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FEB 2020 VOL: 210
2020-02-05 17:19:51
張兆輝 視帝不如好角色

Text : Nic Wong
Photo : Bowy Chan
makeup : 雷淑賢(大哥賢)
Hair : Kel Fung@HH hair.nail
Wardrobe : CLUB MONACO
Location : Feast(Food by EAST)

馬國明終於奪得視帝,讓乏味多年的大台頒獎禮,難得有些茶餘飯後的話題。熱播中的《黃金有罪》無緣獎項,身處炮灰檔期下卻殺出一條血路,更被譽為翻版《大時代》。網上有聲音指,TVB欠張兆輝一個視帝,他直言演員不是為奪獎而演戲,還說早年他在TVB都沒有頒獎禮,所以角色有突破有發揮有人記得,還比視帝之名更興奮。

 

張兆輝近年遊走中港兩地,少拍電影多拍劇集。時隔三年後再次擔任TVB劇集男主角,《黃金有罪》可說是他的個人表演,角色榮木桐(Gordon)彷彿活現了轟動一時的佳寧案主腦陳松青。張兆輝說,一切源於監製王心慰。「兩年前我拍《飛虎之潛行極戰》時,王心慰跟我提起《黃金有罪》的故事。當年我與她合作過《闔府統請》,早已覺得她很有眼光,總知道哪些戲種會受歡迎,加上她又拍過《巨輪》等口碑收視皆好的劇集,所以我很快被角色吸引著。」

《黃金有罪》所寫榮木桐的人生,一個人表演到尾,張兆輝怎能不心動?「當時聽到整個故事很寫實,角色有很多面,由年輕演到成熟及事業有成,亦因為時勢而夢想破滅,人生整個過程都很多姿多采。」有人批評,榮木桐是個大奸角,但張兆輝並不認同,特別是他過去演過大大小小的奸角。「我是Gordon的話,心目中並不覺得自己是奸,大家觀點不一樣,當你們失敗時,就說我不好,但我給你們貼士時賺大錢,又不會感激我。人,就是經常輸打贏要。」


突然Gordon上身,他說如果早已認定自己是錯是奸,觀眾不會覺得好看。「他當然覺得自己做得對,一步一步走向高峰,成為全世界最威風的人,高高在上,卻不聽其他人說話,忠言逆耳,正正是那一刻勝利沖昏頭腦,而時勢就是令他無法繼續下去。只不過,每個人的成敗都是一線之隔,過到那一關就成功了,偏偏,他就是過不到去。」

提到「黃金」,無論有罪無罪,張兆輝早已憶起早年第二部在TVB擔正的劇集《黃金十年》。「兩部電影所說的東西不同,《黃金十年》都很寫實,講述當年年輕人出來社會的心態,學識不好找不到工作,既想置業又想移民,寫年輕人的成長,正正是當年的自己。」事隔三十多年,當年的年輕人長大了。「現今的《黃金有罪》不似那時候的單純,這一次真是殺戮世界,人人心狠手辣,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身處弱肉強食的世界,尤其股壇,不容許有一絲半點憐憫之心;尤其做生意,沒有錯對,只有輸贏!」

「就算身處演藝圈,其實都差不多。很簡單,我給你一個角色,完全做不到,再給你多一個機會,依然不行的話,最多只有三次機會,不行就會被篩走。其實任何地方都是一樣的殘酷⋯⋯」



遊走主角與配角,他看得輕鬆,從不執著一定要做主角。「就算戲份少也不重要,最重要有得發揮。我不會問導演說為何戲份那樣少,只得三場戲?反而一開始看到三場戲依然接拍,就說明這三場戲都很爆。」在旁的張太沒好氣地說,過去試過兩部製作放在眼前,丈夫竟然選擇了片酬低一半的那一部。他立即搶答:「那個角色有發揮嘛!」

「老實說,如果別人找我演的角色有發揮,希望靠我幫手去襯托整部電影,怎能不拍?如果一部是主角,另一部是只有一半戲份的配角,兩部一起揀,沒分別的話,我當然揀主角,但如果主角很平鋪直述,但大反派可以演得很過癮,我就會揀配角,其實都是看自己需要甚麼,沒有甚麼一定的準則,當然我是新人,有主角當然做主角啦,但我不是新人嘛!」

他特別提及一部仍未上映的電影,興奮得拿劇照給我們看看。「我拍了翁子光導演的《風再起時》,戲份不多,只有幾日戲,但為何我會拍呢?我看完劇本後,發現那個角色很過癮,我將造型照拿給家人看,他們完全不知道我就是那個人,很明顯是新的景象!我很期待那部電影出來的效果,因為不像是平時的張兆輝,甚至我的家人都覺得不像,這正正是我想要的東西!」只可惜,電影礙於內地審批問題,這個不一樣的張兆輝,還要等待風再起時。

2014年憑《恐怖在線》獲得聖地牙哥獨立電影節影帝,去年《催眠.裁決》亦獲得《國影年度表彰盛典》「最優秀電影男演員獎」,似乎近年有些獎項運,他卻看得淡然。「我不是清高,但我發夢都想不到自己能夠奪獎。以前我們在TVB都沒有頒獎禮,那又如何,難道沒獎就不過癮?那時我們的『獎項』是,街上有人叫你角色的名字,例如《黃金十年》田永泰,或者早幾年內地劇《「北上廣」不相信眼淚》的于德偉,那一刻就是成績表,但現在不同,大家才重視了獎項。」他還是有點老派,覺得拍攝期間很愉快,劇組人員合作卻依依不捨,這樣才更重要。

所以,《黃金有罪》是炮灰劇?TVB欠張兆輝一個視帝?「我很多謝網民替我如此肉緊,但獎項都是那樣,今年不是那個提名期,也沒辦法,可能下一年有份呢!」張兆輝輕鬆而淡淡然地說著,就如他如今拍戲拍劇的心態一樣隨意率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