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2018-02-28 15:08:00
俄羅斯時裝兩三事

來自俄羅斯的冰壺選手Anastasia Bryzgalova靠美豔外表在冬奧一滑爆紅,俄羅斯總統大選三月舉行,世界盃即將就緒,又據說美國2019年將會取代俄羅斯成為最大產油國,在讓人錯覺長期是白茫一片的異地,那種陌生感似乎漸漸收窄,對於時裝界亦言,以下這些兩三事,大概你會知道,又或者不知道,反正就像俄羅斯本身一樣,令人知啲唔知啲,如一個謎。

當紅炸子雞 GOSHA RUBCHINSKIY

(Gosha Rubchinskiy,FW18)

(Gosha Rubchinskiy,Fall 16)

只有33歲的Gosha Rubchinskiy是蘇聯在1991年正式解體後,第一批接觸到消費主義的年輕人,亦是近年打正旗號融合東歐俄羅斯街頭文化色彩的設計師。他的設計得到川久保玲的丈夫(COMME des GARÇONS公司的CEO)Adrian Joffe賞識,並穿針引線將其作品在Dover Street Market販賣,漸漸嶄露頭角。Gosha Rubchinskiy經常與不同時裝品牌如BURBERRY、Levis、Dr.Martens與Adidas合作,將經典時尚元素滲入俄羅斯濃厚的民族色彩。以FW18系列為例,會場播放俄羅斯搖滾歌曲〈Goodbye America〉已經先聲奪人,當中模特兒的頭髮剃成Adidas經典三條線logo同樣一度成為話題,全因當年蘇聯政府不允許運動場上出現有「資本主義」色彩的運動品牌logo,但因為Adidas的三道線與Moscow的「M」字相似,於是沒有被排斥,反而成為前蘇聯流行的運動款式,在Gosha的設計下,服裝彷彿添了多一份人文風情。

顛覆時裝世界的Lotta Volkova

來自俄國,30歲出頭的人氣造型師Lotta Volkova是Demna Gvasalia的好友,亦是VETEMENTS、BALENCIAGA及Gosha Rubchinskiy的幕後推手。她出身於俄羅斯東部最大港口城市Vladivostok,因為父親是船長的關係,從小可以感受西方國家的音樂及穿上外國的時裝。擁有奇思妙想的Lotta為當下時尚圈帶來嶄新的活力,《VOGUE》曾經形容她是「Making Bad Taste Look So Good」,換句話說,如果沒有Lotta,就未必能將ugly beauty的風格玩到如此淋漓盡致。她接受《032c》訪問時就表示︰「所謂當下,就是將很多文化參照進行重新混音,持續流動資訊,對一切事物作出即時反應。」一個女子可以癲覆時裝世界的運作,影響一代cool kids,正正是一股強大的female power。

烏克蘭危機後的消費模式

雖然俄羅斯時裝界不斷湧現新秀,不過當地的時裝零售業卻出現兩極化現象。根據莫斯科顧問辦事處向HKTDC在去年年底提供的報告表示,近七成俄羅斯人表示,他們在烏克蘭危機爆發後開始大幅節省衣服及鞋履的購物開支,而莫斯科及聖彼得堡同期均沒有大型商場開業,現有商場的人流更下跌15%至20%。不過在貧富懸殊差距愈來愈大的環境下,高級時裝品牌的總業績反而有所增長。Chanel在俄國去年銷售額上升15%,Burberry更升了200%,是歷來最高。這份報告亦指出由於內地旅客數目愈來愈龐大,加上當地富裕階級消費信心逐步回升,所以導致出現這個極端購物現象。

陰盛陽衰的模特兒界

俄羅斯模特兒界一向重女輕男,近日當地男性雜誌《Maxim》就邀請了當地的性感女模特兒拍攝照片,目的是呼籲男性年輕人在下月舉行的總統選舉投票,而普遍都指這是普京支持者的舉動。然而要說高級時裝,就不得不提自15歲便成為top model的Natalia Vodianova。她於2001年和LVMH集團董事長的兒子Antoine Arnault結婚,不時參加集團旗下的品牌活動,今年Versace亦邀請Natalia成為FW18開場的模特兒,展現霸氣本色。

只招收40歲以上的模特兒公司「OLDUSHKA

年齡對於很多模特兒來說,可是最殘忍的歲月之刀,不過俄羅斯有一間名為「OLDUSHKA」的模特兒公司就反其道而行,旗下只簽由45歲至95歲的銀髮族做模特兒,甚至不需要有任何時尚背景,也不用有特別的拍攝經驗。創辦人Igor Gavar本是一名攝影師,他認為這些在臉上擁有皺紋,身體有歲月痕跡的「老人」所散發的美態與專業,並不會輸給年輕人,而且他們的眼神更為堅定而有自信,一句到尾,香港何時才有這樣的model agency?

延伸閱讀 >>> 最值得FOLLOW的5位時尚大叔︰http://bit.ly/2G02GY3

TEXT |AS

PHOTO|INTER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