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DEC 2020 VOL: 220
2020-12-11 16:13:17
GLENFIDDICH 四人不限聚.岑珈其、林耀聲、黃溢濠、張進翹

沒有一起分享美食和歡樂的聖誕節,稱不上是完整的聖誕。作為一年的尾聲,希望能暫且放下忙碌的工作,與家人和朋友在笑聲中度過。特別是四人限聚期間,與其出街限制多多,不如相約家中,一起佈置裝飾、準備食物和美酒,珍惜難得的相處時間。岑珈其、林耀聲、黃溢濠、張進翹,四人雖然各有各忙,但在非常時期下,大家的關係反而變得更close。

 

JET:J
岑珈其:岑
林耀聲:林
黃溢濠:黃
張進翹:張

J:最近在忙些什麼?

岑:最近在忙ViuTV的綜藝節目,以及港台的單元劇,與黃溢濠在12月會開拍一套電影。

林:最近在忙電影《造口人》的上映,還有電影宣傳。

黃:近幾個月大家都少了工作,但幸好最近開始比較忙,拍了一些廣告和MV,還有客串了《一秒拳王》。

張:在忙《全民造星》比賽,目前已經佔據我生活的所有時間,因為要準備很多表演。

J:當初剛認識時,對其餘三位的第一印象?

岑:林耀聲認識最久,他是我的中學師兄,但畢業後才認識的。我們住同一條邨,一起踢波,更一起拍第一套電影《烈日當空》。2012年與黃溢濠、林耀聲和梁曉豐組成一個組合叫PlayTime,黃溢濠給我的印象是靚仔型仔,很跩的樣子,但現在長大了變得很有魅力。而張進翹則是在麥曦茵一個workshop認識的,當時覺得這個男仔很特別,很像黃家駒,很有藝術家的感覺。

林:岑珈其是一個屁孩,我們十四五歲已經認識,當時他是一個很節儉、很多話、很跩的人。黃溢濠是在PlayTime時才真正認識,很細心,懂得照顧人,很有想法。張進翹是最近在《全民造星》才認識的,他是一個很有才華的藝術家,外表很安靜,但我相信他內心有很多想法。

黃:我們總是說,岑珈其用嘴唇思考,永遠嘴巴快過腦袋,是一個很率直的男仔。阿聲就比較文靜,也很靚仔,很陽光,行動力強。當初知道張進翹是幾年前的電影《香港大師》,當時覺得很像陳浩南,這是第一印象。而真正認識是最近他加入我們公司,感覺很斯文、優雅、講求細節。

張:有次比賽,聲哥突然來探班,他給我很安心的感覺,像一位爸爸。珈其是個很溫暖的師兄,每次見面都會告訴我「別太在意結果,過程才是最重要。」黃溢濠就很貪玩,而且很charm,會在造型上給意見。

J:在這個非常時期,如何保持與朋友之間的關係?

岑:即使無法聚會,都會盡量用信息聊天,關心對方。我與林耀聲就方便一點,因為我們住得近。

林:少了一班人相聚,但多了用信息溝通,大家會一起玩FaceTime。

黃:或是在家裡吃飯聚會,盡量不出街,而且我本身不喜歡去人多的地方。

張:其實沒有太大變化,大家不會因為少見而疏遠,反而多了機會FaceTime,幾乎上了癮。

J:家庭、朋友、工作,怎樣分配三者的時間?

岑:我好像把工作放在第一位,但仔細想想,其實家庭才是第一位,因為我努力工作是為了一個幸福的家庭。最近剛結婚,所以也希望讓太太幸福,這是雙向的。

林:可以的話,我希望是家庭和朋友優先,最後才是工作,但現實是工作為先,畢竟勤力工作是為了有更多時間和家人朋友相處。

黃:希望是家庭,工作,朋友,但實情是工作,朋友,家庭。因為在這個歲數和局勢,更要努力賺錢,才能讓家人生活得更好。

張:最近很想平衡家庭和工作,所以有機會就盡量回家吃飯,而且更加珍惜每次的相處時間。

J:如何與親友度過今個聖誕?

岑:今個聖誕只能簡單用信息祝福對方,因為大家都擔心健康,而且也未必有心情去慶祝。情況允許的話,一起吃個飯也能很開心。

林:今年應該在家裡度過,因為如果四人慶祝,但其他人無法參與,似乎很尷尬。不如大家留在家中開開心心,看看聖誕電影。

黃:老實講,我是個很悶的人,想簡簡單單在家煮餐飯就算。不過,如果聖誕有個公司聚會,大家輕鬆一下,一起分享這一年發生的事也很不錯。

張:其實每一年都想過一個很有氣氛的聖誕節,例如吃聖誕大餐或看聖誕燈飾,但每年在香港都是平淡度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