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FEB 2020 VOL: 210
2020-02-05 17:41:17
【台灣大選專題】蔣雅文、朱經雄:同一屋簷下的黃藍綠

港台相隔不遠,兩地選民對選舉的看法卻有明顯差異,除了根本制度上的不同,更重要是他們對政治的看法各有體會。2020台灣大選期間,編輯赴台訪問朱經雄(社長)與蔣雅文(Mandy)夫婦,前者是土生土長的台灣選民,後者於港台兩地均有投票權,他們對選舉的了解、對候選人的要求,以至政見都不盡相同。「泛藍」丈夫與「黃綠相間」的妻子身處同一屋簷下,依然和平共處,「最多『互寸』幾句」,想來也是一場開明選舉和民主制度的呈現。

Text & photo.TIMOTHY LO(部分相片取自受訪者及候選人官方社交媒體)
Photo edit.Bowy chan

 

台灣人和香港人對選舉的看法有何分別?
社長:在台灣,大至總統小至里長(類似香港村代表),都是一人一票選出來,不分階層、種族,只要是台灣人都有票。我們總認為選舉是一項權利,我們可以利用選票做很多事情,讓我們支持的人當選為我們辦事。自己本身不能直接參與政策決定和推動,選舉正是讓我能直接參與政治的事——其實你不參與政治,政治也會來找你,乾脆便做好自己的本分去投票。但反觀香港,因為制度不同的緣故,港人未必能夠透過選票做得到太多,所以對選舉的看法會有所不同吧。
Mandy:台灣的選舉制度行之有效,已經非常成熟。他們用歷史和經歷換來完善的民主制度,需要投票的概念早已植根在台灣人的心中;更重要是年輕人在成長過程中,家長們也會對下一代進行教育,其實頗值得香港人借鏡。而港人投票,其實更想「買一個希望」,將一個與我們價值觀相近的議員推進制度內發聲,因為無論立法會還是區議會,我們的議員都未必能夠直接影響政權運作。話雖如此,香港人的政治和社會觸覺已在這大半年間被急速催熟,因此要對我們的選擇有信心。

每次選舉你們都會投票嗎?為何覺得自己需要投票?
社長:每一票都很重要啊!透過選票我們能表達自己的意見,如果選出來的人不合自己的心意,而自己又沒有投票,那會很不甘心吧。
Mandy:當年還在香港的時候,我大概就是那種「港女」,不會投票,也不會意識到選舉的重要性,想來那時候不理政治的人還是大多數吧!誰知道現在大部分的人都已經覺醒,變得更熱血。後來移居台灣,看到他們的選舉,我才覺得選票是何等重要。若你不想將人生交給別人來決定,投票便是基本義務。雖說香港人常覺得選舉是徒勞無功,但改變總非一朝一夕能成功。即使台灣總統大選也同樣,四年未必能夠做到甚麼很大的改變,但選擇時千萬要對得住自己。

你們如何決定投票意向?投票前會做資料蒐集,以及細看候選人的政綱嗎?
社長:這是一定的,因為不能亂投票啊。總統候選人可能大部分人都會認識,可是立法委員人數眾多,則不一定會每個都了解,所以一定要看他們的政策主張。我個人比較著重候選人在經濟和教育範疇的主張:台灣生育率全球倒數第一,全因為經濟和教育制度不好,因此我希望總統和立委候選人能夠做好這兩個部分的工作。
Mandy:現在的我在港台兩地都有投票權,哪裡需要我的選票我便去那裡。因為我也離開了香港一段時間,沒有親歷當地的巨變,所以投票前都必須做功課。除了政綱,我也會回到選區接觸一下候選人,因為我也在乎與他相處時的印象。至於在台灣,持續看新聞的習慣讓我知道大部分候選人的背景和主張;個人比較關注他們在人權、民主自由、環保等議題的立場,因為我覺得選舉並不只是單一國家的事情,它對普世價值也有所影響。


港台兩地的選舉文化有何分別?
社長:台灣的造勢大會很多,有點像園遊會般有攤位販賣小吃、周邊商品,也有歌手表演;參加者會喊口號、喊「凍蒜」(「當選」之台語),情緒高漲得有點像直銷大會。有些鄉下一點的地方更會有廟會,在宮廟裡面舉辦流水席和烤肉,也是蠻有趣的。這些活動大多數是政黨動員,開車載民眾去參加,算是一種通俗的方式去宣傳他們的政治理念,這樣才會引起一般市民的關注。或許也因為這種文化,台灣人很熱衷於政治議題。
Mandy:來台初期有見識過造勢,畢竟打算在這個地方長期生活,就要更了解不同的在地文化。首次參與絕對是震撼教育!也不能說政治娛樂化不好,畢竟每個地方傳下來這樣的選舉文化,總是有其原因。另外,不少台灣藝人其實很願意為政治人物站台表態,不像香港藝人不能表態,其實也展現了另外一種可能性。

選民之間不會因為政見不同而起衝突嗎?
社長:不太會,其實真正的朋友不會因為政治衝突而吵架,政治也不太會影響到台灣人的日常生活;我的立場本身就與大部分身邊的人不同,但沒關係啊,民主不就是擁有表達自己的權利嗎?
Mandy:這大半年來,最讓我難過的就是香港不少年輕人因為與政見不同而離家出走,失去家人的支持,這樣的分裂我真的看不下去;但話說回來,其實以前台灣也是如此。如今在台灣,政見不同不會有隔夜仇,我們也不會干涉別人的選擇或取向,最多在看新聞時會互相討論,偶爾「互寸」幾句;即使搭的士遇上理念不同的司機,可能也會有一場頗有質素的深度對話,下車前互相對對方說「很高興認識你」。民主多元的社會需要時間去互相磨合,但這並非幻想中的烏托邦,而是真實存在於這個地方,所以我覺得香港也可以實現這個願景。

這大半年在香港發生的大型示威和重大政治事件,如何影響到台灣選民的抉擇?
社長:蔡英文政府在這幾年民望偏低,2018年的「九合一」選舉(即選出直轄市長、縣市長、直轄市議員、縣市議員、鄉鎮市長、村里長等選舉,並併合不同的公投議題)更是大敗;但香港事件卻讓台灣的年輕人走出來投票,覺得「反送中」衝突充滿既視感,並恐懼中國會影響到台灣,造成「非黑即白」的想法。
Mandy:這種情緒的牽扯源自港台兩地人民那種相同頻率的共振,我們都有種希望捍衛普世價值的共同意識,因此會支持對方——這種互相影響其實能影響世界,我也希望大家能夠擁有正念和希望,去扭轉如今的局勢。

選舉對選民而言,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社長:簡單來說,選舉是選民制裁的手段,透過選票懲罰做得不足的政府、政黨或政治人物,告訴他們的所作所為是不對的。當然,有時候選舉並不是非黑即白的。像蔡政府的兩岸政策,年輕人會覺得她拒絕中國的影響是對的,但亦因如此導致台灣如今有點被封鎖的狀態。因此投票前還是要深思熟慮、詳細思考。
Mandy:選舉能讓我們了解自己對未來的期許,並透過選票創造改變未來的可能性。我們不一定要否定其他與你政見不同的候選人,但卻可以選擇適合自己、與你有共同目標的候選人。若非擁有投票的權利,大概我們都不會想像自己想要的未來會是怎樣的;生活本來就不容易,沒得選擇可能就會渾噩過日子也不自知。說實話,體制裡面總有我們看不到的黑暗面,候選人也不可能無私地貢獻自己創造未來,但若他們能夠做到實事,起碼你的籌碼能夠押得下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