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AUG 2021 VOL: 228
2021-08-02 16:08:23
王丹妮 劉俊謙 追憶似水流年

Text.Nic Wong
Photo.Max Chan
Styling.Kim Au assisted by Sam Yeung
Hair.Kolen But(Louise)、Nick Lam@Orient4(Terrance)
Makeup.Pinky Ku(Louise)、CarmenC(Terrance)
Wardrobe.Louis Vuitton

留下只有思念,一串串永遠纏。

不多不少,梅艷芳、張國榮已經離開了我們十八年。常說十八年後又一好漢,現在的她與他,又過得快樂沒有?

籌備經年的《梅艷芳》電影,終於在他倆離開的十八年後即將上映。梅艷芳一角,早已宣布由香港土生土長的模特兒王丹妮(Louise)主演,而梅姐好友張國榮,誰人飾演一直成謎,今次訪問終於揭盅,就由與哥哥本身有點相似的劉俊謙擔此重任。

浩瀚煙波裡,我懷念,懷念往年。

當然,梅姐哥哥都是完美,神聖不可侵犯,絕對難以模仿。面對演得相似與否的讚美及批評,兩位年輕演員早已看透,坦言:「如果大家的焦點只是似不似,這樣將我們看得太重要了。劉俊謙與王丹妮,其實是不重要的,最重要還是梅姐、哥哥及香港,只希望這部電影能令觀眾重新閱讀兩人的香港故事。」

外貌早改變,處境都變。情懷,未變。

 

王丹妮.沒有辦法做乖乖

《梅艷芳》電影回顧梅姐的四十年人生,故事從荔園後台說起,直到梅姐紅館演唱會落幕。梅艷芳一向被讚賞為「香港的女兒」,各人對演繹梅姐的演員有不同意見,最終導演監製一致決定找來「零演出經驗」的模特兒王丹妮(Louise)擔綱主演,引來議論紛紛。今回王丹妮現身說法,大呼冤枉:

「其實我是香港人,土生土長。以前我在荔景讀『綜合成衣』,目標成為時裝設計師,後來替師姐走畢業騷,才被看中成為模特兒。很多人誤會我是北京人,主要是內地有個演員與我同名同姓。最有趣是,有人以為是我老公(羅孝勇)教我廣東話,但他其實是澳洲人(籍),他的廣東話才不準呢!」

至於張國榮一角,劇組選了《幻愛》男主角劉俊謙演出。他隱藏了這個秘密良久,更指《梅艷芳》才是他入行後的第一部電影。「早於2017年試鏡時,我已被選中,而電影於2018年開始拍攝,其實是我和Louise的第一部電影,甚至比《幻愛》、《教束》還要早。」

 

王丹妮、劉俊謙的首部電影獻給《梅艷芳》,怎料當初二人得知被選中時,卻是驚多於喜。Louise回想當日聽到消息後,自言立即買機票「走佬」,飛到泰國躲在酒店喊足兩日,與電影中梅艷芳的一段出走情節相似。「當初擔心得有點手足無措,但踏出酒店房門那一刻,就決定了拿出我的畢生勇氣,迎接這個挑戰。可能我是模特兒,怎樣害怕都好,當我踏出天橋的那一刻,就要表現出最佳狀態,萬大事都不理。」劉俊謙坦言心情相似,被選中也不太開心,反而有種很大的恐懼,雖然未有「走佬」,但他沉澱後覺得:如果這樣都恐懼,未來如何演下去?於是,他鼓起勇氣接受挑戰,並且保存秘密直至今日。

踏出重要一步後,王丹妮接受各方面包括唱歌、跳舞、演戲、形態、咬字等訓練。「尤其說話語調,到底應該幾高幾低,當中試過很多不同演法。又像很多臉部表情、肢體動作或細微動作,幕後團隊與她研究了不少時間,才得出現在這個版本。」深呼吸一下,然後她卻呼了出一大口氣:「拍攝這部電影之前,我從未想過要做演員,今次真是一個全新挑戰,一切都是經過苦練出來的。」

要飾演梅艷芳,當然不只能單靠造型或演技。投資者及導演早就說過,她的身世與梅姐有點相似,同樣是單親家庭長大,被父親遺棄後,希望分擔媽媽養家壓力,十多歲已兼職賺錢,有一份與別不同的堅強。王丹妮憶述:「我的確在年輕時候就投入社會工作,亦是很早養家,至於愛情方面,也有些相近的經歷,因此將各方面的東西融合,自身經歷亦幫助我投入角色。」別忘記,梅艷芳當年參加新秀歌唱大賽入行,王丹妮就是參加模特兒比賽,同樣經過選秀入行,雙雙奪冠,冥冥中有主宰。

