一件件實際產品,將Bauhaus美學智慧帶入生活。自己成立網站賣自己產品,於柏林開設陳列室,跟不同年輕設計師合作,延續德國優良包浩斯傳統。

Text : 袓慧
PHOTO : Courtesy of New Tendency

靚囉!就係咁簡單
香港人好奇怪,去日本的傳統祭典覺得好過癮,好想著浴衣著和服打卡。不過你叫他們在香港大時大節順應自己傳統,他們又會說你老土。他們可能覺得外國花語全部有意思有故仔真浪漫,不過自己搞錯花語不理習俗無視傳統禮儀,他們就大大聲一句「靚囉!就係咁簡單」、「原來香港人咁緊張㗎咩?」發悔氣。筆者有幸年輕時聽過一個老廣告人演講,他講解一個logo可以用半個鐘!水銀瀉地從文化傳統幾何學易經術數甚至去到師奶口中的意頭忌諱,去解釋自己的設計意念,卻從來沒有拋下一句「靚囉!就係咁簡單」。靚,不是你看到甚麼就搬/抄過來用,反而是包含大量文化底蘊在內。

New Tendency的成員都年輕,他們的設計主旨,就是將包浩斯的設計傳統融入現在的網絡時代。Manuel Goller認為,要有新設計,首先要認識傳統設計規則。正如彈琴,第一步必定要鍛鍊好琴技做好基本,你才有資格去創作玩即興。你想創新,首先要認清傳統。好多人覺得Bauhaus就是代表功能、絕對理性。New Tendency眼中的Bauhaus卻同時擁有詩意、使用以外的感性價值。

Bauhaus University以至所在地Weimar都有深厚設計傳統,先不說學校始於1919年,大學的workshop空間足、工具機器齊。
Weimar社區細,反而有助他們跟不同建築/設計/工程人溝通合作。一大班同學煮飯之際,亦是傾project之時。晚黑隊啤酒浮出來的念頭,第二朝就可以入workshop落手落腳實現。時至今日,他們仍然將這種工作模式帶到柏林:因為工廠都是早開工,他們一早就到studio。為的,就是下午可以跟同事一同撚幾味或者外出搵食。他們的設計,大多是彼此面對面溝通,經過無盡對話方可成事。當然,他們覺得煮飯食飯時不談工作,互相交換食譜亦是正經事。設計團隊亦要感謝柏林,因為租金尚算跟人性掛勾,令他們有能力租陳列室租寫字樓。同一面積,在慕尼黑或者倫敦卻是
天價。

生活品味無限期
前文提到New Tendency在學時期已經習慣跟不同人合作,除了家具,他們亦從事創意總監、展覽佈置、空間設計等業務。Mercedes Benz、Microsoft以至Samsung都是他們的客戶。他們強調自己不是家具品牌。事實上他們是一群品味同步的設計團隊,販賣的是生活品味。他們崇尚的生活品味是甚麼?就是像包浩斯的經典設計一樣,強調功能、合理之外,希望自己的設計有強烈的個性,能夠經歷潮流更替。

Meta side table是New Tendency的招牌作。作為一張茶几、角几,Meta side table除了是茶几,它亦可以打直打橫收藏你的雜誌書刊以至床頭小物。物料是金屬,它堅固又站得四平八穩之外,金屬片固意造得特別薄,令它從正面看時顯得更加纖巧。上方下圓的結構,亦表達了New Tendency最仰慕包浩斯的性格:只用簡單的幾何,成就強烈的平面設計風格。昔日元袓包浩斯年代沒有手提電腦這玩意,今日當代包浩斯設計的Meta side table,卻是好使好用、適合放在梳化旁邊的電腦檯。總之你品味/生活環境如何,Meta side table都可以用得著,並不是單單顏色吸引或者「靚囉!就係咁簡單」如此主觀、膚淺。再者,他們大部分產品都是本土製作。盡量本土製作,為的不單

單是支持本地工業,因為他們深信最傳統的設計流程:由概念出發,之後造紙板模型,再去到生產廠房跟物料供應商製造商商討,如此無限次球來球往才得出最佳製成品。如果生產假手於十萬九千里外的外國工廠,他們就建立不到這種傳統又緊密的伙伴關係。

至於他們跟另一柏林友Christian Metzner合作的Rien,一眼就看出凹凸杯底是設計細節。其實這個細節亦不是「靚囉!就係咁簡單」:水位到杯底那個「山頂」位剛剛好是4 cl的容量,水杯就同時有細shot glass的功能。而且製作上它是參考實驗室內的用具,用的玻璃都是非常耐熱的borosilicate glass。表面沒有整古造怪,內裡卻有生活文化體現智慧。

除了德國,日本亦是New Tendency最大客仔。New Tendency坦言年輕人不易有個像樣居室,所以客人大多是稍稍成熟,能夠解讀他們設計語言的品味之士。Manuel Goller當然想吸納更年輕的支持者,因為現在年輕人買條牛仔褲都動輒200歐元。究竟他們要買牛仔褲,還是一件可以用過世的設計?留待他們自己衡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