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OCT 2020 VOL: 218
2020-10-05 15:27:29
隔離也可以 打邊爐 陳凱詠

打邊爐這般舒爽的樂事,在隔離期間也要繼續,哪怕是場一人邊爐。由唱片公司主播到正式出道,陳凱詠(Jace)其中一個學會的道理叫「做音樂,開心、爽最重要」。由大熱的〈天生二品〉突然轉個180度,推出不曾出現的情歌類新作〈隔離〉,擴闊自己的可能性之餘,也由心希望大家聽得爽。

text.陳菁

photo.Bowy Chan

hair.Kenki Lau

makeup.Echo Make Up

wardrobe.Lane Crawford

大家一起打邊爐
出道第二年,對上的作品〈天生二品〉成了四台冠軍歌,一句「I just wanna 打邊爐」突然襲來,提神又有趣,更是由衷地真心:「加句打邊爐很棒,我覺得搞笑、爽、開心,沒特別意思的,也因為我們那時真的很想打邊爐。」喜歡就做,她承認是個自我的人,過往也創作著自我的音樂。先沉醉內心的雀躍,再觀察製作團隊的情緒是否同步,未有深入地考慮受眾。把歌手事業視為藝術的她,後來才反省過份自我,或許等於自私:「有人說過,藝術不是完全自私的,如果只是自己開心而沒人明白,就等同沒感染力的藝術。如果想有感染力就需具備同理心,懂得逆地而處。」

被科技隔離
於是她接受了本來抗拒的新作〈隔離〉,靈感來自今年的疫情,語帶雙關地講述關係中被對方拒之門外的難堪。當中涉及一連串屏幕裡的小劇場:單剔是封鎖的意味、藍剔是耐性的考驗、上傳限時動態是等待對方看一眼,靠科技談戀愛的現代人應該都懂。如果不是從事這行業,Jace大概不是個跟上科技的人,甚至討厭衍生的計算。假如單憑社交平台的模樣去認識一個人,從頭到尾都是以謊言堆砌,也不足為奇。「但如果這是世界的大氛圍,我該如何在這麼多猜忌中仍然自在,又保持溝通中的直接和真誠呢?」
相比下,她絕對相信真實的接觸,眼神、語調、肢體動作,統統騙不了人。以〈隔離〉緊接著冒起的〈天生二品〉,起初並非她的意願,推波助瀾的是四周為她著緊的人,遊說她是時候要唱點大路情歌:「他們說,有個人特色是好的,但真的沒人認識你。」困難在於她欠缺戀愛神經,曾經把愛情說得雲淡風輕,情情塔塔不過是三幅被。但戀愛就是最容易引起共鳴的事,於是在嘗試投入的過程,她在字裡行間也感受到痛楚和不忿,同時發現全新的自己。

唱歌以外的事
但要當歌手,把歌唱好只是基本。她在畢業後加入環球唱片,當歌手前她是公司的主播,主要負責訪問本地和海外歌手。當時歌手夢遙遠,未感到五味雜陳,專心做訪問之餘,也摸索著唱片行業的營運和宣傳期工作。後來她有了對入行的想像,無間斷來回於練歌和排舞之間,身心都投入在夢幻的藝術中。可惜理想和現實總是有點距離,亦因此而觸發她體內的嚴苛細胞:「何謂專業的歌手?不是有作品便是歌手,我是否擔當得起歌手這個稱呼呢?」去年還是新人,她在訪問中甚至不太敢自稱為歌手,自從作品愈來愈多,唯有加速步伐,也嘗試理解藝人的成功之道。做到自己的藝術範圍之餘,令身邊人都工作得愉快也極為重要:「有人說我面對製作團隊也很友善,太不像藝人,但我覺得保持自我很重要。我從來沒懷疑做自己的好壞,因為做自己必然是最好的事情,是對宇宙最負責的事情,我有我獨特的存在價值。」

拒絕隔離飯香
獨特,卻不等於非主流。歌詞中自命天生怪奇,但身在大公司的她自問主流非常。音樂世界廣闊,香港的獨立音樂漸受注視,她亦知道市場上非主流音樂人多的是,亦值得更多掌聲和支持:「雖然未有突破性的嶄新想法,但我不是願意墨守成規、跟隨大氣候的人,我想在香港所謂主流音樂中做到丁點變化,帶入更多非主流元素。」香港人總是愛自稱是歐美、韓國樂迷,再補充甚少聽廣東歌,開派對等大小場合都以外語歌製作歌單,種種都讓她為廣東歌感到不值:「明明是香港人,明明說廣東話長大,我不想要從外地音樂中尋找慰藉,我相信廣東話有十萬種可能性。」這是她一直的目標,用廣東話做國際化音樂困難也花時間,難在語言本身發音鏗鏘,單是展現慵懶狀態又要咬字清晰就是限制。進化的工程未見盡頭,但不想改編外語歌,也不跟隨別國足跡,就必須花上無限的歲月:「從來文化和社會變遷都要花幾十年,說不準我們正在這時間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