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APR 2020 VOL: 212
2020-04-27 18:15:10
Error的帥氣時代

Text:陳菁

Photo:Bowy Chan

Video:Yu Sai Yeung

Makeup:Kinny Lee

Hair:Terrence Chan @HAiR

Styling:Felix Wong

 

ERROR由《全民造星》出道一年多,去年《我們不碎》疑似語帶雙關地說「我們不碎」,卻其實是紓情歌一首,和外表和自嘲無關。今年的全新作品《我們很帥》,名正言順向大家展示四位成員的個人魅力,阿Dee更說,「雖然歌詞內容是自戀的,但對外的音樂質地是一種調情,我們四個用自戀的角度去跟你調情。」自信的男人,最帥。

 

JET:為甚麼《我們很帥》沒mv?

阿Dee:一開始我們沒計劃拍MV,因為疫情關係發生很多突變,很多計劃都改變了。但我們手頭有一少筆資金,可以嘗試做點甚麼,然後就決定賣Tee,把那筆錢換作更大的數目,可以用作拍攝MV。

193:本身我們想找《花姐ERROR遊》的導演和寫手,一起編寫一個全新的故事來拍mv,但那價錢是比較難的,因為$404一件tee也有點貴。我覺得我們的粉絲是電視機觀眾,多於追車的人,所以現在的錢也不太夠,也許只夠用手機拍。

 

JET:Error內最帥氣的一位是誰?

肥仔:當然是193吧,是最英俊的。我覺得他最無敵的魅力是他夠無恥,因為無恥便是無敵,當你無敵便是最帥那個。

阿Dee:也有很多觀眾喜歡他的無恥,在《花姐ERROR遊》表現出來的無恥,遇到挑戰便退縮,說句:「我是做不到的了」,做不到便鼓勵其他人一起做不到。

保錡:肥仔一定是最帥的,肥仔富有又大方,做男人來說英俊和高度其實不要緊。上年我跟他拍很多節目,他常說由他來請客,別麻煩了,三十多、四十多元的午餐就叫我只付八塊錢。

 

JET:你覺得現在的女歌迷期待著怎樣的男偶像?

193:大家期望的男偶像比較少說話,也很難捉摸到他的性格,所以ERROR很難有條件做偶像,因為甚麼都說出口。

保錡:還要裝女人。

193:裝女人是基本吧,人家一生人只裝一次女人,我們已經過了限額。

保錡:有個人跟我說了句話,超好笑,他說藝人只要裝一次女人就會紅,你看哪個誰誰誰。我跟他說,可是我不是裝過一次,我裝過很多次了。說到偶像,我個人來說要夠敢言,我的偶像是杜汶澤,很多藝人真的是偽人。

 

 

JET:你認為Error的吸引地方是甚麼?

193:我們可以有很多嘗試,不單是做偶像的事,我們也不定義自己為偶像。我們可以做電視節目,有時搞笑,有時認真,多說一點也可以。

保錡:我發覺我走菲律賓的市場在香港是可以的,在六月的節目中我們ERROR自己有TV,我在銅鑼灣街上和阿神(曾贊學)比賽追求菲律賓人,我令全街的菲律賓人一起大叫「POKI POKI」!

 

 

JET:《我們很帥》和過往的作品有何不同?

肥仔:我們聽到上次的作品《我們不碎》,沒看到字,以為是說我們不帥氣吧。看到歌詞發覺並不如此,因此便衍生了我們帥氣與否的問題。我們曾計劃新歌一定要是情歌,或是偏向R&B的路線,但用甚麼包裝呢?不如就用帥字吧。

阿Dee:出道了快一年,我們跟觀眾多了互動,也開始建立了形象,發現原來觀眾喜歡肥仔肥但非常靈活、喜歡我長得醜但有想法等等,然後我們把他們綜合起來,再在步入第二年跟大家說我們很帥,又不用想歌名,我覺得不錯。我想《我們很帥》是我們第一首情歌,雖然歌詞內容是自戀的,但對外的音樂質地是一種調情,我們四個用自戀的角度去跟你調情。《我們不碎》是紓情歌,《我們很帥》真的是一首情歌。

肥仔:最大的不同是PITCH是最高的,暫時來說是最難唱的,所以發覺當狀態欠佳時真的唱不到。我們第一天錄音發覺唱不到真音,不如用假音吧,應該蠻好笑。聽著聽著覺得太好笑了,就像「佢家下黃色衫」,那就不是我們想要的事。我們想認真唱,第二次錄就好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