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SEP 2019 VOL: 205
2019-09-05 15:22:25
G20登報團隊成員:趕上社會步伐就能成為「新青年」

2019年G20峰會舉行前夕,網民於連登「拋磚」提議眾籌,於成員國當地報紙刊登廣告,希望各國聲援「反送中」運動。最快的廣告初稿僅用了60個小時便出爐,效率之高震驚全世界。團隊成員阿魚卻說,這場運動的成果不應只歸功於所謂「新青年」一群人。

Text Timothy Lo
Photo Bowy Chan

「『新青年』這個稱號我不敢苟同。能適應在資訊時代,趕上先進步伐的人,都能稱為『新青年』。若一個百歲老人懂得用電腦與我們溝通,我們也不會因為他不是青年而阻止他參與。」曾經參與G20團隊第一波眾籌登報的阿魚如是說。他形容這個「跨國企劃」,其實同樣橫跨多個年齡層:「或者應該這樣說,我們合作時不會知道對方的身分樣貌,遑論年齡,一切只憑其專業知識和意見去判斷。我們沒有領導人,只要團隊成員中的建議可行,大家便會認同並採用。」就像眾籌本身這個看似不可能的提議,在連登竟然一呼百應。律師、翻譯、設計師、聯絡……身在世界各地不同專業的人透過Telegram溝通,匿名得來有種莫名互信。「包括我在內,不少人都是根據這個企劃所需人才,在社交圈子內尋找能夠幫忙的朋友。組織這個企劃的過程當中,其實我們一直遭受國家級攻擊,只要行錯一步,或違反某些法律便會全隊人一起『攬炒』。要在全程匿名的狀態下把互相交托命運,那種信任實在不足為外人道。」

 

無大台卻能動員全世界

眾籌登報企劃如無數點線組成的大網,每個小點是企劃參與者,把點連在一起的正是網絡。「現今發達的科技解決了不少問題,讓整個團隊的人能夠24小時馬不停蹄地跨時區工作,即使見不到面也能透過論壇、群組投票商討,從報紙選擇、翻譯用詞到設計排版,我們都能進行討論,吸取網民的意見。」即便是起步的資金來源,也是靠眾籌網站「GoGetFunding」完成。不明所以的人大概會懷疑背後是否有甚麼「大台」或「外國勢力」在幕後操盤。阿魚失笑:「這些人的思緒未能與時並進,想像不到資訊時代(digital age)的力量,才會選擇相信自己想像得到的『大台』論。」他們想像不到,登報期間多少人夙興夜寐,趕著在死線前寫好文字、做好設計,並把各國廣告的法律免責聲明、資金運用、公關宣傳全部做好,而阿魚說:「這對香港人來講沒甚麼,只是犧牲幾日睡眠而已。」

香港人是黐線的,G20團隊更是最黐線的一群。原定企劃預計可籌300萬港元,結果實際資金比預算足足多兩倍,結果成就前無古人的公關案例。「一切始料不及,我們只有『盡做』。當然,我覺得這也算民主體現,有人用錢投了票,也有人用其自身專業投票,為這個企劃貢獻才華。」同時在十幾個國家籌備登報事宜,對所有參與這個企劃的人來說絕對是第一次。阿魚說,在短時間內把如此本土的訴求「全球在地化」(glocalise)絕對不容易:「其實香港人的國際視野很廣,基本上,我們的分工是至少一個語言一個小隊,當中也要包括熟悉當地文化、歷史的人。透過視覺設計、口號用詞和當地的相似歷史事件,我們將香港正在面對的問題『翻譯』成當地人也能徹底明白的語境(context),如日本廣告中便採用了類近動漫的呈現方式。若登報過程中遇上困難,我們自然需要應變和解決。」

 

釋放憤怒和渴望改變

登報史無前例地成功,截稿之際更聯同連登「我要攬炒」團隊再度發起眾籌,於英、美、日、台等十三國刊登抗議警暴廣告,僅僅兩個小時便籌得逾一千五百多萬港元。而奇蹟背後,阿魚卻認為這反映了港人的憤怒和絕望:「推使眾籌計畫成功不在個人或建議本身,而是我們的怒氣已達頂點,我們不知道可以做甚麼。當有人拋出這個企劃便一呼百應——每個人都想參與追求改變的過程。」連續兩次成功,能否在黑暗中點亮一線希望?「我們認為,沒有人會因為有100%的希望才去行動,而是行動能真正落實後,我們才能看到希望。我相信,其餘的動員活動也是同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