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JAN 2021 VOL: 221
2021-01-15 20:25:58
調色是不可言喻的感應 Dun Lamb

 

也許有人以為MV在拍攝後,便送往剪接,後來便能面世。而在意調色的人,實在少之又少。身兼導演、攝影、剪接於一身的Dun Lamb,在四年前開始對調色產生興趣,甚至曾經前往澳洲向《Mad Max: Fury Road》的調色師學調色,認真地研究這門藝術。

 

 

 

Text:陳菁

 

入行:8年

Instagram:@dun_lamb

2020年作品:Tyson Yoshi 〈I Don't Give A〉、吳業坤〈原始心態〉、黃禍〈街童本色〉、薛凱琪〈南昌街王子〉

 

導演、攝影、剪接、調色都有涉獵,四年前開始對調色有興趣,摸索了一段時間自覺未夠深入,於是前往澳洲向《Mad Max: Fury Road》的調色師學調色。在我而言,調色是一種無法用言語解釋的感應,為鏡頭拍攝的畫面創造氣氛,令我非常著迷。撇開基本技術,能創造氣氛,為畫面賦予多一種意義,令觀眾更為代入的就是優秀的調色。

 

香港人對調色的理解較淺,由操作到對色彩和風格的理解及品味,我會形容為落後。市面上的作品,甚至數到電視台也不算專業,有時會省卻調色師的崗位,要求剪片處理相關工作。估計香港的調色師不多於三十人,我最近想舉辦調色師工會,認真地在香港推廣這項專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