 

劉俊謙.怪你過份美麗

從八十年代演到千禧時期,王丹妮演足梅艷芳的不同時期。「最深刻是八十及九十年代,既是香港最輝煌時期,亦是梅姐事業不斷再創高峰的時間,現在再看,份外有感覺。」劉俊謙形容,梅艷芳的成長及整段人生,那種起落與香港很貼近,好像環環相扣。「今時今日,再看梅姐的故事,或許能給香港人一種鼓勵。」

對比王丹妮的白紙一張,劉俊謙出身於演藝學院,對演技有一定的追求。踏進電影圈的第一步,隨即要演繹張國榮,他早已表明難度非常之高。「梅姐及哥哥的印象太鮮明,我覺得難以做到所謂的完全相似。很早時候,導演說過不希望我們在這部電影變成模仿大賽,更在預備過程中不斷提醒我們,嘗試找出梅姐及哥哥的面貌、特質或精神,透過我們承載出來,這樣觀眾會看得舒服一點,所以我們循著這個方向進發,過程中沒有很用力去模仿所有事情。」

提到精神面貌特質,在劉俊謙的心目中,張國榮有兩種吸引之處。「一方面,哥哥是很carefree的人,身在公眾場合很自在,就算很多人包圍他,彷彿整個地方都屬於他,這絕對是他的魅力;另一方面,哥哥亦有種多愁善感及脆弱,未必會在大眾中流露出來,但他總是遊走於兩極。」他不諱言自己與「哥哥」相差甚遠,性格內向的他,身在人群中不會將自己能量放到很大,反而喜歡靜靜坐在一角觀察及聆聽,但張國榮天生就是一個焦點。「正正是我和哥哥的差別,我一步一步地了解,何謂一個巨星,從差別中不斷發問問題。」

至於在王丹妮眼中,梅艷芳的特質更加明顯。「她的外表是一個堅強、硬淨的女強人,但內心卻是小女人。梅姐對愛情的追求,一直對事業上的與時並進,不斷挑戰創新,都是令我印象深刻。」今次電影將會聚焦梅艷芳的兩段情,讓你我她刻骨銘心,也解釋了為何經歷一切後,最終她更希望披上婚紗,嫁給舞台。

 

顛倒眾生 吹灰不費

難怪二人坦言拍攝前不認識,後來從訓練中互相鼓勵、支持及研究劇本,慢慢熟稔起來。劉俊謙透露:「碰巧我們也有相似的特質,Louise比較男仔頭、硬朗一點,但內心卻是小女孩,我就比較多愁善感,也有陰柔、女性化的一面。年紀上,我比Louise年長,有時候像哥哥照顧她,有時相反,感覺似兄弟而不似兄妹,有點像電影中同步,建立出不可多得的友誼。」

誰都知道,梅艷芳、張國榮都是唯一,沒人取代,當年唱出〈芳華絕代〉,也創造了絕代的芳華。「他們在最好的年華裡,造就了一些空前絕後的事情,從當代到現代都是難忘,那個芳華絕代中最代表的人物,就是梅姐與哥哥。那是屬於那個年代的美好,沒甚麼人可以取替。」

王丹妮不只一次說過,就算自己扮得多神似,她不會是梅艷芳,而劉俊謙也不會是張國榮。後者更進一步表明,演得相似與否並非重點,主角卻是梅艷芳、張國榮,以及香港。「有些地方可能演得相似,亦可能演得不似,反而我覺得這個不相似的距離,或許能夠令觀眾重新閱讀梅姐、哥哥的故事,而不是每一刻都在螢幕上比較似與不似。」他甚至提出疑問,到底梅姐及哥哥的某些面貌,大家會否未必認識或記得?「又或者,當中有否一些香港的面貌,是大家錯過了?這次不妨用電影來重溫一下。」

最後,王丹妮猶如梅艷芳上身,為訪問進行總結:「最重要是,大家能夠追憶過去多年來梅姐與哥哥的美好回憶,以及香港曾經的美好,希望大家再次重溫梅姐的歌曲及電影,我們就是完成那個使命了。」

 

我最喜愛梅艷芳、張國榮的經典造型

王丹妮:「如果只揀一個,我覺得是梅姐唱〈夢伴〉及〈壞女孩〉的中性型格打扮,當時帶起了一個風潮,女生都可以穿得很型格,很boyish。」

劉俊謙:「我會選擇哥哥的鴨尾頭。當年他梳那個中分頭,有個鴨尾在後面,風靡全城,直至現在很多亞洲明星依然出現類似的造型,可說是八十年代影響至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