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APR 2019 VOL: 200
2019-04-10 13:02:20
CELINE 永續Hedi Slimane

忽然醒起,這欄目誕生之時,正值FW07,即是Hedi Slimane離開Dior Homme前最後一季,靚到癲。十二年來,由Dior轉戰攝影,繼而復出天橋回歸YSL,然後告別聖羅蘭,降臨Celine,實在走過一條高山低谷的時裝路。

 Text : 冰汪



來到Celine,他第一個舉動,就是刪除品牌e字的法國音調符號。他解釋,這不是刻意改朝換代,而是把事情回到根源。他早已預料,改動品牌標誌會惹來時裝五毛批評。縱橫時裝界二十年,早已見盡風浪,實在同打波先來落雨一樣,沒有甚麼好怕。



回到去年九月廿八日,時裝騷的晚上,Celine在巴黎左岸傷兵院(Hotel des Invalides),舉行Hedi來到Celine首場SS19男女時裝騷,拿破崙就在院內長眠。開騷之前,有人一廂情願他延續Phoebe Philo的摩登簡約(老老實實,有乜可能?),有人深信他只會永續indie,我是後者。結果,打頭陣是一條女裝大蝴碟波點露肩短裙,緊接出場,金髮男模穿上一套黑色slim cut孖襟西裝,之後是一系列不同款式的biker jacket、trench coat及bomber jacket,全都是熟口熟面的招牌設計,但他混入濃烈的八十年代風,熟悉之中又些少新鮮。



Hedi永遠是Hedi,大有可能是時裝史上最硬頸的設計師。完騷之後,行內行外,鬧多過讚,但以我們認識十多年的Hedi Slimane,九成九當耳邊風。甚至乎,大家愈鬧得青筋暴現,他企得愈硬,大家心裡都有被批評的防衛機制呢。無可否認,他與Phoebe Philo是兩種完全不同的style,前者開創了優雅自信的intelligent women,後者則永遠年青,不羈放縱愛自由,更愛音樂。他也直認:「我們的style都是獨一無二,各自擁有一套設計視野。事實上,你不會加盟一間時裝屋,嘗試模仿前任設計師的作品,亦不會刻意做一些與前任相反的事情,更不會取締他們為品牌建立的氣質,必須尊重所有設計師的作品與格調。」在他腦海中,已有一套全盤大計,通過衣服、時裝騷及其他媒體,表達他的故事,他心目中的Celine。

我在時裝騷翌日直闖showroom,驗明衣服正身。依衫直說,男裝西裝方面,看上去都是熟悉的黑白灰與條子,穿上身,才發現他刻意把衫身裁得較以往寬敞,衫身亦比聖羅蘭時長一點,就是兩個細微改動,整個線條看起來已不一樣。假如閣下是熟客仔,便能體會這種新刺激。撫衫自問,衣服好靚嗎?我不會盲目讚到上天,驚喜實在不算大,但沒驚喜還沒驚喜,總有三幾件產品,尤其是那幾件與Christian Marclay合作的漫畫圖案衣服,令人蠢蠢欲動埋鏡試試。


系列中,不論男女裝,同樣出現大量珠片及embroidery,為了這些工序,據聞他特別帶來一隊刺繡小組,應付Phoebe年代甚少出現的衣服類型。這系列,大家都說很聖羅蘭,我的答案是同意與不同意。同意是有目共睹,無需解釋;不同意是衣服很聖羅蘭,還是很Hedi?肯肯定是後者吧,無論他在Saint Laurent,在Celine,甚至有朝一日轉到ABCDE品牌,他都不會改變。假如連追求自由創作百花齊放的天橋,都容不下一個忠於自己的設計師,so sad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