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DEC 2021 VOL: 232
2021-12-08 15:07:04
柯煒林 慾海漂流

text & interview.Nic Wong
photo.Bowy Chan
makeup.German Cheung
hair.Oscar Ngan@ii ALCHEMY hair
wardrobe.Valentino from YOOX(Top)、Christian Louboutin(Shoes)

柯煒林說,演戲是他的慾望,他日沒有慾望之時,他是可以不演戲的。向來,演員是一個充滿未知數的行業,每一次演出都是與別不同,今次他演《濁水漂流》木仔一角被提名金馬獎最佳男配角,他斷言非常榮幸,卻不時提醒自己,下回又是另一趟全新演出。他,依然在無窮無盡的演技之海洋上,繼續滿足慾望,繼續浮沉漂流。

 

金馬獎,向來只是停留於空想的階段,想完就算,可能是閒談的話題,但每次說完都不會上心,畢竟除了獎項外,我還有很多工作、生活。忽然想起,2014年讀大學時與朋友參加過「台南39小時拍片競賽」,當日有份參與的短片得獎時,一班人曾在台南草地上飲酒吹水,說說笑笑在台南得獎後,又會否在台北得獎呢?原來,經已是7年了。

從當日得知金馬獎提名最佳男配角後,我當然是開心,也感到榮幸,如今心情是,如常生活。我很喜歡英國演員Ricky Gervais,他經常擔任金球獎主持,記得他有次他笑說得獎演辭應該是說一聲Thank you就要下台了,因為往後記得誰人得獎與否,就只有得獎者及另外四位提名人。

我向來很喜歡聽這些話。我承認自己有時會自我膨脹,而這些東西又總是拉扯自己。可能是我差不多踏入30歲,心中有些不安,但這些話確能令我輕輕穩定下來。當然提名金馬獎是一件大事,卻不是我的所有,我更確定這一個想法。

 

提名金馬獎,好像是30歲前對自己的一個交代,但我不覺得遲與早,只是那個角色是否成功傳遞到觀眾而已,與任何年齡無關。我反而更想看到評審的評論,為何會入圍,為何會得獎,當中的討論如何?我想知道專業影評人如何看我的表現,還希望他們嘈到面紅耳赤。哈,他們居然為了我這個死????仔嘈到面紅耳赤?我總是喜歡想想這些無聊事。

我好奇看看大家對我的感覺,卻不算很介意。對於《濁水漂流》木仔的演出,我實在想不到有其他演繹方法,甚至是我第一次感受拍戲可以如此從容,有別於之前每次的緊張,始終在27歲拍的時候,我已經付出所有。有人跟我說,我演木仔是being而非acting,我難得地感到驕傲,但下次未必適合。

我曾經以為,演戲好似Pokemon那樣集齊技能,下次就繼續這樣做,但原來不行。每次演戲,我都視為一個獨立的project,每次都會遇上不同的人,包括導演及劇組,就會有不同的碰撞,因此沒有固定的演法。喜歡看電影的人,都是喜歡聽故事,一個故事有幾百種說法,演員作為故事中的一員,如果想說好故事,每次都有不同。

每個演員閱讀劇本有他自己的方式,今次我在《濁水漂流》入面,就是將自己某些東西套入木仔當中,而兩個人的某種性格是overlap的,難得有觀眾說認不出我,對我來說是爽皮、開心的。或者我有這一種多樣性,願意被導演塑造,比同代演員優勝一點吧。

 

很多時候演繹一個角色,我先要說服自己,但我是個好難被說服的人。我說服不了自己再做中學生,所以我不想再做,但很多東西輪不到我想吧。我想拍偶像劇,也想演打架戲,古惑仔,甚或演一個有五歲兒子的單親爸爸等等,意想不到吧?最近我翻看了杜Sir的《放.逐》,我又會思考自己究竟演不演到?到時可能我會有點怯場,但殺到埋身應該可以吧。

有些時候是硬著頭皮的,但似乎必須這樣。很多時候的拍攝,其實是人夾人,電影永遠都是多人合作,演員是其中一環。導演會跟我傾談角色,編劇也會幫手,他們信任我的時候,我亦會信任自己多一點。我未必每次都會信自己做到或做不到,因為有時會信錯自己。

這兩年來,我對演員這項職業及人生所有事情,都退後了一步,未必做每一件事都很功能性,也很少直接思考那件事情關乎演員與否。今年很幸運,工作沒甚麼停下來,卻要找時間休息一下,仍然會找朋友食飯吹水,但沒有一段長時期,完全可以計劃去做甚麼,很多時候都變得即興一點。■