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MAR 2018 VOL: 187
2018-03-05 15:28:43
王嘉偉 我們都是東方昇

Text : Nic Wong
Photo : TPK

東方昇,毛記電視主播兼「偽員」,癲佬一名,沒有最癲,只有更癲。若訪問他,不如更癲,情人節前幾日,想和他去行行山,結果他一口答應。說實話,東方昇只是一個角色,他的真正身份是一名研究生--王嘉偉。這位王姓研究生,三十餘歲,閒時喜歡行山及曬太陽,希望用東方昇這個身分(他口中的行為藝術)來研究香港人的精神,結果發現人人都是東方昇,一樣地啪掣,只是啪掣原因不同,認真搞笑。

香港人有特異功能

今次搞talk show,其實是公司提議。我每年都想有些目標,第一年是《六點半左右新聞報道》,第二年是分獎禮上台,之後是台慶,之後公司沒搞大騷,我便提議出書《北韓包膠》。今年我未有計劃,林日曦卻說很久沒搞過騷,不如今年搞,我覺得OK,也相信他的眼光。最初我離開商台決定出來幫他,因為以前的我每年一樣會set target,但每年都做不到,他卻能夠push我做到一些自己認為做不到的事,於是他提議,我就應承。

上台做talk show當然不易,我當然擔心,但有林日曦和公司creative同事幫我度稿的話,我有信心,爛船都有三分釘,只是我能否背得到及演繹得到。其實我沒有壓力,因為沒甚麼好輸,失敗就失敗囉,公司又沒有賣飛壓力,何況我都不理會公司。我經常說這是蝕硬,搞一場騷的製作成本很高,如果想新嘗試,賺錢角度上輸硬,但當我沒有賺錢的壓力,就沒有壓力,試下新嘢囉。上兩次毛記搞騷,有好亦有更多不好的地方,但我們就是這樣的癲,從來未有十足把握都會做,可能只有四成便去馬,所以有仆街的機會,但當有仆街的機會,才有新鮮事做出來,基於有六成是冒險精神。

今次騷名叫《東方昇特異功能!救!香!港!!!!!!!!》 ,但我當然沒有特異功能啦。又或者,很多香港人都有特異功能,皆因香港是個很難生存的社會,要在社會上立足,一定要有特別能力。人們常說我很癲,我覺得很多人比我更癲,好像做保險一樣很癲,要改變自己去氹掂一個客,也是很癲的能力;服務業亦很癲,香港人忙極都要做。加上面對這樣荒謬的社會,我們可以做甚麼?沒有!這場騷很大程度都在說無力感,不只是政治,還要面對香港這個特別社會,存在很多無力感,結果要逼自己有特異功能去應付。

事實上,我覺得幽默感真的可以救港,就算救不到香港,至少可以自救。很多網民們inbox告訴我平日返工很辛苦,但看到我的節目後,起碼可以開心輕鬆一、兩分鐘,對我的意義很大,可能這麼簡單對香港人已經很重要。之前我一直思考為何香港網民只看輕鬆事,不求有意義,慢慢明白香港人返工壓力實在太大,正正輕鬆事令大家放工後舒舒服服,太沉重的話,可能不太
適合。

王嘉偉看東方昇

脫去東方昇的頭巾,做回我自己,王嘉偉,其實是一個很低調、不出聲、不喜歡social的一個人。到底東方昇是一個甚麼角色?看到社會上有很多荒謬事,正常人看完笑笑就算,但東方昇嘗試去擁抱荒謬,甚至誇張化地擁抱它,他就是這樣的一個角色。可能我和大家都一樣,但東方昇給予我一個角色,讓我大力去擁抱那些腦裡面想得到的東西。我懷疑大家喜歡東方昇,都是因為他敢做一些大家不敢做的事。而我帶起那條頭巾後,就多了一份膽量,返回自己腦裡面的出發點,嘗試做出來:如果這個世界是這樣的話,到底會是怎樣的?
老實說,我覺得東方昇和王嘉偉是同一個人,一啪掣就轉到身分,同時香港人是否同樣演繹著一些角色?譬如在老細面前是否演繹另一個很聽話很乖很忠心的角色?在女朋友面前,又是否演繹到很愛對方?其實大家都沒有分別,一樣地啪掣,只不過有人為了金錢而啪掣,有人為了愛情而啪掣,有人為了不想女朋友煩而啪掣,我卻是為了想向大家講道理而啪掣,結果都是一樣。

沒錯,我是想向大家講道理。如果大家夠留心的話,東方昇每做一件事的背後都有意思,齋癲的話,龍心、劉馬車都做到啦。例如現在我有個《國家級任務》節目,我會嘗試去做豬肉佬,讓大家知道其實做豬肉佬很辛苦,希望大家尊重這些辛苦的工作。當然你將這些東西說出來,沒有人聽的,香港社會沒人喜歡聽耶穌,所以我一定要包裝為八成有趣、兩成卻是自己想講的東西。東方昇就是方便我用這個身分來包裝那八成;至於其餘兩成,視乎你聽不聽到。你聽不到的話,都總算娛樂到你,聽到就更有得著。這,就是我對東方昇的堅持。

正如最近我看到一個行為藝術家「蛙王」郭孟浩的訪問,他其實是我的啟蒙,當年有次做功課去牛棚訪問他,他所做的事給我很大啟發。他是一位行為藝術家,比其他行為藝術家走前很多步,穿很多很癲的衣服,又玩膠袋等等,卻希望透過這些行為來打破人與人之間的隔膜。某程度上,我很受他的影響,因為東方昇就是這樣的一個角色,是一項行為藝術,大家可能覺得我很癲,但在我的角度來說,其實我很清楚東方昇是一個角色,希望這項行為藝術打破一些人與人之間的距離,通過我用這個角色來做一些事情時,看看大家有何反應。

東方昇這個角色,有排都未玩夠,還有很大發揮空間。對我來說,他真是一項行為藝術,正如Andy Warhol用顏色玩足一世,對我來說,我找到我條路,就會用東方昇這個方法去演繹一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